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方王/短篇/HE】七夕是叫你们谈恋爱的吗!

  “老板老板,你说这梨花香,他会不会喜欢啊?”

  “姑娘送的,您那位心上人自然喜欢。”

  “可是,会不会淡了些……”

  “那不如换一个,茉莉?”

  “嗯……好吧。谢谢老板了。”

  小姑娘拿着香囊要走,临走之际又偷偷的返回来,一双眼睛亮堂堂的,盯的王杰希有些心虚。小姑娘对着王杰希“噗嗤”一笑,这才继续说道:“方二少爷回来了,王老板你要不要去看看?”

  “啊,不必了,谢谢姑娘。”王杰希擦拭香囊的动作顿了顿,又笑着答到。小姑娘有些不满的撇了撇嘴,无可奈何的出门去。

  王杰希一个人在堂内顿了顿,这才站起身走到门口处。年年乞巧节,他这中草堂都是生意最红火的时候,多半都是姑娘后生们来买香囊,用作示爱。王杰希这几天也是难有休息的时候,幸亏明儿晚就是乞巧夜了,大部分香囊都卖了出去,虽说是留了几个,用作提神,放在床榻边都是不错的。

  “今晚月色不错。”王杰希一向喜欢看星星月亮这些东西,自认为应该不会来人了,就关了门到集市上随处走走。

  街上早就张灯结彩的,乞巧节的意味可见一斑,怕是入了夜也是一片灯火堂亮。这条街靠近码头,洋人军阀不算少,不过最多的,应该是那些留学归来的富家少爷们了。王杰希算是少有的懂一些洋文,却没留学过的人。

  王杰希随便走了走,总觉得自己和这闹市不怎么搭,一个人怪冷清的。也就随便寻了个人少的地方坐着发呆。

  “我说,你这留学回来还不找我们叙叙旧?这朋友也太不够意思了吧?”

  “哪能呢,这不就遇到了吗。”

  “看你这样子,想去中草堂?”

  “……算是吧。”

  不远处有几个人在叙旧,居然还提到了中草堂。王杰希眯起眼睛朝那边张望,这一看可不得了。叶家的,喻家的,张家的。几家的少爷们难得的凑在一起了,还有的带着小厮幕僚,看起来也是热闹的很。

  说话的声音不算是很清楚,就连先前那几句也是勉强听到了。那边的几人压低了声音,王杰希就再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了。王杰希站起来朝那边看去,正想着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忽然觉得似乎有人在盯着他,抬头,眼神就被一双眼睛扣住。

  上挑的桃花眼,惊艳的很。不过被一副金丝眼睛挡住了大部分的锐利,再配着那套西装,看起来也挺人模狗样的。见王杰希看了过去,故意眨了眨眼,嘴角轻轻一挑。

  不是方士谦又是谁。

  王杰希嘴角含着笑意,这下好了,不去打招呼也不行了。“你……回来了?”王杰希一介商人,混在一群富家子弟里面,多少有些不自在。

  “对啊,有没有想我?”方士谦笑道,“我在国外可是天天都想着你。”周围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发出哄笑,随后王杰希才听到这人的下半句,“熬的粥。”

  “你不在我过得可自在了。”王杰希朝这人翻了个白眼,心说你怎么就光记得我熬的粥,不记得我那些草药呢。这话也是出了口,不过真假参半,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数。方士谦闻言倒不怎么在意,只是一笑了之。王杰希这边心里正惊讶,想着这人怎么变化这么大,那边就有人来寻方士谦。

  “二少爷!大少爷正找你呢,快回府吧。”

  方士谦皱着眉,那股不开心的劲儿不言而喻。王杰希这才从这人身上找到了些熟悉感,拍了拍方士谦的肩膀,“去吧,你这多大的人了,怎么什么表情都朝脸上写啊。”

  方士谦忙着见家里长辈,临走之前又拽着王杰希说道,“中草堂应该没搬地方吧?”

  “没有,你想做什么?”王杰希还记得当初林杰离开的时候这人可是把中草堂闹了个底朝天,虽说现在不至于那么疯,可是也难保不会出事情。

  方士谦看王杰希这样子,就知道他这思维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咬着牙回话道,“我是找你,你明晚千万不要到处乱跑,找不到你我就掀了你那个堂顶。”

  “……”王杰希瞪着方士谦,“再,见。”

  幸亏方士谦忙着离开,不然也不知道这两人能唠到什么时候。

  王杰希其实很少参加这些节日。他不太喜欢热闹的地方,常常是不知所措的坐在众人中间一个人发愣。也不知道这样是怎么做成的生意,许是王杰希为人实在温和,眯起眼笑一笑,就有无数姑娘的心上被敲了一敲。

  方士谦就吃过这样的亏。那时的方少爷身子不好,又不爱吃药,中草堂的林杰大夫也没办法,不过林杰身边那个叫王杰希的学徒对方少爷的办法多的很,也是那么弯眼一笑,就让方少爷愣住,然后毫不留情的把汤匙塞方少爷嘴里,方少爷被噎的直咳嗽,眼泪都出来了,却不忍心对着这学徒发脾气。

  只是这些陈年旧事不值得再一翻,否则方士谦和王杰希之间也是有不少的账。而方士谦这次回来,也是有要事的。

  第二天晚上,方少爷一身西装革履的就出门了,走了几步才发觉似乎和街上的氛围不怎么搭调。本想着再回家换一换衣服,扭头就见王堂主在中草堂门口闭着眼睛休息。

  这么一看,还挺好看的。

  方士谦嘴上一嘟囔,也没了回去换衣服的心思,生怕其他人把这份美色瞧了去,径直走过去,双手一捂王杰希的眼睛,“这是哪家的美人儿,我劫了!”

  底气十足。

  笑意也十足。

  王杰希睁眼,稍长的眼睫毛就在方士谦手心里滑动。有些痒。方士谦这么想。那边的王杰希伸手摸了摸这双手的手腕,随后直接吧这双手拉了下来,“方士谦。”再一扭头,果然是方士谦,“昨天还想着你怎么变得人模狗样的,怎么才过了一天就本性毕露了?”

  方士谦收回手,“什么叫本性毕露,我这叫不改本色。”说着还推了推鼻梁上顶着的眼睛。尽管不知道是不是金的,可还是看起来金光闪闪的,心疼。王杰希冷笑一声,对方士谦的话不可置信,“还不是你这副装扮造成的假象?你试着换成布衣马褂,哪能看着这么的资产阶级?”

  方士谦可不打算和王杰希在语言上较真。真说起来,两人怕是要互相冷嘲热讽许久了。直接拽上王杰希的手说道,“走,资产阶级的方少爷带你去逛闹市。”

  王杰希被拽的一个小小的踉跄,差点就扑倒方士谦怀里。等王杰希稳下步伐,所有拒绝的机会都已经溜走了。

  很久没有逛乞巧时节的街道了,竟然有很多东西王杰希都没见过。虽然王杰希一直咬着嘴里的软肉让自己不要笑的那么开心,可一直乱转的眼睛将王杰希的心思都出卖给了方士谦。方士谦很久没见这么孩子气的王杰希,一时竟然愣住了,轻轻一咳,方士谦一副大爷样:“看上什么东西了尽管拿,我帮你付账。”

  王杰希被逗笑了,甩开方士谦的手,“不用了,方,大,爷。我中草堂还是有钱的,我自己买。”一副有了目标的样子左拐右拐的离开,竟然不见了人影。

  “嘿?我这免费的提款机都不要?”方士谦挑了挑眉,所有的情绪都敛在了那副眼镜下。目光正随着王杰希在人群里乱转,谁知道一个走神人就不见了踪影,方士谦心下叹了口气,说这人怎么这么能跑呢,却也没办法只得转身随便找一个摊子处买了串冰糖葫芦。

  现在街道上的人已经多的很,挤在一起,也不知道王杰希一向喜静,是怎么能忍得住这些吵闹声的。方士谦咬了一口山楂,坐在台阶上。等得手里只剩的一个竹签子,方士谦才心满意足的发出一声长叹,“这么久了,他也该玩够了吧。”拍拍手,把那些不知道有没有的灰尘都清理干净,方士谦伸手捂了捂衣兜,那里鼓鼓囊囊的,也不知是装着什么。

  乞巧节的人确实是多。走几步就能看到一对男女不知在说着什么悄悄话,方士谦见了那么多的花灯店铺和小姑娘,整条街道都寻遍了,也没见着王杰希的影子。

  不知是想起了什么,方士谦轻轻一拍额头,“真是,居然犯傻了!”王杰希这样的人,哪怕是一时兴起来逛街,也待不了多少时间,现在怕是在那个安静小巷处待着呢。

  方士谦扭头就要走,却在余光里看到了要找的人。那人是在一条小河边,周围热热闹闹的,都是些姑娘家,旁边坐着一个老太太,眉眼慈祥,手边都是各种各样的花灯。

  “王杰希。”方士谦走过去,“怎么在这儿?”王杰希扭过头看了眼方士谦,又把头转回去,过了许久才说到,“这儿视野好,看夜空很漂亮。”

  “噗,”方士谦没忍住笑出声,“别人来这儿都是寻个partner,再不济也能放盏花灯许个愿望,你倒好,来看天空?”王杰希瞪了方士谦一眼,“都回来了还说那洋文做什么?你这毛病得改。”

  “OK”方士谦条件反射的一句回答,被王杰希一瞪,话尾都被咽回了肚子里,“好好好,你说得对,你说的有理。”俯下身子拿起一盏花灯转移话题到,“怎么样,许个愿?”

  “好啊,方少爷给付账吗?”

  方士谦被王杰希这话弄得哭笑不得,“对啊。所以你想放多少就放多少。”果然被王杰希骂一句,“资产阶级,真败家。”

  王杰希蹲下去找了一只毛笔,蘸了些墨往纸上写字。方士谦写完自己的,侧过头要偷看王杰希写了什么,结果被王杰希的侧脸堵了个严严实实。

  王杰希悉心折好后才说到,“偷看什么,看了可就不灵了。”方士谦立刻回到,“也不知道是谁呢,死活不信这些事。”王杰希不理他,放上一截小蜡烛,小小的一点光,随着水流远去。

  “我说,你不会写了那种‘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的古诗吧?”方士谦看着王杰希问。

  “我?”王杰希眨了眨眼,回想了一下自己写的那三个字,回答道,“不是啊,我画了一头猪。”

  方士谦被阻了话题,只能和王杰希干瞪眼。

  “那个……这个送你了。”声音模糊到方士谦都不确定王杰希有没有听到,不过那个香囊是被送到了王杰希面前。

  王杰希嗅了嗅,“茉莉花?”尾音里带着笑意,不过是欣喜还是调笑也就只有王杰希知道了。方士谦被他看的脸红,语气有些急的说道,“就,就是我家床头找到的,你不要了算了我再拿回去好了。”

  “方家二少爷亲自做的,我当然要。”王杰希慢悠悠的话打断了方士谦不怎么可信的解释,在接过香囊的时候王杰希不出意外的看到了方士谦有些诧异的表情。

  小心翼翼的将图案有些怪异的香囊收好,王杰希调笑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方士谦堵住了嘴。

  用嘴。

  那双眼睛没了眼镜的阻挡,所有的一切都看的如此清楚。欢喜也好,紧张也好,都被收到了方士谦的眼里,而最清楚的,是从那双眼里倒映出的,表情惊讶的王杰希自己。

  不知是过了多久,反正那些小姑娘们都放了花灯离开了。方士谦喘着气松开王杰希的唇,那双唇变得红艳湿润。

  “你,你计划好的?”王杰希有些气不匀,说话有力无气的。方士谦这才把眼镜带上,掩饰住了大部分的笑意说道,“对啊,堂主大大,你这次就心甘情愿的栽在我这儿了吧。”

  王杰希白了他一眼,又觉得自己放的那盏花灯真是多余。

  方士谦。

  白纸黑字,写着的是王杰希许下的愿。

  而现在看来,他这怕是早就栽在他手里了吧。

  ——————————————————

  送你们一首古诗你们随意感受一下233

  乞巧

  [唐]林杰

  七夕今宵看碧霄,牵牛织女渡河桥。

  家家乞巧望秋月,穿尽红丝几万条。

  看到重点了吗!!!!

  七夕快乐,♡谢谢你们的不取关之恩

4000字,送给士谦和杰希!

@真央先生 七夕快乐哟!我超——喜欢你的。

评论(16)
热度(132)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