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不期而愈(方王-16)

(十六)

话尾的音节在会议室里盘旋许久,最后掠过所有人落在了王杰希心上。心脏就这么猛然一跳,王杰希轻咳一声,勾着嘴角略带威胁意味的看了方士谦一眼。方士谦笑出声,举起一只手表示知道错了,也不管袁柏清送过来的那一个白眼,假作正经的继续讲。

“目前这一系列的案子的受害者都是我们小队的人。我和王杰希把目标人物定为陈言。他退役距现在约莫有四年的时间。原因为其恋人徐子昂的牺牲。”

方士谦的声音忽然顿住,一双布满笑意的眼睛挨个看过他对面的所有青年,在高英杰那双带了些怯意和锋芒的眼睛处稍作停顿。他的语气似乎忽然变了个样,一字一句都布上了巧妙的文字陷阱。

“目前已知的三位死者林子闳,黎穹,秦晓临,都是我们队的队员。林子闳与黎穹死于三年前。根据法律,故意杀人依据其情节严重程度判处三年至十年有期徒刑。我合理怀疑陈言时隔三年才再次出手是为了保证自己不被警察逮捕。”

“可是……”

高英杰敛着眉头反问,“根据我国法律,最高法定刑为不满五年有期徒刑的,申诉期失效至少得五年。”

方士谦点头赞同高英杰的说法,却有些好笑的看着王杰希。王杰希此时眼里盛满鼓励,目光往高英杰处一送。高英杰被队长这么一看,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在当面质疑长辈,原本就少经世事的少年耳尖倏然变红,直蔓延到脸颊处。看到方士谦对他点头是高英杰才眨了眨眼,情绪缓和下来。

“是,所以我并没有说他在等申诉期结束。”钻了个语言漏洞的方士谦颇有些得意的扬起眉眼,“无论是三年前还是三年后的现在,警方依旧没有能把他送到牢里的关键性证据,是吗。”

这么说或许显得警察有些窝囊甚至于无能,在场的所有人却不发一言,只因为方士谦点出来的这一点,是事实。

造成沉默的罪魁祸首毫无一点自知之明继续道,“还有方才来的那个小姑娘,薛染。我曾经叫柏清查过她,柏清你查到什么了。”

“一年前薛染参加了一场慈善活动,会场在一座山中的避暑山庄里。现场出现意外,山庄内部的忽然发生爆炸,由于树木易燃,所以这次火灾造成的损失惨重。至于薛染的腿,是在离开现场时被房梁压住,造成后天性的残疾。”

袁柏清顿了顿,补充一句,“如果真的是陈言做的,这丫头受伤可能就是甘心为徐子昂赔罪的。”就算徐子昂的死实际上与她并无关系。

“秦晓临,是我的线人,退役前和退役后她都跟我有联系。”方士谦说着,忽然有些心虚,朝王杰希出偷偷看了一眼,却被王杰希逮了个正着。王杰希抬起下颚露出一个笑,看起来似乎毫不介意,示意方士谦继续讲下去。

“她出事的那天是我跟她约好的见面时间,她住的那家酒店是我们约好的会面地点。”方士谦提起这件事是仍旧心有余悸,愧疚就像后劲儿十足的酒一般满满从心底满溢。

所幸他很快从回忆中抽身出来。只因王杰希的目光于他身上停驻,方士谦并没有中其中感受到一丝情绪波动,只是那目光实在无法忽视,他也不想忽视。忽然间他想起王杰希对他说过许多次的话。

――我在。

暗淡下来的眼睛忽然聚起一束光,配着那副笑意盈盈的脸,足够让人忽然心动了。察觉到方士谦情绪的改变,王杰希的目光终于在方士谦眉眼处稍作停留之后移向它处。

“我跟她见面应该是先于陈言一步的。”方士谦深吸一口气,“我们就目前已知的消息进行交换,然后我就离开了。”

或许是这件事跟方士谦的关系实在是有些近,整个会议室里没人敢出声询问什么。

“不对。”

王杰希忽然开口。他站起来,往白板上写了一个人名字。“你说你在第一个案发现场出现过。这是第一个受害人,他并不是我们部队的人。按照你的分析,陈言做这些事情所有的目的都是要替徐子昂报复我们,那他又为什么去杀这一个与他无关的人呢。”

原本通畅无阻的思路被王杰希这么一打岔,众人这才从方士谦的分析中走出来,却又陷入迷茫的处境。

王杰希自然相信他和方士谦的判断无误。那出现在每一个案发现场的十字架,刻有徐子昂名字首字母的十字架,足以体现陈言的目的。只是这样一来,让他和方士谦重逢的那起案子又作何解释呢。

还有那时,方士谦和他们一起去案发现场的那时候,他说秦晓临死亡现场的那个花瓶碎片和第一个案发现场的一样,可警方并没有在现场发现花瓶碎片。

“队长,”袁柏清又一次被所有人推到刀尖浪口处,“我记得那个受害人是反同人士。”

方士谦并未露出半分挫败,甚至在袁柏清点出这一点时直面王杰希的目光。于是他目睹了王杰希从迷茫到眼里重新泛起光亮的全过程。

“我找到他是晓临的功劳。我原本只是想找他谈谈同性相爱这件事,谁知道我一到酒店就见到满地狼籍和已经死亡的这位先生。”

方士谦解释道。

王杰希坐下后有些好笑的抓住了方士谦的措辞,心想方士谦大概对这人也是有些不满的。而其原因不需要思考他就能够得出,着实让他心里甜蜜了好一阵子。

王杰希再一次轻咳,伸出手虚握着放在嘴边掩饰情绪。

“队长你最近好像经常咳嗽啊,需要我回家的时候帮你买药吗。”

刻意装作关心的声音响起,分明没有透漏什么信息,王杰希却觉得这话把他心里那点别扭的情绪都被捅了出来,他抿了抿唇角,试图让自己看起来严肃一些。

“没事,你继续讲。”

“好,遵命。”

“既然我能知道这人是反同人士,陈言自然能知道。我猜测,应该是他说了什么触碰陈言底线的话,或许是对徐子昂不敬的话吧。导致陈言险些发狂。而我当时动静有点大。”

方士谦摸了摸鼻子。他记得他当时满身煞气,把前台小姐都吓了个半死。他都如此气愤,更何况陈言呢。

“也正是因为我动作有些大,所以在我到达他的酒店房门之前陈言有足够的时间把自己藏起来。”

“但没时间把花瓶碎片藏起来。”

刘小别补充道。

方士谦挑了挑眉,很感兴趣的往在坐的几位后辈挨个看过去。“我说王杰希啊,你写警局里人才不少,你怎么还不辞职呢。”

虽然反应略迟钝性格够跳脱,可也算得上是精英了。

“我辞职?”王杰希嗤笑一声,“辞了职跟你环游世界啊?”

当然不可能。

方士谦心里补充,当然是跟他一起待在B市然后过一辈子了。

“行了行了,师傅我们知道你是队长的爱人了快别秀了请您继续解释成吗?”

“虽然第二天天还没亮我就被你们给逮到警局里了,不过我估计陈言后来应该会把现场伪装一下吧。”

“那第二起案子,就应该是陈言没料到我们会来的这么快,没来得及收拾了。”王杰希接上话头,得来方士谦一句肯定。

“我当时去卫生间时遇到了他,之后一路追他到一条小巷里,中枪。再醒来我就在医院了。”方士谦耸耸肩,忽然想起来叶修塞给他的注射物至今还在他的衣兜里好好待着呢。

一提起医院,所有人都被方士谦当时的情况吓到了。柳非悄悄戳了戳袁柏清问,“方前辈以前在部队里也是这样的吗?”

“不是,”袁柏清看起来十分淡然,“他以前比这护短的多。”

所有人把线索这么一综合,案件似乎是有头有尾,脑子里却乱成一团。忽如其来的因果关系把众人炸的头晕眼花,刚想着这算是案情明朗了,可以去吃一顿好的庆祝庆祝,就被方士谦一句话打击的清醒了不少。

“你们谁还记得我说这段话之前的那个前提条件?”

“他猜测,他合理怀疑,他认为。”

王杰希的声音紧随其后。

“所以,这一切,我们没有任何证据。”

王杰希站起身和方士谦比肩而立。“我们还需要证据,或者,”

“人赃并获。”

高英杰说。

这话一处,方士谦一直惴惴不安的心脏忽然猛地一跳,似乎预知到了什么。他看向王杰希。王杰希沉默后露出一个释然的笑,“行了吧,我有办法,你们先回去,听我指挥就成。”

“队长万岁!”

“哈,我们队长果然最机智了。”

“那,那我随时待命,队长。”

会议室里喧哗过后只剩下王杰希和方士谦两个人。

“你不会是要以身犯险吧?”

方士谦打的哈哈提出假设。心里却猛然一突,心说王杰希要是敢回个肯定的答案他就――

“不然呢?”

王杰希那双眼睛逆着光看向他。

该死的阳光。方士谦念叨着。这样看起来王杰希比他好看多了。

“我这可是跟你学的啊方士谦。”

他是指方士谦假死的那次。同他此时的想法一样,方士谦也是把他排除在了所有的计划之外。

“王杰希你是傻子吗。陈言他连自己都敢伤了他还怕什么?”方士谦终究是绷不住了,原本笑眯眯的表情忽然沉下来,冲着王杰希低声道,“你还当我是你最好的搭档的话,别把我放在你所有的计划之外,好吗?”

语气里卑微到带上了一丝恳求意味。

若是放在以前,方士谦保准儿一拳过去揍的王杰希跟他酣畅淋漓的打一架,然后两个人才好好的商量计划。而现在,现在不同了。

除去林杰,王杰希是他的唯一了。他实在赌不起。

“方士谦,”王杰希叹口气,他主动靠近方士谦,而后道:“偶尔也信我一次,成吗?”

不成。

方士谦想――绝对不行!

只是目光对上王杰希是话就被噎在了喉咙里。

“咔。”

一声金属的碰撞声,方士谦的瞳孔忽然缩小,“王杰希?”话语里皆是难以置信。

“抱歉。”

王杰希拉开和方士谦的距离,眼底积满了难以言喻的情绪,如同未来的海底漩涡,深不见底。“只是这一次,我才是队长,方士谦。你在这里什么都不是。”

话尾急匆匆的从王杰希嘴里溜出来,又急匆匆的从屋子里消逝。随着王杰希毫不停顿的脚步一同离开。

“哒。”

过了许久后,屋子里才发出一声响动,是金属落地的声音。

方士谦一个人呆坐在椅子上。

――这一次,我才是队长。

王杰希终究不是躲在他人羽翼之后的人。方士谦嘴角勾起一抹讽刺的弧度。与王杰希无关,只是在嘲笑自己。

曾经不经大脑就蹦出来的话终于又重新回到了他这里。王杰希分明知道他能挣脱这手铐,为什么他还要把自己铐住呢。

方士谦心里早有答案。

王杰希不想让他掺和进来。他是用这样的行为快告诉自己,方士谦,我不想你被卷进来。

可陈言的最终目标,分明是自己啊。

行吧,警局里都是精英,远比他一个人保护王杰希来的实际有效。方士谦自我安慰,只是眼睛却在残阳的照射下分泌出细密的水珠,最后润湿了眼睛,落入衣领中。

方士谦回到小区时浑浑噩噩的,天色黑了个七八度。今夜的月色不太明亮,再好的视力也只能看个大概轮廓。

“方士谦?”

他路过花店时被花店老板叫住。老板怀里抱着一盆好看的满天星,送到他的手里。“你之前跟我说好的花儿,这几天才到货,让你等这么久真是抱歉啊。”

“……没事。”方士谦勉强勾起一个笑,“麻烦老板了。那我,先上楼了啊。”

这盆栽原本是他跟王杰希给林家兄弟送花时他嘱托老板的,哪知道送来的如此……适时?

满天星被冷落在门口,被方士谦关门时引起的风又惹得几朵花摇曳落下。宛若星光的花朵被稀疏的月光照着,露出惨白色。

――――――tbc

【五一劳动节快乐】
【码字使我快乐】
【求评论,打滚卖萌求评论】

评论(1)
热度(20)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