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不期而愈(方王-7)

避雷:警察paro,灵魂伴侣AU,私设多,内容都是凭空想象的,有错误欢迎纠正。有原创角色,不影响阅读。

HE,OOC注意

(七)

“都盯着我做什么?”

王杰希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怎么一屋子的人都盯着他看。虽然不是第一次作为人群的焦点了,可这群人中有方士谦,那事情就不对头了。

“说,你们想干什么呢?”王杰希眯起眸子,一向深邃的黑色此刻一个个扫过这群不安生的人,最后还是选了平日里最乖巧的一个寻找突破口,“英杰?”

高英杰之前都在忙着审问,不久前才从审讯室出来。素来不懂那些歪门邪道的高英杰腼腆着一张脸摇摇头,“没什么,队长你想太多了吧。”

少年的声音一向清脆,被王杰希盯的有些心虚,低下头往方士谦身后躲了躲,声音但是不见小。

“诶呀我都饿死了队长你买了什么啊快快快拿出来让我看看!”

“诶薄情儿你别抢啊我才是饿的头晕眼花的那个吧?”

把方士谦那股不正经学了七八成的袁柏清和这几个月翅膀硬了的刘小别首当其冲,扒在王杰希左右把王杰希拿着的盒饭都枪了下来。两个人各分一半在白色的塑料袋里扒拉着。

似乎没什么收获。

王杰希靠在桌边看他们傻兮兮的不知道做什么,只是觉得方士谦周围的气压好像低了一度。脑海里忽然回忆起方士谦跟他分工是含着他意的笑,王杰希忽然福至心灵,嘴角噙着笑看够了桌边两人的表演后伸手拍了拍方士谦的肩膀。

“很失望?”

方士谦原本是很专注的看着那两人闹腾的,被王杰希这么问,忽然就觉得自己心里那点儿心思被身边人猜了个彻底,撇了撇嘴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回道,“没有。”

“真的?”

被王杰希盯得有点慌,方士谦就差举手发誓了。他敢保证,老奸巨猾的狐狸都没王杰希此时狡猾。“真的!我发誓!”

不出意外的被王杰希白了一眼,“得了吧,就你?”而后一个白色的东西被揣到方士谦兜里,“给你了。以后有钱了记得还我。”当然……不还我也不打算找你要了。

“哇――队长你居然!”

“啊师傅你神机妙算啊!徒儿给你捶肩捏背端茶倒水!”

警署里一下炸开了锅,刘小别哭丧着一张脸拽着袁柏清就要赖在他身上,跟深仇大恨似的。袁柏清嫌弃的推了一把,没推开。只能任由刘小别跟树懒一样赖在他身上。

“你们拿我打赌?”王杰希轻挑眉头,笑了一声,“让我猜猜赌注,嗯……谁输了谁负责把口供输入电脑?”随后摇摇头自己补充道,“这样子好像不太大啊,那再加一顿豪华大餐?”

看刘小别那目瞪口呆的样子,王杰希是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哇,队长你当警察之前是算命的吗?你快帮我看看我这周用不用像个佣人似的洗碗做家务?”

柳非凑到王杰希跟前,小姑娘笑嘻嘻的伸出手,王杰希轻轻拍开,“我日观天象,发现你不用多久就有很多正事可以做了。”小姑娘配合的做出一副苦恼的样子,王杰希笑着拍拍她的肩膀,“好了别闹了,吃饭去吧,还有正事要做呢。”

“Yes sir!”

王杰希扭头看了眼方士谦,不出意外的发现了一张笑意盈盈的脸――估计是看到手机通讯录里唯一的号码了――王杰希正愣着,一句话轻飘飘的飞到他耳朵里。

“看在你这么用心的份儿上,送你了。”方士谦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杯黑巧克力奶茶,还带着滚烫的温度,端到王杰希面前。

虽然怎么看都是街边自动贩售机里的了。

“师傅你居然偏心!我们的都还是咖”――啡。

某人的话消失在一片缄默中,罪魁祸首低着头往盒饭里杵,就差把盒饭摁脸上了。

方士谦最先解决了盒饭,在座位上发呆。

陈言,徐子昂。

他对这两个人还算是有点儿印象。毕竟也是他的失误。很久之前的一次任务,危险系数也大,他,王杰希和这两个人一组,任务是安全解救人质,安全返回。

其实难度不大。目标在一座岛屿上,他和徐子昂一组,王杰希另辟一条道,陈言率先摸到了匪徒窝藏的地点。随后是王杰希。陈言负责里应,王杰希负责解决杂碎和开路,他和徐子昂负责最要命的一部分――正面上。

他还记得那窝匪徒其实人不少,不过多半都是凑数的,过得去的也就十几二十个,剩余的早被王杰希解决了。一切都跟他想象的那么顺利,哪知道……

那颗子弹破空,呼啸而来。第一反应不该是发愣,可方士谦没做防护任何措施,他的脑海里只剩下“后勤里有叛徒”这句话。徐子昂替他挨了一枪,紧接着就是定时炸弹。

来不及了。

他甚至到现在都能记起身形藏在大型芭蕉叶后陈言的目光。惊恐,害怕,缴着愤恨和其它方士谦不敢去想的东西。

那是他这辈子第二后悔的一件事。

顺理成章的,徐子昂牺牲了。

陈言退役。

后来的后来,他做过无数次的测验和实践,他原本可以躲过那颗子弹的――如果只一颗的话――如果不是早有预谋的话――他是可以躲过的!

“方士谦?”

他忽然一抖,甩开了搭在他肩膀上的那只手。方士谦从回忆中抽身,忽然有些茫然。那是谁?

“怎么了?想起什么了吗?”

他忽然松了口气,“没……杰希……”

王杰希愣住,而后坚定了语气应道,“嗯,我在……我在。”

他没问怎么了。方士谦有些欣喜,他的第一反应是在担心。这是不是,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之间还有可能?哪怕那种可能微弱的如同暗淡如厮的印记,甚至比不上那点儿星光。

他长呼了口气,有些疲惫的靠在椅背上,“陈言。他有什么宗教信仰吗?”

“嗯?怎么讲?”王杰希显然看出了方士谦的不对劲,他的眼神闪了闪,而后决定顺着方士谦的话问下去。

“比如,基督……佛教,道教之类的。”

“……没。我其实跟他不太熟。”王杰希拿手指抵着下巴,皱起眉头,“我们可以查一下。警局可是有着特权的。”特权两个字被王杰希读了重音,他相信方士谦听得出来。

“啊……”方士谦果然不自在的闪避了王杰希的目光,小心翼翼的询问道,“比如……咱们当初的微草……嘉世……兴欣?”话音越来越低,最后两个字已经低到如同情人间的呢喃。

“什么?嘉世和?”

直觉告诉王杰希最后的那个词一定很重要,可看方士谦这样子,估计他是问不出来什么了。

“或许吧。那现在我们来说说,你刚刚在比划什么东西?”

方士谦哦了一声,“一个金属玩意儿,不太重要,等把陈言的资料调查清楚再说吧。”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他印象的方士谦可没这么多不可说的东西啊,看来他真是有的查了。多数人都吃的差不多了,王杰希吩咐了任务下去,然后从自己办公桌上找来了几份文件。

是找李亦辉要的复印件,只此一家,别无盗版的。

“你看看,”文件甩到桌子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有没有什么发现。”

“我能有什么发现啊?”方士谦拉长了语调,随意瞥一眼都知道这事许久之前的档案了。迫于王杰希,方士谦认怂的翻开扫了两眼,眼睛里立刻泛起了波澜。

两件案子,每一件的受害人他都认识。

“他俩?”

他小声嘀咕,心里忽然又不安了几分。

“怎么?这会儿有发现了?”

王杰希靠过来翻了两页档案,除了两位同样隶属于特种部队外,并没有发现什么。

不对……

“他们……也参加了?!”

两个人的目光忽然对在一起,方士谦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对……”

而且是后勤人员之二。

如果真的是陈言……那他没理由知道啊,后勤人员的名单只有出任务的小队队长才知道,那他……

“查到名单虽说不容易,可也不算什么旷世难题吧?如果IT好的话,也不是没可能。”王杰希提醒道,“而且,你这么快就把目标任务锁定了?”

方士谦深吸一口气,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冲王杰希回道,“也是,那我们再看看当时的口供?然后再去问问死者家属?”

“所见略同。”王杰希点点头。

“你怎么把主语省略了啊?”方士谦抱怨的嘟囔一句。换来王杰希毫无波澜的一句“我实在想不到有什么名词能把我们联系在一起。”

“这么无情啊?”方士谦往近凑了凑,“比如――”搭档?

话被打断,新换的手机居然有人给他打电话?

方士谦皱眉,抱歉的冲王杰希做了个手势,心里默念着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他一定揍这人一顿。

是一串号码,方士谦早就烂熟于心倒背如流了。

――叶修?

――――tbc

【关于上章的问题……你们的脑洞好大!我差点就被他们骗了/鼓掌表示佩服!本章没有问题,但是友情提示!叶修出现了!快!集火这个叶修!】

【哇哇哇明天的喻队生日了啊??喻队生日快乐!!!/NTM】

【求评论!】

评论(5)
热度(27)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