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方王/短篇/HE】流年之后(上)

掉粉掉的难过,赶稿赶的心痛,热度低的难受。差点就要离开方王圈了呜呜呜QAQ,不过一痴汉我王,就忍不住想看方王,于是……不过我大概文风不能好了,也没以前那么多脑洞了。于是我奉劝各位,能不fo我就别fo了,能取关就取关吧(不我瞎说得千万不要听不然我BE给你看!)

好了矫情够了,NOW,BEGINNING——

—————————————————————

  方士谦和王杰希,许是两颗毫无交集的星,然后在某一天,相撞,迸出灼眼的光。倔犟至极,互不相让。
  
[一]
  
  夏天的早上,天亮的格外的早。王杰希在他退役的第二年的夏天里依旧起的很早。白色的T恤黑色的中裤,快三十的人了,这么一穿依旧有些少年的感觉。
  
  王杰希提着一袋猫粮往楼下去。他住的这里的后院处,不知是哪只母猫生了一窝的崽又把崽给丢了,留着那七八只猫怪可怜的。王杰希第一次来的时候迷路撞进了猫窝里,从那之后就被猫碰瓷儿了似的,亲他的很。王杰希没办法,也是个猫奴,就把这七八只猫当家养的来养。
  
  七八只猫正凑成一团睡觉,白色黑色黄色的挤在一起,怎么看都有些好笑。王杰希憋住了笑,却没忍住弯了眼角。“来,吃早餐了。”人到中年,反而是更温和了些。王杰希一手揉着猫的脑袋,一边感叹一下自己这莫名其妙的改变。
  
  猫真的顶可爱的动物。一只两只的吃好了,就要往王杰希身上爬。爪子也利的很,划拉的王杰希小腿上好几道血印,“祖宗们啊,来来来,慢些,摔了我又得心疼好久了。”靠着王杰希的帮助,一只猫如愿的窝在了王杰希的怀里,眼一眯就在王杰希下颚蹭。王杰希安抚的揉一揉脑袋,觉得真是比养了祖宗还金贵。
  
  “王杰希!”
  
  一道声音远远的传来,远处的黑影给王杰希摇了摇手。王杰希眯着眼睛才能认出这是谁。“方……前辈,真巧啊。”方士谦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多的姑娘,眉清目秀的,朝王杰希点了点头,也是腼腆。方士谦打量了王杰希两人,嗤笑一声对和那姑娘说道,“这就是我们微草的前队长,可好认了。你随便抓一只猫来,猫最亲谁,那就是王杰希了。”
  
  方士谦这话一出,再配着王杰希现下的情况,倒是十分有信服力。真是,这人的毛病还真改不了了啊。王杰希无奈的摇头,还没和人姑娘打个招呼,就被方士谦抢了白,“你的电话号码没换吧?”
  
  王杰希有些奇怪,方士谦要他电话做什么,但还是很有良心的点了点头,“没有,不过想联系的话,最好还是用QQ吧,省话费。”
  
  “真是,都家产几亿的人了还在意这些做什么。”方士谦扯了扯有些紧的领带,偷偷给王杰希眨了眨眼,陪着有些不耐烦的姑娘走了。
  
  王杰希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好,只是在想,看来这人还是变了不少啊,都结婚了。另一边的猫不满被忽视,奶声奶气的一声叫,就把王杰希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见猫粮都喂的差不多,祖宗们也都心满意足了,王杰希拍了拍手,把祖宗们一个个抱回那个小窝。
  
  “你们乖乖的不要乱跑。等我下午来给你们送食物啊。”
  
  也不管祖宗们听不听得懂,语气间都是没人见过的温柔。
  
[二]
  
  该说方士谦的每个举动都有意义吧。
  
  晚上大约七八点的时候,天色已经黑成一片。王杰希原本还躺在沙发上看电影,手机上一声提醒,是方士谦发来的消息。
  
【方4000】:嘿,小队长,今晚来撸串吗,就我们以前在微草的时候常一起去的那家店。
  
  许久没联系,连备注都是第六赛季的时候为了报复方士谦给他的那个傻乎乎的备注设置的。熟悉的称呼以文字的当时表现出来,还真有些不习惯,王杰希顺手关了电影,手指飞快的在手机上敲击,然后发送。
  
【你】:好啊,我猜你已经到店里而且点了几瓶啤酒了。我这就来。
  
【方4000】:啊!小队长你说你是不是退役当了算命先生!那给我算一卦吧!
  
  随后是方士谦发来的图片。那人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非要幼稚的比个剪刀手,和桌子上的啤酒肉串来了张合照,结果桌子占的面积太大,只照了他的半张脸。
  
  王杰希眯起了眼,在方士谦撤回之前点了保存,顺便设置成了桌面壁纸。也不管方士谦随后发来什么俏皮话,王杰希拿好手机钱包出了门。
  
  方士谦早就在店里等着了。店主是个实打实的微草粉,从林杰开始就在这儿开店了,自然把这两个近三十的人当成小孩,亲昵的小王小方的叫,还说让他们好好叙旧,无论吃多少他都给免了。
  
  店主乐呵呵的回后厨了,王杰希顺势坐在方士谦的对面,拿啤酒瓶碰了碰方士谦的碟子,随口说道,“我说,你这也太心脏了吧?专门欺负人家粉丝呢。”然后就着瓶子给自己灌了一口。
  
  方士谦早已招呼了服务生上了两盘肉串,嘴里嚼着食物一脸享受,另一边还把王杰希的话怼回去去,“我哪有?我这不是看这儿常来,熟悉些嘛。再说了,我心脏?当初被粉丝们追着叫四大心脏加两个半心脏可是你吧?”
  
  王杰希挑眉,这是来和他搬旧账来了啊,顺手抢了方士谦手里的签子回话道,“是啊,我一个半心脏,可你这个治疗之神现在可是名利双收还收了个小姑娘作媳妇儿呢。”
  
  “噗,”方士谦差点把刚灌进去的酒喷了出来,还把自己呛了个半死,“媳妇儿?王大眼你不是想结婚想疯了吧?”说着手就要朝王杰希额头上摸,王杰希面无表情的抓住方士谦的手,“都快老的人了别动手动脚的。”
  
  方士谦见这便宜是占不成了,只能讪讪一笑,“不动手不动手。你说的是今早那个姑娘吧。”王杰希头一扬,分明一副要解释的样子。
  
  “诶哟我的祖宗哟,人越来越老了怎么连当初那点儿眼力劲儿都没了?那是我表姐的一同学,我爹妈看我老大不小了居然连个女朋友都没有,担心没人要我,就叫我姐去欺骗人家小姑娘来跟我相亲了。”方士谦说着,抽空翻了个白眼,“结果你也看到了吧,各回各家各奔各床。”
  
  王杰希很不厚道的笑出声,心情莫名的好了许多,“得,你也就是孤独终老的命。”
  
  提到了“命”这个字,方士谦反倒来了兴趣,“来来来,王半仙给我算算,我未来的另一半是谁啊?”王杰希一副看小孩儿的眼神看向方士谦,“少年,你莫不是傻?”
  
  方士谦嘿嘿一笑,开口道,“我就知道你算不出来,你要真是个算命的,那招牌指不定哪天就被人给砸了。我来告诉你啊,你猜猜我是喜欢谁。”
  
  王杰希看了眼已经空了的盘子摸了摸肚子,往后靠在椅子上拿起酒瓶对着方士谦扬一扬,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咳咳。”方士谦装模作样的咳嗽两声。
  
  “我喜欢的那个人啊。我和他见第一面的时候就不对付。可能是上辈子我抢了他什么东西吧,我处处和他犟。也不为别的,就是特别喜欢看他明明生气还装作不在意,眼睛轻轻一瞟扭头就走。”
  
  “后来呢,我总觉得他挺可爱的。你知道吧,我特别喜欢猫,他就是那种吸猫体质啊不,吸动物体质。不止猫,连狗啊,鸟啊,鱼啊,不知为什么,就是爱黏着他。我见过他喂猫,眼睛向下看着猫,就跟合上了一样,样子特别认真,特别可爱。啊,我当时总觉得是爱屋及乌,要不是猫大爷黏着他,我才懒得理他。”
  
  “再后来,我们微草不是冠军了嘛。第一次冠军,我那个激动。媒体总说他不是这个团队,总是对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敌意。我就想让他们看看,他有多好。”
  
  “结果他在台上亮眼的很,我觉得我的眼都要被他闪瞎了。然后大概就是,彻底栽他身上了。”
  
  “嘿,我猜你猜出来了,不过你别说话啊。”方士谦顿了顿,“我喜欢你,王杰希。”
  
  “咚——”
  
  什么东西摔了的声音,方士谦忙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好嘛,他告白正到关键,王杰希倒好,喝醉了。也不知道当初是谁挑起了眼角嘲笑叶修一杯倒,现在反倒是喝的醉醺醺的,酒气冲天,还不安分的说着醉话。不过方士谦对着王杰希有些红的脸颊毫无办法,看了看斜对面的微草俱乐部,灯还亮着,只能碰碰运气了。
  
  方士谦叹了口气,把钱压在酒瓶底下,驾着王杰希朝对面走去。街上的路灯已经亮了,虽然算不上明亮,却足够照亮他面前的路,身边的人依旧那副模样,所有的一切,跟第七赛季他退役的那天晚上一样。

—————T———B———C—————

评论(23)
热度(78)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