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百日清欢/方王/HE】微草那个方医生

方王,还点文,黑道paro, @雨笙柠檬 ,不要嫌弃ww

另:劳烦诸位粉丝【…】们多多关注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主页ww

方王的一百天恋爱:

方王的一百天恋爱——Day2
文手: @糯米团子★时尽
关注时请关注文手,谢谢配合♡  
——————————————————
  
「一」
  
  天色渐暗,微草总部的地下一楼,王杰希。
  
  王杰希是被自己定的手机闹钟吵醒的,晚上七点二十分,有些吵人的闹钟声准时传来。王杰希随手一拨,手机就被摔到地上。看样子手机的质量并不好,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后,再没了响动。
  
  “唔……七点……二十了……”王杰希眯着眼睛嘟囔到,懒床因子霸占了王杰希的大片思想,经过大约五分钟的挣扎,王杰希把爬了起来。“先去洗把脸吧。”冰冷的水流和连续的声音把王杰希的思绪唤了回来。至少从镜子上看,王杰希除了头发有些乱之外,挺清醒的。
  
  双手捧着水往脸上一泼,王杰希瞬间清醒,有几滴水顺着脖子向下滑到衣服里,印出一片片深色的污渍。左右晃了晃脑袋,王杰希清楚的感觉到有几撮头发沾了水搅在一起,无奈的捻了捻头发,王杰希换了身休闲的运动衣,白色的,就自己开车出了微草。
  
  右耳带着的蓝牙耳机有提示音,王杰希刚摁了接听键,耳边就是聒噪的男生说话的声音。
  
  “诶呀大眼儿啊怎么今儿不顾你这伤和压根儿不够的睡眠去机场呢!你说说是去接谁!啊我猜猜你们那个神经病一样的医生袁柏清?你们前任掌事儿的林前辈?还是……”
  
  那边还絮絮叨叨的说着,还有憋笑的背景音。王杰希面无表情的继续开车,只是觉得自己带了蓝牙耳机还真是失策,要是这两人天天给他打电话问候一回,他这耳朵怕是得废。还问候他的伤?不问还好,一问他就觉得右腰隐隐作痛。
  
  “少天,记得问正事。”
  
  那边的心脏终于觉得这样坑害同盟似乎是不怎么好,慢悠悠的开口,却是掩不住的笑意。被叫做少天的人顿了顿这才把话题转了过来。
  
  “王杰希我问你呢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和隔壁重案组的周组长一样沉默寡言了呢你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啊,这样我们以后还怎么警民合作剿灭毒窝呢!”
  
  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左眼皮忽然跳了跳。踩下刹车,王杰希一边下车锁门一边回道,“就是我们微草洗白之前的医生啊,被你们警方称作治疗之神的那个神经病。还有,我可不是什么安分守己的平民百姓啊,黄,副,组,长!”随后把蓝牙耳机扔回车里。
  
  一连串的动作干净利索没有一点停顿,足以看出王杰希的好心情。
  
  耳边没了黄少天的吵闹声,王杰希竟然觉得机场里的空气都清新可不好。心下正疑惑喻文州是怎么忍受得了黄少天的,另一边,他等的人就笑意盎然的从机场等候厅走了出来。
  
  “Hey,好久不见啊。”
  
  “……嗯,好久不见。”
  
「二」
  
  四年前,道上的地头蛇可还不是现在以贩毒走私出名的盘龙。那是由林杰首创的,由王杰希和方士谦,邓复升一众人守住的微草。就连现在赫赫有名的缉毒组的“剑与诅咒”这一组合都比王杰希掌管要迟上一年。
  
  倒不是说盘龙不如微草,不过是道路不同。微草那时是实打实的黑道,是混混,是刀口舔血——连枪都用不上——的那种日子。林杰在一次血拼中受伤,离开,二十出头的王杰希接过那把枪,也就接过了那个位子。
  
  微草里唯一一个反对的声音,也是唯一一个倾心帮助王杰希的人,就是方士谦。方士谦是林杰的一个远房亲戚,自学的西医专业,可能是又天赋吧,被后来的喻文州一众人一致评为治疗之神。
  
  倒像是个游戏里的称呼。
  
  后来的微草开始洗白,在洗白即将完成的那一年,微草手下的一个小帮派反水,把微草内部搅的不安宁。那是王杰希第一次见方士谦拿起了枪,也是最后一次。或许是枪的后坐力太强,也可能是方士谦累了,那次血洗之后,方士谦离开微草,就再也没回来过。
  
  “王杰希?喂,想什么呢。”方士谦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四年未见依旧思维神奇的人,开口唤回了王杰希的思绪。虽说王杰希听方士谦这语气停了很多年了,可这人真真实实的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种忍不住一板砖拍晕他的感觉还是在的。
  
  得,好歹证明这人还没忘了当初。
  
  王杰希叹了口气,食指和中指夹着一张卡片模样的东西递给方士谦,“拿好。弄丢了再可怜兮兮的蹲在微草门口给我打电话我可不来认领啊。方小朋友。”王杰希可记得当初方士谦从盘龙那边跑出来的时候,雨下的大,把这人淋了透,居然就睡在微草门口了;被冻醒后哑着嗓子说王杰希,出来接我回去。跟大爷似的。
  
  “知道了,再怎么说我也比你大吧?王baby?”方士谦出国一趟,也不知道是从哪儿学来的这些奇奇怪怪的称呼。王杰希心里实在是不想理他,却不能丢下他,只能白他一眼询问道,“是想先到处逛逛还是先回微草?”
  
  王杰希的手已经搭在车门上了,方士谦绝对有理由怀疑要是自己说先到处逛逛的话王杰希会毫不犹豫的开门发动车留下车尾气潇洒的走人。
  
  “啊……先回微草吧。”方士谦摸了摸鼻子,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事实上,王杰希还真是这么想的,只可惜方士谦没想去逛逛,只得叹了口气,载这个回微草。
  
  王杰希要专心开车,方士谦偏偏闲的无聊找王杰希聊天,“微草里还有没有我睡觉的地方啊?”
  
  “没有。”
  
  “那有没有我能穿的衣服啊?”
  
  “没有。”
  
  “那我穿什么?”
  
  “自己买。”
  
  “……那我睡哪儿?”
  
  “睡……我那屋吧。”
  
  王杰希咬了咬下唇,不出意外的从那块小镜子里看到了方士谦笑弯了的眼睛。
  
  真是……该死的好看。
  
「三」
  
  等浴室里的水声停止,王杰希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昨晚临时接到喻文州的通知,有一批贩毒的人逃到了微草管的这块地,被喻文州坑的不得不去拦截他们。惹得旧伤复发了不说,还剥夺了他的睡眠时间,这也是为什么王杰希今天对黄少天的态度那么差。
  
  虽然和平时也没有多少区别。
  
  方士谦围着浴巾出来的时候,就见王杰希趴在沙发上,一本书放在地上,应该是从手里滑下的。王杰希睡着了的时候特别可爱,方士谦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这么下定义。眼眸轻轻阖着,似乎很容易被吵醒,一侧脸颊压着质量不怎么好的沙发,醒来的时候应该会压成半片红色。嘴也微微的张着……
  
  方士谦拍了拍自己的脸——一个二十几的人做这个动作似乎有些奇怪,不过着实有效。方士谦成功的把视线从王杰希身上移开了。另一边的床头放着一身衣服,应该是王杰希的。
  
  虽然王杰希说着让方士谦自己去买衣服,可还是帮方士谦准备了一套比较搭调的衣服。方士谦总觉得衣服上有一些很清冽的味道,而后又笑着否认到,应该是因为那是王杰希的衣服吧。王杰希这人,再没有比“清冽”这个词更适合他的了。
  
  许是被方士谦念叨的的多了,王杰希也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一睁眼就是方士谦拿着他的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
  
  “方士谦。”
  
  虽然王杰希看起来有些有气无力的,说话的语气却格外严肃。方士谦哪能不知道这是因为王杰希睡懵了,但还是听话的放下了手机。
  
  等方士谦坐在王杰希面前,王杰希才有些清醒。“你……这两天别乱动那个手机。”不知怎么的,被方士谦这么看着,王杰希有些莫名其妙的紧张,就像……做了错事还被当场抓住的小孩儿一样。
  
  不对,明明方士谦才是那个做了错事的小朋友吧!
  
  王杰希忽的睁大眼,微微起身,“方士谦你干嘛乱动我东西?”这么一句话出口,王杰希的气势生生的压过了方士谦。方士谦无奈的叹了口气回到,“唉,睡傻了,没救了。”
  
  气氛忽然凝固起来。王杰希的耳根有些红,心说自己这都做了什么啊。另一边的手机上传来了喻文州发来的信息,手机提示音响起,王杰希眯起眸子盯着方士谦。
  
  他似乎找到了这个治疗之神的另一种利用方式啊。
  
  “方士谦——”王杰希靠近方士谦,呼出的气都能打到方士谦的脸上,“帮我个忙吧。”
  
  方士谦看着王杰希这副样子,总觉得有一些其他的冲动要喷涌而出,急忙摁住王杰希说,“好好好,我帮你,你说要我做什么。”
  
  “今晚十一点以后,Blue  Bar,你就装不认识我,然后来搭讪,然后你带我去二楼左手边第三个屋子里……想什么呢你,我这是找不到其他可以伪装的人,不然我才懒得扯你下水呢。”王杰希看着方士谦那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有些心虚,嘴上依旧信誓旦旦的解释着。
  
  “好,好,听你的。伪装伪装。”方士谦按住王杰希的手,生怕把这人惹得恼羞成怒直接动手,他离开微草也挺久了,要是真动起手来,他还是吃亏的那个啊。
  
  王杰希收到答复,心满意足的坐到沙发上刷手机去了。方士谦看着王杰希颇为无奈,难道这就是他回来的唯一价值了吗?说好的治疗之神呢?
  
「四」
  
  酒吧是夜的圣地。
  
  这话是不错的。
  
  只是方士谦一身西装与这个蓝色调为主的地方似乎有些不搭。方士谦谢绝了waiter的招待,径直走到吧台前坐着,不过是看到了吧台另一边的王杰希而已。
  
  王杰希早就从微草离开了,方士谦也不知道王杰希究竟打算怎么做,可看着王杰希,方士谦的心头没由来的满是醋味儿。
  
  那个白衬衫是要做什么,怎么看起来那么薄,白痴,酒都滴到衣服上了啊!
  
  心里似乎都是咆哮体,方士谦面上仍旧一副风清云淡的样子,拿着吧台人员调的威士忌,坐到了王杰希身边。
  
  “一个人?”方士谦刻意挑起了眼,此时的眼里更多的是属于浪子的颜色。王杰希不着痕迹的白了他一眼,扮好一个醉酒大学生应该的样子。
  
  “唔……对啊,你不也一个人?”说话含糊不清的,那些酒气好像是原本就属于他似的,都萦绕在鼻尖不肯散去,王杰希还扬起一个特别灿烂的笑。方士谦想,有多久没见他这么笑过了呢?四五年了吧……
  
  “这可不一样啊。”方士谦比王杰希高上一些,坐着的姿势把这一点显得更为清楚。以至于方士谦可以清楚的看到王杰希露出的那一截白色的皮肤,格外清晰的锁骨。
  
  王杰希的脚踢了方士谦一下,“喂,注意时间啊,这次可是要截获一个本市最大的毒袅。”用气音发出指令,方士谦听着觉得无论怎么样都很可爱。
  
  “好啊。”话尾随着方士谦吻上王杰希戛然而止。方士谦离开了四年,脾气没变,但似乎更会撩人了。舌尖舔舔王杰希的唇,方士谦总能尝到一丝甜味,一只手搭在王杰希腰侧,王杰希轻轻一抖,或许是因为旧伤的原因,口就微微的张开。方士谦眯起眼,乘机而入,舌尖缠住王杰希搅的空气都有些热。
  
  等王杰希想起来推开方士谦时,衣服早就被汗浸湿,黏在身上。“你,你……你做什么?”眉头蹙起,王杰希左右看了看,幸亏这儿是酒吧,这种多了,也没人瞧见,只是心下气愤,又捏了捏方士谦的手臂。方士谦拽着王杰希起身,笑道,“不是要注意时间么,走吧。”
  
  等两人转进二楼的房间,王杰希还没来得及质问方士谦,就被方士谦摁到床沿上,擒住那双唇继续刚才的事情。
  
  糟糕……好像……过火了啊。
  
  王杰希眯起眼,竟然觉得若是方士谦……他怕是乐意的。方士谦看着王杰希这副眼角微红的样子,觉得心都要烧了。
  
  耳边蓝牙耳机里传来的调笑声把王杰希神游的思维拽了回来,王杰希咬了方士谦的舌尖,嘴里都溢满了锈味儿,两个人才气喘吁吁的分开。方士谦刚想解释,王杰希就拽了一件早就备好的夹克离开。
  
  “真的是……这辈子也就栽在王杰希这一个人手里了。”
  
  方士谦苦笑着,左胸膛处,心脏“砰砰”的直跳,像是在宣示着什么。
  
「五」
  
  “方士谦,是吧。刚刚和一个大学生玩的挺好啊。”
  
  平板那头传来一声粗犷的笑声,却直叫方士谦恶心。方士谦理了理有些乱的头发,示意他有事说事。
  
  “那个大学生呢?”
  
  “喝醉了,睡着呢。”
  
  语气间的不耐烦可见一斑。事实上,除了林杰和王杰希,方士谦也没对哪个同性好声好气的说过话。
  
  “217,你来帮我护着这件屋子吧。虽说交易八九不离十了,可总有个万一。”
  
  217?这就是王杰希来的目的吧。
  
  “好。”见那边的人似乎是没什么事了,方士谦就关了平板。既然王杰希要管,那他就能迟去一些算一些。
  
  等方士谦洗了把脸,舌尖上的钝痛感都褪去,这才慢悠悠的到了217的门前。出乎意料的,门内安静的可怕。
  
  “你这小子,居然敢一个人来?”
  
  看样子这盘龙的掌事人也不怎么样啊,居然连王杰希都没认出来。方士谦拿着从酒吧某处找来的枪,还在手上颠了颠。
  
  “啧。受伤了还敢来?”
  
  屋内又是一声惊奇的反问。里面的人是不是真的惊讶不可考证,方士谦却是真真切切的被惊到了。深吸了一口气,方士谦推开门。
  
  “才来?”
  
  “去找东西,慢了些。”
  
  方士谦笑着打招呼,眼神落在王杰希身上,转而又移开。手里的枪还在转,方士谦打量着这所谓的老大身后的人。
  
  哟,十有八九都是警局里的吧?这还要王杰希亲自来?
  
  王杰希一旁捂着右腰,看起来脸色不怎么好。“原来,这就是你所谓的盟友?”
  
  盘龙老大忽而眯起眼睛,皱巴巴的手就要覆上王杰希的脸,王杰希后退一步,还啐了他一口。方士谦一旁没说话,可身边的黑气可以实体化了。
  
  “微草的吧,当初还没被我们打够?”
  
  “我这次来,就是来给林前辈报那一枪的仇而已。”
  
  “是吗,那你觉得现在,你还报得了吗?”
  
  王杰希不说话,也说不出话,腰侧的痛感让他的嘴唇都有些颤抖。应该是什么大的动作让伤口的疤又裂开了吧。王杰希吸了口气,只是盯着方士谦看。
  
  方士谦举起枪。
  
  “哟,我还真没见你开过枪呢。”
  
  “我想也是。那就让你见一次吧,只一次。”
  
  “方……士谦?”
  
  “砰——”
  
  子弹出镗,染血,直穿到墙壁里。
  
「六」
  
  方士谦那日抱着血染了大半衣服的王杰希回到微草,什么话都说不出只是想,幸亏没把那张卡给扔了。然后微草的人有幸见识到了脸色苍白脆弱不堪的王杰希和严肃冷峻的方士谦。
  
  多亏了腰间的伤已经过了很久,影响少一些。等第二天,王杰希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了。微草的当家的眉头一敛,喝着粥,却对做粥的人没什么好脸色。
  
  “杰希我错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
  
  “王杰希你听没听我说话啊,我知道我错了我是真的错了,我下次不会不告诉你我的任务了好不好,下次哪怕冯老头把喻文州黄少天都给我做手下我也不答应去做卧底了好不好。”
  
  “……哦,那听你这话我是当然得原谅你了。”
  
  “真,真的?你以前没这么好说话啊……”
  
  “你还记得我不好说话?!”
  
  “诶诶诶别掐了啊祖宗!疼啊!”
  
「七」
  
  他们说,微草有个姓方的医生,会救人,会打架,会血拼,还出过国,真是厉害。
  
  他们说,微草有个姓方的医生,他最厉害的把微草的当家的撩到手了。
  
  错了。明明是微草当家的为了拯救世界,把这个姓方的神经病撩到手了。


评论(11)
热度(91)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