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方王」这个黑粉是不是跟我正主有一腿?!/05

国庆快乐
贺文在明天
渣文笔OOC拙笔致歉

―05―

眼瞅着两人打骂笑闹着就要聊开了,跟拍人员立马提醒,咳嗽了两声,似乎是没被听到。还是王杰希先反应过来,正笑着呢忽然收敛了表情,方士谦心里忽然一抖说这不会突然生气了吧?
他连动作都放轻了许多,小心翼翼的去看王杰希,王杰希好笑的推开他。两个人在镜头前打打闹闹确实不好,王杰希无声叹口气,偷偷的推搡一把,把方士谦扶正,道:“要做任务,别闹。”
跟拍人员颇有些无奈的看向他,王杰希只能笑笑,谁知道这么多年了方士谦还是这么能闹腾。方士谦一听是做任务,整个人就又躺在沙发上了,还刻意往王杰希处靠了靠。
跟拍人员心说这就开始营业了啊,王杰希却轻轻皱眉,拍拍方士谦让他起来。方士谦表情凝固了一瞬转而恢复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怎么就不让我靠了?”王杰希一向拿他没办法,轻飘飘的一眼过去,无果,只能示意一旁的工作人员开始。

“那我们开始惯例的提问环节。”
提问的人就是在小黑屋采访的那位男生,王杰希刻意看了眼他胸前的牌子。高英杰。王杰希扬了扬唇角,点头。
“第一个是问两位,请问你们以前认识吗?感觉两位的相处模式不像是第一次见。”
高英杰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不知道为什么,一提到以前这个词,对面两人连表情都不对劲,还是学过表演的方士谦先控制好表情,状作无意的蹦过王杰希的衣服,安抚的拍他的肩:“当然了,王不留行嘛,著名的唱见。我三年前就在G站看到他了。”
王杰希从不是情绪外露的人,所谓的不对劲儿也只是愣了几秒,所以他回神看到方士谦一副护崽子的样子挡在他面前的时候没忍住笑了出来。他点头应和方士谦的谎言:“我认识他就比较早了,他参加选秀的时候我妈还跟我说你看这小子长的真好看。”
“哪有你好看是吧。”方士谦闻言回头冲他眨眼睛,还对着摄像头比划:“你看,这发型,这眼睛,这五官,这身高。”他挨个夸过之后甚至学着小粉丝的样子来了句“男神啊”。
“还有啊,我觉得他眼睛最好看,”方士谦忽然扭过头看镜头。
他一直知道做直播的,总会有黑粉在。像是他,处在娱乐圈,多少淌浑水都过来了,各家粉丝的状态他多多少少也清楚,他不在乎这些。但是他就是不舍得把王杰希放这些玩意儿里。
倒不是方士谦一时心血来潮就想着在粉丝面前深情表白,他这么做的话估计袁柏清得把他手机闹卡机。他不久前又看到一个帖子里王杰希的黑粉喷颜。
一年前的事闹的太大,方士谦已经不想再经历一次了——哪怕王杰希对他的参与全然不知。
高英杰迷惑的眨了眨眼,还在疑心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方才方士谦脸上一闪而过的严肃。
“他眼睛里啊,有星空。”
方士谦忽然开口,却觉得心口忽然一窒,不可避免的泛起涩意。
真苦……
他吧咂嘴把那点儿苦涩咽下去,依旧是一副往常的做派。
“啊……啊好。”高英杰也是第一次做这事,被方士谦无厘头的做法弄得有些懵,只能抿着嘴腼腆一笑,“那第二个问题。”看到题目时高英杰动作明显一滞,“是问方士谦前辈,前辈您有另一半了吗?”
高英杰低声念出粉丝括号里的文字:“看到前辈您之前带了戒指在手上。”
方士谦笑了一声:“是在食指上。”
“不过也没有规定说没对象的人就不能带戒指吧?”
方士谦反问。
王杰希也不知道方士谦这是忽然抽了什么风,伸手拽着他做了个“别闹”的口型。方士谦乖乖缄口不语。
“应该是没有。”王杰希道:“有的话节目组也不会把我们安排在一起了。”
“不能这么说啊,”方士谦挤眉弄眼的朝他笑,:“革命尚未成功,仍在努力当中。”
王杰希扯了个笑糊弄他,转过头对着镜头时仍是浅浅的笑意。方士谦自知玩过了,示弱的往王杰希处磨蹭过去,仗着镜头收音设备离得远,压低了声音道:“生气了?”
王杰希挪远一点,轻轻瞥他一眼,就是不说话。
“我错了,不闹你了。”
王杰希无动于衷。
“好了好了我认真录,录完得去参加聚会。”方士谦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拿出手机晃了晃,催促的消息已经红压压的一片。
“……行了,不想再磨叽的话就坐好。”
方士谦一脸严肃的敬了个礼道:“yes sir !”
“噗……”
王杰希还没表态,高英杰没忍住笑出声,心说前辈还真是像王杰希前辈说的,是个孩子。王杰希也冲他笑,高英杰忽的红了耳尖,润了润嗓子,掩饰住害羞后把话题转了回来:“好了,我们继续吧?下个问题是――方前辈是猫奴还是狗奴啊?”
“我现在是房奴。”
“你穷到那地步了?”王杰希闻言去看他,语气里多是调侃。方士谦应了一声,“没对象啊,不然对象管钱我管挣,保准儿没几年就成富翁。”
“你就贫吧你。”王杰希拿胳膊肘怼他一下:“好好回答。”
“是是,我以前……是猫奴。”方士谦耸肩:“养过一只猫,不过几年前他跑掉了,就,没再养过。”
“看来前辈也是很长情的人。”高英杰继续问:“请问两位觉得对方怎么样?”
方士谦闻言碰碰王杰希的肩膀:“你先说?”
“这个问题我说过了吧,”王杰希抖了抖肩膀把方士谦拍上来的手甩开:“之前在开拍采访的时候就说过了。我再次圈个重点好了,像小孩儿。就是那种,闹腾,莫名其妙,但是很可爱的小孩儿。”
“那接下来就是方士谦前辈回答了。”
“评价王杰希?”方士谦难得仔细的想了想:“想的太多了,估计是打小儿落下的毛病,遇到事考虑的特别多,事情能有多坏就想多坏,完了还理直气壮的像是你做错了。”
王杰希心说我没有,心里却总有些难受,话说出来显得无力,索性不说了。
方士谦话锋一转:“总体而言是个沉敛的小孩吧。”这下子把王杰希说他幼稚这事是扳回来一举,“挺让人心疼的。”

一来一往间两个人间的气氛缓和不少,连工作人员都捂着脸直呼好甜。奈何正主虽然一举一动都是亲昵,却死活没有更亲近的动作。
结束采访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你等等,”方士谦叫住要去买东西的王杰希。王杰希轻皱眉头,嘴里嚼着梨小声的发出疑问。
“……”方士谦突然叹口气,拽着王杰希凑近了,几乎要亲上去:“你真的要装不认识装到底?”
“我哪有装。”王杰希下意识的往后退,轻而易举的挣开方士谦。“是你先……”
“是你先逃开的。”方士谦打断王杰希的话。“以前是你,刚才也是你。王杰希……”他念这三个字的时候像是把所有的温和都揉碎塞了进去。手机忽然发出一声尖锐的提示音,方士谦慌了声色,干巴巴的一句:“我先出门了。”人就赶紧溜了。
他匆匆的逃开。仿佛方才那个下定决心要说什么的人从未出现过。
屋里很快的安静了,王杰希这时才有些做贼心虚的看了眼四周,发现方士谦把摄像都避开了。心里放了一块石头,却被另一件事噎住咽喉。

他是和方士谦认识。
或者这么说吧。
方士谦是他的前男友。

到达聚会地点的时候方士谦心里还扑通扑通的跳着,比当年跟王杰希表白的时候还要紧张。
袁柏清开着车看后面的正在以头抢座椅靠背的方士谦,吞了吞口水:“哥你把你对象气着了?”
方士谦瞪他一眼。
“谦儿哥不是我说你,我和柳非都为了你两曲折的爱情瞒了人家多少啊你怎么就”
“你再说话我揍你你信不信?”
被方士谦阴侧侧的回话吓到了,袁柏清缩了缩脖子装死。
半晌,方士谦幽幽的开口:“我是不是还是得打直球……”
袁柏清嗨了一声,说“哥你终于开窍了?”被方士谦一巴掌扣在后脑勺上。袁柏清呲牙咧嘴,说你这样得多少粉丝心碎啊。方士谦不理他。他才不信就那力度能疼到哪儿去。
“诶哥,天气预报说今天有雨。”
方士谦透过玻璃瞥了眼:“那玩意儿什么时候准过。”
袁柏清心说原本是不准的,你这么一说那就不一定了。
“到时候我给你发消息,你来接我。”

他们聚会的时候习惯了包个小ktv,清净。因着方士谦在录节目,他来的时候人已经到齐了,甚至是已经喝了一轮。
台上黄少天和张佳乐对着飙歌,从古早的凤凰传奇到最近的卡路里挨个唱,方士谦冲着台上两人翻了个白眼,有些颓的把自己塞进软软的沙发里。
一旁的叶修乐了:“老方这是怎么了?计划失败了啊。”
“去你的,别咒我成吗。”方士谦随手捞了瓶酒咕噜咕噜灌下去一半:“你们说我怎么就临阵退缩了呢。”
“你怂啊。”
刚从台上退下来的黄少天一报白眼之仇。收到张佳乐的附和。
“滚滚滚,我这么深情的你们见过嘛?你们好意思打击我这来之不易的情种?”
方士谦气势汹汹的坐起来:“我就不信了!来,拼酒!”
“别!哥们咱们停手。”张佳乐立马上手阻止。
开玩笑啊,方士谦酒量好这是事实,可是他一喝就停不下来啊,一喝醉就开始巴拉巴拉讲他和王杰希高中时候那点儿破事。他们可都听的耳朵起茧了。
硬是被塞了一瓶冰红茶,方士谦咬着牙喝出了一股喝毒药的感觉。
“我说,我这个著名导演为了你这追前任的计划都破格加了你的戏份,你能不能争点儿气啊。”叶修话里话外都是嫌弃,递了个眼神给一直不说话的喻文州,喻文州心领神会的坐到方士谦身边,把张佳乐黄少天跟方士谦隔开。
方士谦忽然背后一凉。
“你们打算干什么?”
“不干什么。”喻文州挂着一副温和的笑意,把方士谦可以触及的地方摆放的酒都拿走。“你胃不好,再喝酒过几天的发布会你就失去了一个深情表白的机会。”
“……交友不慎遇人不淑!”方士谦气愤的指指叶修这个主导角色,偏偏咧开的嘴收不住。
一群混蛋。
他笑骂了一句,灌了口冰茶,咬牙切齿的想:老子迟早不负众望把王杰希拐回来。

评论(4)
热度(86)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