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不期而愈(方王-6)

避雷:警察paro,灵魂伴侣AU,私设多,内容都是凭空想象的,有错误欢迎纠正。有原创角色,不影响阅读。

HE,OOC注意

(六)

王杰希顺便找刘小别要了一份口供,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回自己的位子――方士谦在看到他的时候就把位子腾出来了。

王杰希装模作样的低头看文件,不用抬头都知道方士谦的目光正肆无忌惮的在他身上打转。

“报告队长。”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被方士谦念的荡气回肠,九曲十八弯,成功的让王杰希抬起头。

方士谦迎着王杰希看戏的目光,终于恢复了正常,继续说道:“方士谦,今天临时加入C组的组员,多多指教!”

王杰希的眼皮猛地跳了一下。说好的只跟那件案子呢?这怎么就成临时组员了?

虚握着拳往唇边一搁,王杰希假咳了几声掩饰,而后波澜不惊道,“哦,欢迎。你位子在外面吧?以后没什么事了你别随便进来。”

哇,王杰希你这么冷漠啊!

看起来他们似乎没话可聊了,方士谦小心的关上那扇玻璃门。方士谦的位置在袁柏清对面,是方士谦昨晚找李亦辉商量后临时加上的。

“师傅――师傅!”

“诶,怎么了?”

方士谦漫不经心的应着,目光不离那张泛黄的纸和照片。

陈言。

照片上是个看起来颇为白净的青年。二十出头的样子,一身迷彩服,不算太健硕。不过后来也终归成功进入了特种部队。

方士谦拧着眉头,拿食指蹭着刚冒出个头的碎胡子。诶,不对,我记得当时还有个跟他一起入伍的,叫什么来着……

啊――居然忘了。

“师傅!!!” 袁柏清一拍桌子,方士谦赶忙把文件一合,“啊?”

“我说师傅,你在看什么啊?”

“要你管?”

方士谦送上去一个白眼。他还以为是王杰希呢,吓死他了。

“你当个警察,一天天的这么闲?”

“诶诶诶!冤枉啊。”

袁柏清把手搭在了桌子上,“师傅我问你话呢,你怎么住在那种黑旅馆,还跟这案子搅和在一起了呢?”

“啊……”方士谦摆出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让袁柏清凑过来,搁人耳朵边墨迹了半天最后虚拳一晃砸人肩膀上。

方士谦把手晃荡几下,“诶哟疼死我了。”

袁柏清无语的看着自家师傅假到不能再假的作戏,默默的揉了揉自己的肩膀。得亏他早有准备……啊,真的很疼啊。

“师傅,你这是谋杀你亲徒弟啊,信不信我告你袭警把你拷在这里啊?”

“我现在也算半个警察吧?这行为顶多算是‘促进同事之间的友谊’,还袭警。”方士谦把袁柏清推回去,“得了,你坐回去,别打扰我思考案情。”

耗费了大量时间,挨了一拳还没问出来一点儿东西的袁柏清哀怨着一张脸接受其他调侃的目光。把口供记录到电脑上真是一个令,人,愉,快,的工作。 袁柏清把键盘摁的“哒,哒”的响。

在空气中接触交流的众多目光忽然瑟瑟发抖,都被主人家收了回去。

方士谦是最先打破沉寂的人。他放下文件夹伸了个懒腰,长叹了一声,“诶你们不吃午饭的吗?谁跟我一起去还是我帮你们带饭?”

视线忽然跟王杰希撞在了一起。原本拿着笔纸在涂画着什么的人微微一愣,听到方士谦的话后了然于心。把桌子上散乱的文件整理一番出了办公室。

“一起。”

邀请到了目标任务的方士谦笑得灿烂,丝毫没有同情心的摆摆手就走。身后还在认真思考的群众哀嚎一片,属袁柏清最凄惨。

祸国殃民,鸡犬不宁。

不知怎的,王杰希满脑子都是这八个字。

“怎么,你就饿了?”

王杰希转动手腕上的表。嗯,还早。

方士谦摇了摇头,“我要你陪我去个地方。”

“……希望不是什么无聊的地方。”

王杰希想,看,我就知道你没这么好心。沉默了一会儿后点点头。面上的嫌弃之色还没露出来,就被方士谦拽着被动的跑了起来。

怕是脑子有病。

倒不是王杰希想这么被他拽着,说句实话,看起来蠢到爆了。只是他试过转转手腕把自己的解放出来,谁知道方士谦这是用了蛮劲儿,他越挣方士谦握的越紧。 他的手腕一定被磨红了。

王杰希闲暇之余这么想。反正方士谦又不会害他,方向由方士谦掌握,他何必浪费那脑细胞去想这些东西――还不如想想案子来的实际。然而王杰希的思绪飘到了他刚刚当上队长的时候。

案子到了尾声,只剩下抓凶手这种苦轻但是有些危险的活儿。王杰希刚刚上任,当然的亲自出马。恰好那个案子的凶手也算有些脑子,差点从C组这边逃了。王杰希好歹是个特种兵退役,当时一急,扑上去就跟拿着冷兵器的凶手来了一场近身肉搏。

成功抓捕。

只是他身上的乌青有点吓人,当时C组的一群熊组员被吓的整整一个月都把王杰希当宝贝护着。

后来挨个被王杰希揍了一顿后终于消停了。

“捏疼你了?”

手腕上似乎有什么软的东西拂过,顺着磨红的地方转了几圈才停下,“你不早说?诶,王杰希,回神了,想什么呢。”

“反正不是你,”王杰希习惯性的怼回去,在看到方士谦那张似笑非笑的脸后回过神。“没什么。”王杰希心虚的吞咽了一下,把注意力转移到四周建筑上,观察了一番后开口,“第二次案发后的那家旅馆?”

“对,”方士谦比了个手势示意王杰希轻轻的走,要跟上他。

王杰希白了他一眼内心嘟囔,还当你是队长? 不过他也小心的跟上了。

方士谦重走了当天的路。果然是清醒的时候路更好走吧。方士谦凭着那点儿模糊的印象竟然也走到了当日那个人跳下去的地方。他一脚踩上去,有一瞬的晃神,差点摔下去。

“方士谦?!” 身后是王杰希带了些焦急的喊声。方士谦嘿嘿一笑,忽然就觉得不枉这一趟。“这么担心我啊?”

王杰希耳尖漫上可疑的色彩,戚了一声压低声音道,“队长的职责。”外加一点儿私人情感。

“行了,声音不用压那么低,看样子他不在。咱们下去看一看。”

原来这边是个高一些的墙壁,按一个成年男子的本事,基本是可以安全落地的。那天方士谦把那人的举动和那场噩梦混淆大概也是因为注射了那液体的缘故。

墙壁大概两米高,落下来后可以踩在一片杂草上。或者说,这个小院子的外院布满了杂草,踩上去感觉还不错。方士谦昨天夜里睡不着,估摸着王杰希睡着之后就一个人偷跑了出来,打算随便走走。谁叫他那么巧就看到了李亦辉给王杰希的短信,一些莫名的情绪使然,方士谦坐在沙发的另一端看完了所有信息。

十字架,还有老旧案件发生的时间。

实在太凑巧了。

方士谦靠着记忆中那人,也就是陈言的资料找到了他家,前门锁着,落了很多灰尘,角落还结了许多蜘蛛网。他昨儿就觉得这件屋子肯定没废弃,谁知道真让他找到另一个入口了。

“你居然擅闯民宅啊方士谦。”

说话的人先一步推开了有些残朽的门,方士谦有些无奈笑一声,后进了屋。

“所以我不是带上你了吗。”

“我也没有搜查令啊。”

“谁要那张破纸了,我这不是想着有难同当吗。就算要死贫道也得有道友陪葬不是吗。”

“哦?你?有难同当?”

王杰希进屋后没敢乱动,只是在看墙上挂着的各种照片。听到方士谦这句话嗤笑一声随后转过身去看他。方士谦自知失言,有些讨好的靠到王杰希那边,被王杰希毫不留情的避开。

偷鸡不成蚀把米吧。方士谦看着只堪堪拂过王杰希衣服的手指颇为无奈。

“那行,我错了,我真诚的认错。你看这么久看出来什么了吗?”

“陈言,徐子昂。”

王杰希面色凝重,吐出来两个名字。

“原来是徐子昂啊。”方士谦低声重复了一遍,部分破碎的记忆在此刻连了起来,“怪不得。”

“为情杀人?” 王杰希一个人想的正起劲儿,一个不留神就把心里想的说出来了。

方士谦愣住表示佩服,而后询问,“他们在一起了?”

他原本以为不过是关系好一些而已啊?

“你才知道啊?”

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王杰希现在应该满脸调侃顺带把目光绕着自己转了个遍,要是条件允许八成还会伴随着“啧啧啧”的背景音效。方士谦一边吐槽一遍低头去观察这件破屋子,虽然实际上是为了避开王杰希的目光。

“为情杀人又是什么不靠谱推测啊。”

方士谦小声嘟囔。虽然他觉得凭王杰希这个神回路的大脑想出来的东西虽然听起来不怎么靠谱,实际上应该是不错的。

“诶,几点了。”

“还早。”

“……你手机呢?”方士谦沉默的看着王杰希依旧在用那块手表。那快手表已经用了有三年了吧?方士谦可还记得当初他把这块手表送给王杰希的时候王杰希可是嫌弃的很,原来他一直带着啊?

“修了几次,不是进水就是时间不准。”

“哦,这样啊。”

两个人一下子变得有些不知所措。

“咳,那什么……这几天很少见你用手机啊?”

“你不也不用吗?”

王杰希反问回去,而后想起什么似的,“诶对了,你把你手机号码留给我。”

“……啊?我没手机啊。”方士谦抬眼看了王杰希一眼,见人不知在胡思乱想些什么,拽着人的衣袖就往外走。

总算是记得不去拽手腕了。

方士谦想。

“诶,怎么走了。”

王杰希问道,“你看出来什么了?”

“没,”方士谦耸耸肩,“但是该吃饭了。”

“好吧。”王杰希踩着方士谦的肩膀上去,然后拽了方士谦一把――像这种行动他们在当特种兵之前就训练过无数次了,而他们很神奇的每次都是队友。

“你也不知道他们要吃什么,那我去买吧,”王杰希指着不远处的一家饭店说道,“你去买些饮料吧。”

“遵命,队长!”方士谦嬉皮笑脸道,“那我们回警局汇合咯?”

如果他视力没有退步的话……那饭店往过一些有一家手机店没错吧?

――――tbc

【无奖问答:为什么士谦只记得陈言不记得徐子昂呢?】

@安茶笺想回坑 啊啊啊啊表白阿笺!收到快递了!啊王不留行那四个字我简直可以萌一辈子啊!!那个书签看起来好好看啊!!虽然书的质量被我爸批评了一番/虽然我觉得还好啊!】

评论(11)
热度(35)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