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方士谦生贺】逐光

越来越不会写了,将就看吧。
定好的,迟到得生日贺文。
治疗之神,生日快乐。
方王友情向。

——————————————————

方士谦躺在床上,翻了个身,习惯性的蹭了蹭床单,觉得不怎么舒服,又翻了个身。

“啪——”

“方士谦!起——床…”来人在愣了几秒后抹了抹鼻子,“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方士谦闭着眼还皱着眉,看起来真是形象全无。他摆手的动作忽然一停,听到熟悉的声音那一瞬,眼睛瞬间睁开了。

王杰希?!!

震惊之余,方士谦还揉了揉有些红肿的眼睛,像是熬夜之后的那股酸劲儿,方士谦卖力的眨了眨眼。虽然他也很想嚎一声‘老子两米八的羽绒大床呢’,可是此刻他还是有另一句话要嚎的。

“王杰希你怎么又进我房间!”

王杰希满脸诧异,拿食指指着自己瞪大了眼睛问到,“你问我?我是你队长,你昨儿刚承认的,你可别睡一觉醒来就不认人了啊。”

方士谦爬起来,身上还穿着标准的“裤衩+白短袖”的流行睡衣。得了,面子算是丢净了。方士谦揽着被子往床上放,心说穿越到哪里不好,偏偏到这尴尬的时候了。又一边应付着说,“不会不会,虽然你不对称很惹人讨厌,但是,能力还不错……”

声音越来越低。一方面,当时的方士谦还真就这么矛盾,另一方面,他快憋不住笑了。余光瞥见王杰希把手放了回去,手里好像还提着一个袋子。

这是要做什么呢……

方士谦就这么把王杰希晾在一边,自顾自的刷牙洗脸换衣服。虽然表面上方士谦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可方士谦心里还是有些忐忑——通俗意义上的怂。怂了几分钟,方士谦忽然就觉得有点爽。真是有好几年没持着这么肆无忌惮,甚至是有些不敬的态度对王杰希了啊。之后的王杰希可没现在这么青涩,言语行动还没那么严谨,真是,好久不见?

心里轻笑一声,方士谦想,虽然不知道这莫名其妙的时空错乱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到底回不回得去,可就这样和如此青涩的王杰希待上几天,也还不错。

“要去哪里啊,走吧。”

“就这样?”王杰希狐疑的上下打量了他一眼,“你这样能出门?”

“怎么不能…?”方士谦看了看自己这身打扮,没什么问题啊?正要问王杰希是在发什么神经,方士谦的大脑里忽然闪过一些画面,方士谦的角色忽然难看了些。

不会吧?

“——嘶,王杰希你谋杀啊!!”方士谦狠狠的拍开了王杰希作恶的手,捂着颧骨稍上的地方,眼睛直瞪着王杰希看。

“我就是提醒一下你,你怎么睡了个觉什么都不记得了?”王杰希语气里洋溢着不满和怀疑,却还是快速的从袋子里拿出一管软膏,“止疼的,自己擦。”

方士谦挤了一点往脸上抹去,心说原来刚才觉得眼角酸肿不是因为熬夜,而是因为跟他打了一架啊…

抹药这种事确实不适合一心多用,更何况还是往脸上抹。方士谦抹药的动作重复了好几次可还没抹到正处,反到抹的满脸白色,王杰希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伸手帮方士谦把膏药抹匀,“你想什么着呢?连药都不会抹了?拿来,我帮你。”

拇指和食指在方士谦脸上乱蹭,抹上药的地方还带着一丝刺痛。“王杰希,你确定这是止疼的?这不是毒药吗!”

指尖一顿,狠狠的在肿的地方一按,冰凉的指尖随后缩了回去。

“诶呀祖宗呀!疼!”方士谦嚎了一嗓子,看着王杰希双手抱胸冷笑的样子,忽然就有些不想逗他了。方士谦蔫旗息鼓,“好了好了,我知道你是要我带你去找我说过的那窝猫,走吧走吧。”

出了门走了两步,方士谦才觉得奇怪,他以前最爱吃的那家酸辣粉店居然没开门?

“王杰希,今天……人怎么这么少啊?”

“昨天是冬休第一天,大部分人都回家了。你昨晚把我拦住,我们打了一架……”王杰希说着耸耸肩,意思是接下来的你总该能猜到了吧?

方士谦只觉得脑壳生疼,他以前究竟有多看不惯王杰希啊?吐槽的话还没讲,就听得一声小小的嚎叫,把两个人的注意力都扯到了一个泡沫和石块搭成的临时猫窝上。泡沫板上都是伤痕,看起来被抓了不少次了,王杰希拿指尖抚过表层,摸了摸小猫的头。

“乖,别怕别怕。”王杰希一边柔声安抚,另一边把自己带来的火腿啊麦片粥啊什么的都拿出来,方士谦靠在一旁的铁架上,稍显刺耳的吱丫声时不时的响起,却只是一些调味剂。他就靠在那儿发呆。

冬天的太阳其实出现的格外晚,这时候才慢慢悠悠的升起来,金灿灿的光撒在自己眼前,这个王杰希竟然意外的和印象中那个已经足够老练的王杰希格外相似。他还记得他说要退役的时候,王杰希眼里的怀疑几乎要把他不多的那点决心吞噬,可他还是退役了。从那时,或许还要再早一些,王杰希就已经变得足够成熟,足够撑起微草了。只是面对他这个前辈,王杰希才会有些放肆——和他一起看鬼电影,和他一起吃烧烤,两个人互怼被粉丝看到结果硬是逃了出来——他忽然有些嫉妒那时候的自己了。

“楞什么呢?”

王杰希瞪他一眼,要他过来帮忙,方士谦不自觉的屏住呼吸想了想。算了算了,毕竟无论是哪个他,都是王杰希啊。方士谦冲王杰希点了点头,接过火腿肠喂给小猫,拿胳膊肘戳了戳正在撸猫的王杰希,“你要不要试着养只猫?”

在他印象中,王杰希后来把这只猫带回去了,虽然这只猫爱乱跑,咬了很多植物,可王杰希还是耐心十足的,没有把它当当初的方士谦扔出去。

“好啊。”王杰希似乎是很认真的想了想,把小猫放在手心上,猫是小小的一点,看起来很脆弱,王杰希就叫说话的声音都不敢太高,“那叫什么名字好呢……”

“南枝?”叫惯了的名字脱口而出,方士谦在王杰希震惊的眼神注视下回过神来,有些头疼的解释,“啊,我家以前……不是,我就随口一说,你不喜欢的话就当没听到好了。”话到嘴边,方士谦又懒得说了,有些暴躁的摆了摆,倒像是自暴自弃了。

“南枝挺好的。”王杰希低低的回了一声,又对着小猫问道,“你说是吧,南枝?”

南枝其实一点没有它现在看起来的这么乖,后来方士谦可是叫它抓了好几道红印,可它偏偏不咬王杰希,方士谦为此可没少买东西去讨南枝得欢心。只是后来退役了,再没和王杰希有什么太大得交集。方士谦侧头看王杰希,王杰希这时候还没长高,两只偏瘦的胳膊围出一个供小猫睡觉的地方,王杰希连动作都轻柔的不得了。

“好了好了,放它下来吧——”

“嘘——它睡觉呢!”王杰希瞪他一眼,方士谦有些哭笑不得,“那你慢慢哄它睡觉,我去买些东西。”王杰希头也不回得挥了挥手。

得,本来自己就没什么地位,现在连猫都不如了?

方士谦摇摇头。

等方士谦把猫粮猫砂之类的必需品买回来的时候恰好是十一点左右。冬休期的时候训练营和俱乐部里其实没什么人了,方士谦出来打电竞之后就基本没和家里人联系过可,也就第五赛季吧,微草的第一次冠军,方士谦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自己母亲打电话说“妈,我做到了。”然后抱着那个丢在床底下幼稚到极点得布偶又哭又笑。

只是想想方士谦都忍不住被泪水迷蒙了眼睛,随手一抹自己调侃自己,怎么还越活泪点越低呢,“王杰希王杰希!去吃饭了!”此时的王杰希正抱着猫睡的正香。猫主子先一步醒来,眯着眼看了方士谦一眼,一爪子拍在了王杰希的胸口上。

不忍直视。

方士谦默默得转身打算溜——“方士谦!”

王杰希捏着主子的脖颈把它放到地上,看着方士谦忽然就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跟自己置了半天气,才用“我是队长,我要让让这个小破孩儿”这一不怎么靠谱的理由说服了自己。深吸一口气,用自我感觉良好的语气问道,“怎么了?”

“我们去撸串吧?”

“……你是不是傻?”王杰希还真没见过大白天的去撸串的人。方士谦就站在不远处傻笑,王杰希想,这人怎么一夜之间变了这么多?真的傻了吗?

方士谦在现在去撸串和穿越回去后再去撸串犹豫了几秒钟,还是决定回去以后再说吧。毕竟和王杰希一起喝酒这种经历还是不要再有了的好。“我们去吃酸辣粉吧。”方士谦果断改了目的地。

吃饭的时候方士谦其实想了很多的话,比如说你当上队长之后不要太忘我了,多照顾自己,得了胃病受苦的可是你;比如说你以后别太在意那些媒体的编造,那对自己太不友好了;比如说要不你再让我看看魔术师?毕竟第四赛季之后就看不到了啊;再比如说,你对现在的这个方士谦别太纵容,以后成了毒奶可真就改不过来了。可他憋住了,有些事只能当事人自己经历,哪怕他其实就是方士谦,而他也是那个独一无二的王杰希。

方士谦和王杰希一起溜达了挺多地方的,隔壁街的古董店,前面得周边店,隔了几条街得游乐园,方士谦总觉得他似乎又把当初忘了的一些东西找回来了。临近傍晚,方士谦却觉得一阵头疼,和昨晚睡觉之前得感觉一模一样。

怕是得穿越回去了?

方士谦待在宿舍里左思右想,心说难得再回到微草,找王杰希看部恐怖电影?

心里还在想着,方士谦已经抱着薯片瓜子可乐敲开了王杰希宿舍的门。

“喵——”

“你要干嘛…?”王杰希和南枝正窝在床上,听到响动瞬间弹起来,动作几乎一模一样。“你猜?”方士谦一副神秘兮兮得样子,王杰希一脸严肃,乖乖的端坐在床上,“恩……你想再打一架?”

……王杰希,这天没法聊了!

方士谦一枕头甩王杰希脸上,“看恐怖片!王杰希你一天到晚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啊!”王杰希默默得拿衣服抹了抹脸,“哦……”

恐怖电影无聊极了,恐怖音效搭上方士谦嗑瓜子得声音真是一点都不好玩。王杰希一边撸猫一边颇有些无聊。

“你怎么忽然就不找我麻烦了啊?”

“我只是不爽为什么林杰要退役而已。”

“那你还找我打架吗?”

“……你是想我拿十字架给你开个神圣之火吗亲爱得魔道学者。”

“方士谦,其实你可奇怪了——”

真巧,我也这么觉得。

方士谦盯着电脑得眼睛慢慢得有些模糊,好困啊…方士谦趴在桌子上,耳边王杰希的话已经不太清晰了。

“方士谦,其实我一直挺好奇你到底为什么来打电竞的。”

“方士谦?方士谦——”

……

方士谦正在发愣,面前是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得少年,少年还要更青涩些,眼神举止里得傲气真是挡也挡不住,“方士谦?”

少年的接受能力似乎很强,耸了耸肩十分泰然的用这个名字来称呼别人。

“恩。”方士谦回答,随后语速极快得阻止了少年说话得想法,“你别说话听好我说的。”

“承认了王杰希是队长就好好尽你副队长的责任,别使性子。
没有什么为什么,别老想着放生谁谁谁,毕竟整个联盟除了你没人能跟上王杰希了。
微草的未来是属于你和他的,可要好好对自己,别太早退役——”

话还在一半,方士谦得整个感知里就只剩下一片白茫茫。

好吧。

方士谦无奈的笑笑,这就是他们的事了。

要好好追着那个名叫王杰希的光啊,未来的治疗之神。

再一睁眼,屋里亮堂堂得,竟然有些刺眼。方士谦握了握手又松开。果然,比起这样得日子,还是当初更令人怀念啊。打开手机一看,已经快十二点了,方士谦套上衣服去洗漱,然后随手拿了片面包当早饭。手机忽然响了,是当年他和王杰希一起接得广告上得一段音乐。

王杰希。

真是久违了得来电显示。方士谦把面包得一角塞嘴里,含糊的开口,“喂?”

“是我,王杰希。”

“我知道,我昨晚梦到你了。”

“……别贫。”

王杰希带了些笑的声音透过电流传过来。

“亲爱的微草队长打来有什么事吗?”

“啊,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就是…我打算退役了。”

王杰希的声音忽大忽小,还能隐约听到猫叫声。

“是吗……那,退役之后呢?来这边玩上几个月?我给你当导游啊。”

“好啊。”

顿了顿,两个人忽然同时笑了起来。

“好久不见。”

“确实好久不见了,但是,王杰希,你打电话来就为了跟我说这个?”

“也不是。”那边的王杰希润了润嗓子,咳了两声,“之后来微草看看吧,我的最后一场比赛,久违的魔术师最后一次出现了。南枝也说它想你了。”

“还有,

治疗之神,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30)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