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不期而愈(方王-11)

(十一)

方士谦的声音被冷风打碎,夹带着冰凉的雨滴落在地上。王杰希甚至不敢抬头去看方士谦的眼睛,磨蹭了许久这才拽了拽方士谦的衣服,“下雨了,所以——”先回家吧。

“先回家吧。”

方士谦抬头看了眼渐黑的天色,雨势变大了,滴到脸上后混着什么东西顺着鬓角隐入头发里。王杰希已经走了一段路程,他只得无谓的抹抹脸上的雨滴快步跟上。回到王杰希家里的时候已经没几家人亮着灯了。两人带着满身寒气换了衣服,窝在沙发上发愣。

王杰希躺在了沙发上,方才那段话好像已经被忘却了。方士谦抿着嘴角,犹豫片刻后开口问道,“叶修和你说什么了吗?”

气氛冷凝了几秒,而后才见王杰希掀开眼皮看了方士谦一眼,“……什么?”

眼底的倦色把方士谦心里不多的柔和都唤醒了,他只得笑笑,“我说你困了的话就去卧室睡吧,在这里睡容易感冒,”话稍一停顿,方士谦把困的昏昏沉沉的王杰希拽起来,没料到力度太大,被王杰希撞进了怀里。

老实说,方士谦觉得王杰希是真的瘦了,撞得他胸口疼。可他却依旧没忍住心跳加速起来。

王杰希忽然睁开眼,扶着方士谦的肩膀站了起来。他原本没这么累的,熬夜什么的他都习惯了,哪知道听完叶修的话他心里沉的很,他身边这人究竟还有多少事情瞒着他,这人还藏了多少伤疤。

他甚至只需要想想,心就揪着,很疼。

可他已经没有力气再陪着方士谦了。所以那句道歉的话被他扔在了雨夜的街道上。王杰希深吸一口气,“知道了,明天我们再去林家问问,时间拖得太久了,而且还牵扯出了……很久之前的事。这案子拖不得。”

“是是是,那,晚安?”

王杰希嗯了声,关上了卧室的门。屋里堂亮亮的,方士谦收起笑意,王杰希应该去睡了,他捏着衣袋里叶修硬塞进来的新的一管注射剂,敛着眉头。

后遗症吗。

刚刚拂去的一身冷意又被迎面而来的雨沾染了湿气。

从这里到陈言家里不算远。方士谦走了半小时也就看到了一片荒芜的前门。

亲自来找罪犯本人的预备受害者还真是少见。

方士谦提着气息小心翼翼的观察四周,没人?真是奇怪。

“你是……”

“队长?”

有声音从身后传来,方士谦条件反射的往后一拳,被来人接住。

陈言看起来不过二十几,比起他和王杰希来说都太年轻。方士谦沉默的看着面前纯真的人恍惚之间有些怀念。

“我最近在B市忙些事,听说你在这里,就顺路来看看,”方士谦被迎到屋子里,夜里的屋子看起来有些清冷,方士谦打了个寒颤,指尖的凉直传到大脑里,“没打扰你吧?”

“没有没有,”陈言笑把买回来的东西往身后藏了藏,“队长是在忙什么事吗?”

“嗯?啊,就是以前队里的一些事,”方士谦状作无奈,“林子凯,你还记得吗?”

“他啊?”陈言拧着眉头思索后回道,“我记得他还有个双胞胎兄弟来着,不过也就记得这么多了。”

方士谦有些失望的站起来,“这么晚来真是打扰你了,那……”

“嗯?这是什么?”

方士谦的眼底映入了一个小巧的东西,是成对的十字架,被小心的保护在玻璃罩里。指尖摁在玻璃上,印上一道不易察觉痕迹。

“这是,是我一个朋友送我的。”陈言的脸上明显的闪过心疼,随后藏了起来,笑着揭开玻璃罩,“队长喜欢吗?”

方士谦捏起黑皮绳,把银色的坠子摆在面前。真好看。方士谦的思绪飘在了王杰希身上,王杰希这人,带上这种链子一定非常好看。

“……反正他已经不在了,队长喜欢的话我送你好了。”

陈言的声音低沉下来,掩去眼里的痛苦和纠结后伸手去摘。方士谦赶忙去阻止,碰到了陈言的手臂。宽大的袖子下是一只布满伤痕的胳膊,疤痕纵布。比他还要严重。

方士谦的心脏一跳,接过陈言手里的链子连同自己手里的一起放回玻璃罩里。这东西虽然好看,可是只要一想它背后的意味方士谦就觉得脊背一凉。

“既然是你朋友送你的,那你就该好好保存才是,”方士谦稍微放松了身体,拍了拍陈言的后背安慰,“无论如何也该留下做个纪念的。”

若不是事实摆在眼前,方士谦是真的不想相信陈言是杀了那么多人的人。而现在,陈言的屋子里竟然还有两条链子。

方士谦心疼陈言的遭遇,另一方面陈言胳膊上的伤痕浮现在他眼前,让他无法忽视这张纯粹的面容后有一个伤痕累累的灵魂。

“珍重。”

方士谦被送出门的时候他甚至没回头,这一句珍重是他唯一能给予这个曾经的队员的了。

李亦辉交给他的手枪一直在腰侧藏着,整装待发。方士谦庆幸陈言没对他动手,可也怵着那一对链子。

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按理来讲,应该只剩下他方士谦这一个人还没遇害啊。

亦或者……

还有王杰希?

这个想法让方士谦浑浊的大脑一下子清醒过来。这起案子的疑团越来越多,他们却没有一点儿头绪,所幸他们手边还紧紧的抓着一条线索。

方士谦在路过商店的时候稍作停顿,买了一瓶啤酒。啤酒罐还没开封,方士谦就听见手机铃声在想。

“出了什么事了吗?”

方士谦靠在墙上跟电话那头的王杰希对话,抬头是朦朦胧胧的月亮,身边一个人也没有。唯一的声音是王杰希急促的通知。

“林家老太太住院了在手术室,她家那个媳妇儿找不到人,你”

“我去她家里看看。”

方士谦应了一声,手脚麻利的去王杰希家取了车钥匙赶去林家别墅,却在某个路口转了弯。

一路上方士谦把所有可能的地点都想了一遍,却在最后选了一个最不可思议的地方。林子凯和林子闳的墓地。

车停在了墓园外,方士谦拿着车上的手铐和手枪面色凝重。

“果然。”

方士谦从喉咙中发出一声嗤笑,坐在墓地边一身黑衣的女人动作一僵,缓缓起身面对着方士谦。方士谦看着这人面上划过惊讶,然后听到她在说话。

“原来真的是你们。”

“我还以为是他骗我的。”

两句低喃,被方士谦听了个一清二楚。他?谁,陈言……吗。

“既然知道你就别打算跑了,把手举起来,我带你回警局。”

方士谦压着步伐靠近这个女人。她的脸色异常苍白,方士谦莫名有些心慌,双手举着枪对着她,“你如果合作的话我们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迟了,迟了。”

她的声音忽然高了起来,“你们是问不出什么的,你们已经慢他一步了,你们已经迟了。”

“哈哈哈哈。”

“迟了。”

她的话逐渐坚定起来,忽的她竟然抬起手腕冲方士谦处开了一枪,方士谦堪堪躲过,快步冲过去想要夺枪,心口猛地一疼踉跄几步。眼睁睁的看着她把枪口对着她自己的心脏。

“砰――”

枪声从不远处响起,女人哭喊一声不明意义的词跌坐在地上,枪连同发射出来的子弹一同落在另一边,方士谦踢开枪,把她拷上交给刚刚赶开的高英杰,扫了墓碑一眼后鞠了个躬,捡起枪后往另一边的山腰处看去。

王杰希的身影赫然立在那里,见方士谦看他,也回了一个笑,然后收起枪转身离去。身后的袁柏清这才上来,“师傅,你没事吧?”

“没事。走吧,回警局。”

方士谦拍开了袁柏清要来搀他的手,在手机上摁了什么,然后发送。

【TO叶修

有副作用。心脏处间接性骤疼,手臂无力。】

评论(4)
热度(25)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