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方王」这个黑粉是不是跟我正主有一腿?!/06

@人格已分裂 雏菊是她的文,方王,我不方便用原文,自己以另一时间线写的中间那部分。
、摁头.jpg你们都给我去粉她!
、熬夜码字,我怕是不要命了。放弃沙雕文风,我写不来,你们别嫌弃。

—06—

天色暗了。这房子隔音太好了些,天空里乌泱泱压过来一大片云,把整座城市都笼在压抑之下。王杰希提溜着一次性饭盒丢到垃圾桶里,一只耳朵塞着蓝牙耳机,仍心无旁骛的听他将和方士谦合作的新歌调子。

他到底没去动方士谦的厨房,动动手指点外卖解决了晚餐。摄像机之下的人显得很正常,把自己塞进房间里柔软的大床之后不小的屋子只剩下录像机器运作的声音。

制作组终究是怕冷了场,推高英杰上来宣布一个“临时任务”。

也算是明里暗里给高英杰一些镜头。王杰希心知肚明,也乐得跟这个后辈相处。

新的任务是看一部电影。王杰希微微睁大了眼,顺手捞过手机查了查。

《雏菊》
导演:叶修
编剧:段刀
主演:喻文州,黄少天,高英杰
特邀演出:方士谦

目光至此再移动不了半分。

王杰希瞥了眼上映时间,发现是刚刚上映的新片。高英杰乖巧的坐在桌子另一边,听王杰希轻轻敲着桌子,一下一下。小孩儿耳根子红了,毕竟自己也算作主演,这么一来反到有公开处刑的意思。

“tencent是可以看的对吧?”

得到肯定回答后王杰希戳开手机下载了个app,再顺手买了个会员。

他知道段刀。顾辞那小姑娘提过一嘴,说是自己的同性恋人,是个大编剧,擅长写一些正剧向,暗黑向的题材。

同性恋人。

王杰希把这个词从记忆中拎出来反复读了几遍,一股奇异的感觉从脊背直窜到大脑里,混着方士谦离去前突兀的言语,王杰希心里擂起了鼓。

倒不是怕,只是心里愧疚和难过各占据了一半,方士谦那欲言又止之下的爱意压的他喘不过气。

发愣之后王杰希失笑,随手点开《雏菊》,当作是睡前消遣。

他竟然开始认真思考他和方士谦的关系了。

电影一开始并没有方士谦什么事,王杰希反倒多看了几眼高英杰的部分。仔细斟酌用词后夸了几句。

电影过半,弹幕划过“前方高能预警”一类的言论,王杰希估摸着重头戏来了,正犹豫着要不要去楼下不远处的超市买一些膨化食品。

“嘶……”

耳边传来不知是谁的吸气声。王杰希抬眼看了看,是个女孩子。姑娘正捂着手指小声嘀咕,眉头皱了老高,看起来是疼的。

“我去买几张创可贴。”

这时那边的人才注意到王杰希的注视。姑娘赶紧把手一藏:“这边没事,老师您看您电影就成。”

估计是个北京姑娘,话里语气跟方士谦方面磕了后脑勺时的样子如出一辙。

王杰希起身随手理了理衣服,叹口气:“我又不是大明星,跟我这么客气还真是不习惯。”他拉了件大衣披上就往外走,还怕小姑娘心里过意不去,刻意解释道:“本来就想着出去买点儿零嘴,你们有什么想吃的我也可以帮忙捎上?”

被工作人员受宠若惊的感谢了好意然后被拒绝了。王杰希只是笑一笑心中了然。走出去几步后听到高英杰叫他。

“天阴着,前辈把伞带上吧?”

高英杰诺诺的,有些腼腆。王杰希点头说了句没事,应该用不着。道句谢就走了。

然而老天并不给他这个面子。他刚刚踏进超市的门,天上就传来“咕噜咕噜”的沉闷响声。听起来反而像是只不满的大猫在把抱怨。片刻之后雨就瓢泼起来。

秉着既然来了,索性多买一点的心态,王杰希晃晃悠悠的把超市逛了个遍。心想着幸亏摄像老师没有跟来,不然仪器保护也是个不小的问题。

提着大包膨化食品慢悠悠走回方士谦家的时候王杰希愣是找到了点儿当初跟方士谦同寝室时的感觉。

那时候方士谦还没到分化的年纪,一门心思的认准了自己就是他未来对象,天天下了课蹲在自己课桌旁。王杰希是住校生,又因为学习优异,学校给的待遇特好,一个人住一间宿舍,虽说没有暖气,冬天冷的要死,但跟别人比起来好的不是一丁半点。

方士谦脑子活络,王杰希刚给他说宿舍冷死了,这人就买了暖宝宝送他,半个月后还带着铺盖卷儿住进王杰希宿舍了。美其名曰陪男朋友。

入住当天天气不太好,现在想来可能也是老天早早给了暗示吧。总之两人一合计,吃冒菜。方士谦待在宿舍替两人抄假期作业,王杰希靠脸刷卡光明正大的带了个小锅还跟楼下的宿管大爷接了电线。

谁知道偏偏就下雨了。

顷刻之间大雨瓢泼,雨滴从肥大的树叶间隙滑落,再落到王杰希单薄的校服上。热炎炎的夏天迎来了第一场雨。酣畅淋漓。

王杰希也如同现在一般,慢悠悠的漫步在校园里,等回到宿舍,只比落汤鸡稍好一点儿。方士谦气急败坏的拿过东西,急冲冲的拿着毛巾给王杰希擦去头上水珠。少年还不懂控制情绪,摁着王杰希乖顺的头发可劲儿揉搓,王杰希轻轻“嘶”了一声,把“痛”字咽了回去。

G中宿舍不大,王杰希一个人住,所以在窗口摆了张桌子,平日里是用来发愣,或者做题。那天方士谦却毫不见外当作饭桌把东西摆了上去。

热气在玻璃上氤出水雾,方士谦极为幼稚的画了个心形,带着王杰希的食指一起在旁边摁了手指纹。

“犯人已经签字画押,不许反悔了!”

方士谦眉飞色舞的笑,一筷子夹起金针菇放王杰希碗里。

终于乘上电梯的王杰希耸了耸鼻子,嘴里犯了馋。说起来,方士谦应了他一顿火锅呢。

临进门前王杰希终于想起自己在录节目,把湿透的头发拨到一旁,还整理了一下衣服。

不小心弄伤自己的小姑娘受到创可贴时难掩兴奋,要不是王杰希刻意板起一张脸让她赶紧把创可贴用了,还真难保证小姑娘不会把这当什么宝贝收藏起来。

刚过七点,屋里的灯已经都打开了。王杰希随手捻去发尾水珠窝在沙发上。

“今天录的差不多了吧,你们先回去好了。天气预报说雨得持续四五个小时,迟些回家不安全。”

“那我们明天七点开工。”高英杰递过来三四页薄纸:“这是之后的行程,需要您和方前辈配合一下,等前辈回来您告诉他一声。”

王杰希心说他不久前还说自己今晚可能回来晚一些,指不定就不回来了。另一边王杰希仍笑着应下。

送走了工作人员,王杰希索性拔了耳机外放。

手机里是方士谦的特写。

*

这人轻轻合着眼睛,手里紧攥着一张泛黄的旧照片。半晌,他睁开眼。眼角有光一闪而过,是眼泪。喻文州耐心的敲着桌子等在一旁。等方士谦开口。

“我不答应。”方士谦轻声道,“这么闹心的omega这辈子一个就够了,要我再娶一个……还是做戏给别人看的那种。”

方士谦眉宇间皆是轻蔑,从喉间发出一声嗤笑:“不就是搞垮一个分部。那么多事做什么,交给我就是了。”

喻文州听得方士谦“不需要”理论时眼里遮不住的惊讶,他的目光在方士谦手中的照片上落下。停驻几秒,他压下疑惑,微笑表示同意与信任。

方士谦说“请”将人送出自己的庄园。

这时停战区的天已经恢复蔚蓝,清晨总有风吹过。喻文州顿步停在那一片纯白雏菊前,几片破碎花瓣被困在掌心。

他忽然问道:“什么是喜欢。”

这个年轻的少将一身伪装下,最根本的茫然全部披露给过来人看。

“为什么,被研究出来的武器也有感情?”

“……”

喻文州忽的从沉默中领悟到什么,他轻声道:“值得吗?”

“值得。”

方士谦立于台阶之上,睥睨这一片纯白的人间,毫不犹豫的回答喻文州。

他心上的人啊,怎么不值得呢。

纵使方士谦面部肌肉受损,此时却笑的温柔。

“我当没听到。”

他转身,目光落在屋内。“期待您带来好消息。”

闭门送客。

镜头扫过杂乱的屋子,顺着方士谦的目光,落在了桌子上。那儿有一张照片。

已泛黄。

*

王杰希看到这儿时眼前已经出现了重影,伸手探了探额头,已经烧起来了。他小声抱怨了句,迷迷糊糊去找退烧药,却在回到卧室沾到床的那一刻不省人事。

窗外忽的闪过一道亮白,紧接着轰隆一声,划破黑夜。

评论(4)
热度(60)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