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不期而愈(方王-1)

避雷:警察paro,灵魂伴侣AU,私设多,内容都是凭空想象的,有错误欢迎纠正。

拙笔,感谢点进来的每个人。
HE,OOC

(一)

王杰希收到消息的时候,才刚刚从床上爬起来,一天一夜的舟车劳顿让他整个人都疲惫不堪。眼底下还有一圈乌青。

手机铃响的时候王杰希还在洗漱。

“队长!之前的案子我们前天抓到一个嫌疑人,他死活不配合我们,就只说他不是犯人,死皮赖脸的霸者审讯室就不走,威胁我们说48小时后我们就必须放了他。现在就剩三个小时了,我们搞不定啊!”

王杰希咕噜咕噜的把嘴里的清水吐出来,嗯了一声示意他知道了。牙刷落入瓶里的声音跟王杰希的声音一同响起,“好,我这就来,”

挂了电话,王杰希随手捞起一件大衣就往停车场走。之前的那件案子袁柏清当天就把具体细节和线索都发给他了,只是这会儿才有时间仔细看一看。

死者秦晓临,女性,28岁。尸体在B市郊区地带的一个小酒店里。

目光扫到下一行字的时候,王杰希皱起了眉。

是个孕妇,死前还被侵犯过?

王杰希当特种兵那段时间,什么罪行恶劣的人没见过,只是依旧对这些人愤怒不已。将手机甩到副驾驶座上,王杰希一脚油门踩到底,以最快的速度赶往警局。

袁柏清和柳非早就在门口等着了。柳非一个小姑娘,是一个月前来的实习生,据说是心理学专业的。王杰希冲他们点头示意,“柏清,人在哪?”

“二号审讯室,英杰也在。”

袁柏清面色纠结,宛若被拽去购物一样的生无可恋。见王杰希急匆匆的往审讯室赶,也只好把所有的话都咽进肚子里。

袁柏清被柳非拽进审讯室的时候整个人都有点僵硬。果不其然,审讯室里一片安静,他都能听到对峙的那两人沉重的呼吸声了。袁柏清扒着门框,看那两人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瞅着机会就打算溜。

“薄情儿,干什么去啊?”

来人一巴掌扣到了袁柏清身上,袁柏清一个踉跄,堪堪稳住身子,咬牙切齿的打算揍许斌一顿,却发现整个屋子里的人都在看他。

王杰希犹甚。

眼光锋利,把袁柏清吓得够呛。立马心里默念阿弥陀佛,就等着另一个人大发善心的开口解救他了。

“王杰希。”

熟悉到骨子里的语气,王杰希抬眼看对面人一眼,满腔话语在胸腔里盘旋着,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叹了口气,王杰希就着高英杰让出来的椅子坐下,一拍手里的文件夹,“方士谦,”王杰希念出这个消失了二十七个月的名字,“出现在案发现场的原因。”

气氛似乎恢复了正常。袁柏清松了口气,一双眼睛在方士谦和王杰希之间打转。

方士谦靠在椅背上,两天没合眼让他有点困倦,不过比起刚退役那段时间还是小儿科了些。他狠狠地眨了眨眼,赶去所有困乏引来的酸痛,“前天回到B市,时间来不及了,所以我就近住了个酒店,没想到啊,”方士谦耸了耸肩,嘴角不自觉的扬起,“意外之喜。”

王杰希瞥了眼铐着铐链的那双手,手下动作不停的写着什么,继续问道,“别瞎扯,没时间和你闹。”

“既然你只是随便住了个酒店,你又是为什么被他们抓回来的。”

王杰希拿笔的手往围观的那一群指去。方士谦顺着笔往那边看了一眼,恰好和袁柏清对视,送他一个晦暗不明的眼神后收回目光,“这就不是能告诉你们的事了吧?”

王杰希听出了方士谦的重音,挥了挥手道,“你们先出去。”

想了想,又嘱咐道,“摄像头录音笔关了,你们也别在外面看。出了什么事我负责就是。”

高英杰张了张嘴,却在看到王杰希目光的时候闭上,“嗯。”

门被细心的关上。三个小时的时间,此刻只剩下二个小时,王杰希甩了笔纸,凑近方士谦,语气里是队里那些人从没见过的急躁,“你想说什么?!”

“我不是犯人。”

“我不知道?这种没意义的事你居然耗了他们这么长时间!”

“他们能力还不够,”方士谦早在其他人出门的时候就解开了手铐,轻轻拨来王杰希握住他衣领的手,反手握住王杰希的手腕,“我本来是想等他们把领导人叫来的,没想到来的居然是你。”

王杰希总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还没等细想,注意力就被方士谦尽数夺去。

这人居然凑上来亲了他一下?

王杰希皱着眉急忙退开,却被方士谦摁住后脑勺,往唇边温热的地方更贴近了一步。王杰希心里满是气愤,张口咬了方士谦一口,尝到血腥味儿后退开。

方士谦果然松开了钳制,笑着摸了摸唇上破了的地方,轻喃一句什么,王杰希没听到。气氛就这么僵住了,王杰希不自在的动了动手,想询问一下,却不知怎么开口。

门被撞开,高英杰被推到最前面。棱角锋利却小心翼翼的少年歉意的冲方士谦点了点头,然后对王杰希道,“有消息了。又发现一名受害者,作案手法和本案有八成相似,被隔壁组甩锅到我们这里了。”

在方士谦被扣押的48小时内又有了新的受害人,这足以证明方士谦的清白了。

高英杰见王杰希快步往外走,只当他急着去案发现场。轻摇了头,拿着钥匙打算给方士谦卸手铐,却看到手铐早被卸成两半放在桌子上。高英杰瞪大了眼看了方士谦一眼,不动声色的收了手铐就走。

王杰希坐在车上闭目养神,等高英杰来,却听到吵吵嚷嚷的声音,“怎么了?”

王杰希在这群人里声望极高,就算平平淡淡的一句话都能让人安静下来。

“这位……方先生,他说他也要去,我劝不下。”

高英杰苦着脸解释,他可从没遇见过这样的人。王杰希却越过他与方士谦对视,没过多久,两人却像达成了共识,王杰希放话,让方士谦跟着。

五人一辆车,王杰希这车里更安静些。案发现场离警局不近,坐着柳非这安静不下来的姑娘,后座上时不时的传来闲聊和轻笑的声音。

“诶?”

小姑娘惊奇的问,“方士谦,你手臂上这个,是什么?”

“嗯?”

方士谦低头看了一眼――原本就有些宽大的休闲服松松垮垮的,袖子褪到了臂弯处,手腕到小臂的那一段距离处有一个奇怪的图案。

浅色的线条就落在那里,如同天生如此。绕了几个圈然后绘成星星模样,落在一片氤氲雾气中,乍一看仿佛泛着光。

“这个啊,这是”

“灵魂伴侣的印记吗?!”

小姑娘的话冲出口,打断了方士谦有些犹豫的解释。方士谦拉下袖子,摇头继续说道,“不是,这是我初中那会儿闹离家出走,自己找了个纹身店纹上去的。”

前面开车的王杰希手腕轻轻一抖,听到方士谦的声音后轻吐了口气,又恢复寻常。

柳非似乎没怎么怀疑,只是有些遗憾的哦了一声,“好吧…那这纹身洗不掉了?”

“洗得掉,”方士谦的眼神往窗子上看了看,不出意外的看到了那个一直板着脸,不知道想什么的人影,叹了口气继续道,“只是不想洗了。挺好看的,不是吗。”

柳非点了点头,不过还是有些云里雾里的。方士谦张口刚打算换个话题,头就在惯性力的作用下磕在了前面的驾驶座靠背上。

车停了下来。

“到了,下车。”

王杰希熄了火,推开门下车,顺便给后座上略显不满的人提个醒。

柳非的神色立马严肃起来,跟着另一端坐着的高英杰下了车。两个人都走进了酒店,方士谦才慢悠悠的下车,面上带了些意味深长的笑站定,看着王杰希。

“在等我?”

王杰希似乎轻哼了一声,摁下钥匙按钮的同时白了他一眼,确认车被锁好了以后扭头就走。

“在等车。”

――――tbc

评论(9)
热度(58)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