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百日段子/联文】Day98

九十八还是九十九啊…ball ball你了mas你把tag打上吧好不好…错了我再改吧…

好的三十题到此结束~

当然以后会改会填会删什么的我就不保证了,真的

【看我真诚的眼睛.jpg】

@雨笙柠檬  @白板restart  @慕·紫

结束了哟~各位接下来的打算怎么办呢?
===================

同居三十题•Ⅹ(26~30)

26、 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院子里落了树叶,可都快晚上了还没有人打扫。王不留行皱着眉打扫了院子,走向有些喧闹的房间。离得不太远的时候,就有东西碰撞的声音。

“防风!你居然敢把枕头呼在我脸上?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哥哥了?”

“哥什么哥?就你这最多叫为老不尊,看枕头…我靠!独活!不带你这么护妻的!”

“都看我啊!枕头可都在我身后呢!接招!”

皱着的眉头逐渐松展,王不留行抿着嘴可还是没能掩的住浓浓的笑意。轻轻推开门,咳了一身还没有说什么话,就被枕头的冲力撞的后退几步,枕头顺势落在了王不留行的手里。

屋里瞬间安静了不少,王不留行抬眸,扫视了一圈,将目光定格在站在自己对面的手还抬在空中的防风身上,“我猜,是你扔的吧?”王不留行眨了眨眼,把枕头直直的扔向防风。

“诶呦!留行你居然敢把枕头扔在我这英俊潇洒的脸上,我的心好疼啊!”防风猝不及防被枕头击中,胳膊夹着枕头用手挽了挽袖子,抓住枕头奋力扔向王不留行,岂料枕头半路转了个弯撞在了正笑的开怀的独活怀里,“诶嘿!防风你找茬呢?”

防风捂着头四处乱窜,还忙着解释,“不是我啊!明明是留行作的鬼啊!独活你!诶诶诶!打奶了啊救命啊!留行你来帮我啊!”

“噗…不了不了,人老了打不动了啊。”王不留行靠在门口,“再说了,你这T一般的存在还敢自称是奶?”

“那你怎么抡着枕头朝我扔啊!”防风一副“鬼信啊”的表情,“救命啊谋杀亲夫啦!”

唉…
中草堂都这么闹腾了?
世风日下,卡心不古啊。

27、 穿错衣服

王不留行和防风都喜欢披风,每个人衣柜里披风的占地面积大概快到一半了。这事儿中草堂的人都知道,只是飞刀剑看到王不留行的时候还是被吓了一跳……这,难道,不是,防风的衣服吗?

“堂主啊”

“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王不留行朝飞刀剑摆了摆手,飞刀剑还没说完的话就被堵在喉咙里。目送着那一块白色的衣角消失,飞刀剑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自言自语到,“堂主穿防风衣服真的是一种浓浓的违和感啊…总觉得堂主下一秒就会读个条给自己奶一口…”飞刀剑这么想着打了个寒颤,“不不不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还是被拍死在脑子里面吧。”

王不留行回来的时候一脸显得若无其事,只是跟在王不留行后面的防风看着就有些狼狈,拽着王不留行的衣角一脸委屈兮兮的样子,“留行你不要生气了,我不是故意的啊,谁知道你今天出门这么着急不是?要是早知道的话我也不会把你披风藏了啊…诶诶诶!留行…”

“啪”

屋子的门被狠狠关上,差点被夹到的防风一脸无辜的摸了摸鼻子。等在一旁想看好戏的飞刀剑没憋住笑了出来,“防风啊,能把堂主逼到这份儿上,咱们中草堂你可是头一个啊。”防风瞪了飞刀剑一眼,晃了晃背上的斧头。飞刀剑耸了耸肩,冲防风比一个加油的手势,潇洒的转头离开。

门悄悄的开了,王不留行探出头,直直对上防风满是笑意的眼睛,倏地红色漫上王不留行的两颊,“你,你怎么还在这啊!”

“嗯?我当然在这儿,不然我该去哪儿。”防风一只手撑开门,王不留行猛的站直,望着防风却无言以对。

“很好看啊。”防风见王不留行不说话,越发猖狂,转着圈的打量王不留行,趁着王不留行不注意,像牛皮糖似的抱住王不留行,“害羞了?”

王不留行推了推防风,“别学索克萨尔那套,我不吃。”不出意外的没推开防风,王不留行叹了口气在防风脸上亲了亲,看防风满意的挑眉,王不留行没憋住笑了,心里还在吐槽。

要是我吃索克萨尔的那一套,我还会跟你在一起么?

28、 一方受轻伤

防风回来的时候正是半夜,动静大的却把中草堂里的台柱子们都吵了起来了。

“…这是…怎么了?”冬虫夏草明显的没回过神来。也不怪他们,王不留行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衣服还浸着血。这场面,他还真没见过。

不过这时候他的话防风可听不到,防风皱着眉,一边帮王不留行包扎,一边还严肃的训斥王不留行。

“你有毛病是吧?你一个里世界的数据你去帮一个人挡刀?你有没有想过这伤口要是修复不了了怎么办!”

“你轻点儿…勒的有点疼。”王不留行伸出手拽了拽防风的衣服,笑着说道:“别担心啊。其实我也不知道mas那边的粉丝还有这么激进的啊。居然都能混到训练营内部。还随身携带刀具,我身为mas的账号卡当然得保护好他了。”

“…”

防风不说话,他觉得这个时候要是再和王不留行理论下去,自己怕是要失控。天知道他看到王不留行流血的时候整个人有多惊讶。怕是连王不留行都没想到表世界的武器竟然能伤到他们吧。

王不留行见防风还是皱着眉,伸手拉住了防风的手,防风猛的一顿,换了一只手处理伤口,虽然没理王不留行,可那只手还是紧紧的握着王不留行。

“好啦,这不是有你嘛。堂堂守护天使,连自己的搭档都救不了?”王不留行任防风握着,给了周围那一群人个眼神,让他们都回去睡。

好一阵子防风都没有说话,等防风再说话,天已经亮了半边。王不留行正有些迷迷糊糊的时候,防风才开口:“留行。下次不能这样了,擅作主张可是大忌。你都不知道我看到那个场面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嗯,遵命。”王不留行一双墨色的眼睛盯着防风,哪怕是有伤,还是止不住的想笑:“该睡觉了吧?奶妈大人?”

“…嗯。”防风不满的皱了皱眉,却不让王不留行知道。一只手覆在王不留行的伤口处,另一只手揽着王不留行,“你睡吧,我再冷静一下。”

“冷静什么呢?睡觉。”

“好好好,睡觉。”

防风叹了口气,果然面对擅自做主的堂主大大,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啊。

29、 意外的求婚

王不留行跟着王杰希从苏黎世回来的时候,里世界正是难得消停的好时间。中草堂里大大小小的事都处理的差不多了,也没那么多boos好抢的,于是整个中草堂空旷了不止一点儿。

王不留行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防风。

防风当时正躺在王不留行的床上发呆。门被推开,没发出半点声音,王不留行学着防风的样子躺在床上,“怎么了,我不在就这么无聊啊?”

王不留行还没说完,就被防风紧紧抱住,“…石不转能奶到你吗?”王不留行愣了愣,忽然大笑起来。整个人缩在床上抖着肩膀,最终还是笑出了声。

“你就担心这个?”

“不是…其实我还挺伤心的。
“你们都去了世邀赛,就我待在中草堂里只能靠他们传回来的消息度日。
这下好了,你是世界冠军了,我就是一个默默无名的奶妈…
你会不会不喜欢我啊?”

“幼稚不啊你,”王不留行揪了揪防风的脸,“说好的治疗大神呢?说好的中草堂dps呢?这么半天你就在纠结这件事?”

“嗯。”防风理直气壮的看向王不留行。王不留行毫无前兆的在防风脸上亲了亲,“我喜欢你,特别喜欢你。”

“你怎么”忽然表白啊?

防风的话卡在了半截。因为王不留行一翻身下了床,单膝跪地的对着他,手里还拿着金灿灿的戒指。防风起身,很是纠结的看着王不留行,“你这是…”

“求婚啊。”王不留行一脸认真,“防风,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结个鬼的婚,两张账号卡怎么结婚啊?

防风心里吐槽,却还是愉快的接过王不留行手里的戒指戴在了手上,“我说你什么眼光啊,银色的多好看,怎么买了这么个暴发户似的颜色,夜雨他家mas出的主意?”

“不乐意了算了啊。”王不留行拍了拍自己的衣服,顺便露出了自己手上的同款戒指,“戴了我的戒指就是我的卡了啊,以后再和我jjc,在战场上放生我的话,这个房门你就不要进了。”

“啊?”防风企图装可怜博得同情,奈何堂主大大把防风看的透彻。

“不反驳就是接受了啊,就这么定了,我的绑定治疗?”

王不留行向前一步,正对上防风,微微前倾就把自己送到了防风嘴边。防风吻上王不留行,先是轻轻的在唇上舔着,然后撬开牙关,在王不留行口腔中肆意妄为,搅得王不留行眼前有点花。“啧啧”的水声充斥在耳边,王不留行听得害羞,一不留神,就被压在了床上。面前的人笑的得瑟,“好啊,我接受了。那堂主大大就给我一点利息吧?”

羊入狼口,没法逃了呢。

30、滚床单

……

……

【大夏天的要清心养性,躺凉席就好,滚什么床单】

评论(3)
热度(23)
  1. 慕·紫rs白板 转载了此文字
    下一棒 @白板restart
  2. 白板restart本lo已死 转载了此文字  到 rs白板
  3. 雨笙柠檬本lo已死 转载了此文字
    恭喜三十题彻底完结w,在外地呢来晚了求不打QAQ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