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方王」这个黑粉是不是跟我正主有一腿?!/07

、在这里郑重的回答一下我的题目“是的!他们不止有一腿,他们还有一段早恋呢!”
、想虐不会虐,我完辽

—07—

“嘿,醒醒醒醒,老方?”

“卧靠喝茶还能喝醉的吗?”

“老叶你看什么热闹啊赶紧的把这人塞床上去!”

黄少天和张佳乐一人一句几乎没有缝隙留给旁边的两人插话。

“哎这不是老方手机么。”黄少天还想说什么,忽的眼睛一亮把手机从沙发底下捞出来,递给了喻文州。喻文州没有半点停顿的解了方士谦的手机锁屏,翻开联系人,第一个就是王杰希。

apple王杰希

喻文州笑起来,提着手机给叶修看,叶修偷摸着拍了张照片,喻文州才继续往下翻,找到袁柏清的电话打了过去。

被黄少天和张佳乐折腾得够呛,醉茶的方士谦好不容易睁开眼睛,就被外头一声惊雷吓到了。

“老方你还怕打雷?”

“哈哈哈哈哈咳咳,方士谦你醒啦?喝茶还能喝醉啊?”

方士谦坐在沙发上愣了好一阵子才想起来给袁柏清打电话。方士谦手揣兜里才发现手机丢了。第一反应就是去看喻文州。喻文州一脸无辜样,耸耸肩把手机丢了过去:“袁柏清还有五分钟到,你可以考虑一下要不要趁着大雨天加快你的攻略进度。”

叶修抓紧时间抽了最后一口烟把烟尾掐灭,“得了,这次就到这儿了。下次再聚会你要是带不来大眼儿你也别来了。滚吧。”

“去你的,”方士谦嫌弃的拍了拍衣服,要跟叶修这人身上的烟酒味隔绝的干干净净的才出了门。三步并两步快走到ktv门口时袁柏清恰好停下了车。

晚上十来点,天早就黑成一整片了,偶尔有雷划过照亮城市的一角。一声接一声的雷响炸开在方士谦耳朵里,方士谦的脸色又凝重几分,胃有点绞痛,今晚八成是睡不着了。

袁柏清看着方士谦脸色一点点冷下去,还以为他实在难受,十分熟练的从小箱子里拿出止疼药:“我的招财猫哟赶紧把自己收拾收拾,一会儿该回去面对镜头了,一声烟酒味儿影响不好。更何况王哥不抽烟的吧?”

方士谦一手揉着胃部一手给自己扇风,试图把包厢里的颓废味儿都扇走,听袁柏清提到王杰希,心里正着急呢,于是一个不耐烦的眼神扔过去:“快点儿开,闯红灯了扣我驾照。磨磨唧唧的……”

袁柏清苦着一张脸叫苦不迭,心里还是有些疲惫。

他知道当个经纪人兼助理不容易,可是这么憋屈倒是头一次。袁柏清心憋着口气,忽然又听方士谦说了句对不起。

袁柏清当下喜笑颜开,心说委屈个屁,能力不够还能怪艺人嘛,自己再努力努力不就得了?

这么想着嘴都咧到了耳朵根。

方士谦说:“傻笑什么呢,赶紧开车,回家。”

“是是是都听谦儿哥的。”

袁柏清又说:“怎么这么急,又不会出事。”

方士谦懒得解释,闭着眼睛补眠。刚一合上,就觉得十分疲倦。就是睡不着,反而满脑子都是王杰希。

我不急谁急啊。

方士谦心里叹口气。

大部分人十五六岁分化了,要么aphla要么omega,等个一年半载,没动静了,那就、是个beta。通常来讲omega在分化前特征很明显,大部分都长得白净,又高又瘦,看起来特别容易推到。

像王杰希这种,平日里摆着一张禁欲系的脸,轻飘飘的一眼看过来,基本上是个人都得沦陷。

——这么讲是夸张了些,只是谁叫方士谦男友滤镜太重,看谁都像情敌。

又高又瘦,还不爱多说话。搁在高中那个半幼稚的年纪,基本默认了是个omega。偏偏王杰希都快成年了,迟迟没分化,那些看着王杰希心里痒痒的人就等不住了。

自称是G中W区老大的aphla终于动了心思,带着自己的两个小弟把王杰希堵在楼梯口的休息室。

那天恰好有雷阵雨。

王杰希警惕的往后靠,直到挨到墙角。耳边轰隆一声,紧接着一根针头插到了王杰希手臂上,不知名液体顺着血管流动,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血管里爆炸,王杰希久违的感受到了呼吸困难,鼻子尖堆积了大量的苦涩散不去。

就好像身体构造被硬生生的改造了,不属于omega的身体却有着omega的特征。尤其是容易被aphla影响这一点。

此时王杰希和方士谦一个寝室已经住了有一年半,冬天里天黑的早。又冷又黑的,方士谦早早出去买的饭已经凉透了。思前想后,方士谦放心不下,早就出门找人去了。

休息室的门被撞开的时候屋内已经乱成一团,王杰希轻轻眯着眼睛蜷缩在地上,止不住的发抖,一旁的注射器还剩得大半管子。

方士谦当时眼睛就通红。外头一响雷,王杰希就抖一抖,方士谦的心随之揪起了一块,到最后直拧成麻花。心里气不顺,他又是体育特长生,大长腿一踹把跟前某个人蹬到地上,胳膊一捞把为首的人拽到跟前,咬牙切齿:“想死了?”

话刚落,一声雷响,王杰希的身体就随之一抖。像是已经留下了条件反射。

“这是从哪里偷的这玩意儿?”方士谦气极,一脚踩碎注射器:“滚蛋。”

方士谦气归气,挨个教训之后还是让人滚蛋了,凶神恶煞的威胁一众人等,要是有下次,市外乱葬岗。几人互相扶着溜了。末了还给方士谦留下个不怀好意的笑。

方士谦心里咯噔一下,背后发凉。他手忙脚乱的去探王杰希的额头,还没碰到人,就被王杰希周身的热气吓到。

“王杰希!王杰希!”

方士谦扶正王杰希的脸,草草的扫了一眼。王杰希眉头皱着,手指攥的发白,闻到方士谦身上被雨淋过之后的味道,轻轻掀开眼。

“没事了,没事了……我来了,我在的,没事,没事。”

方士谦轻轻拍着王杰希的背,像哄小孩子一样柔声细语。王杰希眼里蒙了层雾,只觉得嗓子里被烫的疼,说句话都困难。狠狠眨了眼睛,才勉强看清方士谦的脸。

“嗯,没事…”

他开口,吐出来的都是热气儿。

思绪回笼,王杰希觉得自己浑身都发烫,偏偏没有力气做什么。他忽然意识到什么瞪大了眼,赶紧扭头去看,在地上找着什么。

扫到那管注射剂的时候他先是浑身一僵,后知后觉的想到他只是被注射了一部分,王杰希转头认命似的把脸埋在方士谦衣襟。

几片红色的印子杂乱的落在他的脖子上,还有通红的手指印,已经开始变成淤青。

方士谦搂紧了王杰希,外边又一声雷。陷入昏迷中的王杰希松松搭在方士谦衣服上的手忽然一抖,下意识的抓紧了方士谦。

——

下雨天马路堵的更严重了。方士谦家离袁柏清被堵住的地方还有十几分钟的脚程,方士谦听着雨冲刷车玻璃的声音,脸色又冷了几度。

“谦儿哥你别急…”

袁柏清话还没完,方士谦凑到他耳朵边:“开门,我要下车。”

袁柏清可劲儿摇头:“不行不行!哥你知道前面多少记者等着你吗你就打算这么走回去?你人设要不要了??”

方士谦一巴掌糊在袁柏清脑袋上,“你嫂子还要不要了?废什么话,给我开车门。”

袁柏清拗不过他只得开了门。方士谦连外套没披,一下车迈开大长腿就往家里跑。

家里亮着灯,方士谦叫了半天的王杰希没人应声,心里慌,一边责怪自己怎么连钥匙都不带一边加快脚步去找物业。

“王杰希——”

屋子里空了,沙发上还留着绒毯,毛绒拖鞋东一只西一只乱放着。方士谦急促的呼吸着,连手都在抖。颤巍巍的开了卧室的门。看到王杰希的时候方士谦整个人都倚在了门上。

打个雷不是什么大事。可是不知为什么方士谦总觉得要是再迟一点儿,王杰希就会消失了。

“……王杰希。”

方士谦走过去,伸手摸了摸王杰希的额头。王杰希不只是两颊通红,额头更是滚烫,方士谦下意识的要缩手,随后又把发凉的指尖搭在王杰希的脸上。王杰希稍微安分了些,翻了个身,方士谦才轻手轻脚的把王杰希连拉带抱弄到床上,枕头边王杰希的手机屏忽然亮了。

[柳小姑娘]:哥?哥??哥你在吗在的话回个话??
[柳小姑娘]:今天下雨的啊哥你发烧还没好呢你别淋雨!!

柳非的消息一条接一条的来。方士谦忍着胃里翻天覆地疼,摁了几个字。

[你]:在,没出去。

对面诡异的沉默了许久,方士谦手搭在王杰希的腰上,正昏昏沉沉要睡过去,屏幕又亮了。

[柳小姑娘]:是!知道啦!好好照顾知道吗!

柳非发过来一张卖萌的表情包,前言不搭后语的,八成是猜到什么了。方士谦没回话,一个抛物线把手机丢到了毛绒地毯上。

怀里的人很不安分,挣扎着要跟方士谦拉开距离。方士谦低头闻了闻,烟草味经过雨水的冲刷还没散去。真是的。方士谦无力的翻了个白眼。

叶修抽的是什么劣质烟啊,烟味儿这么大?

方士谦拍了拍王杰希的脑袋,顺手在人柔软的头发上揉了揉。去客厅翻出来了发烧药和胃药,方士谦体贴人的倒了一杯温水,回到卧室时王杰希已经无意识的把自己裹紧被子里,只露个黑色的发旋儿。

“就闹吧你。”

方士谦把人从被子里挖出来,又拿出药,却忽然犯了难。

“行吧,那我喂你。”

方士谦说话的语气有些委屈,脸上却挂了小小的得逞的笑。他灌了一口水,又把发烧药塞自己嘴巴里,覆上王杰希那双干裂起皮了的唇。被水润的湿淋淋的舌尖把药送进王杰希嘴里,又仔仔细细舔舔唇角才退开。

喂完药,王杰希的嘴唇已经有点儿血色了,微张着小口呼吸,露出一点儿猩红的舌头。

……

方士谦闭眼倒在了王杰希身边,把脑子里不合时宜的想法都甩开,一只手死死圈着王杰希。王杰希又要挣扎,方士谦趴他耳边低声哄骗:“是我,别担心,我在。”

连连说了几句,王杰希才放弃抵触,反往他身边靠近了些。

“真乖。”方士谦忽然就觉得有了睡意,瞥一眼一点没动的胃药,埋头睡在了温柔乡里。

“晚安~”

评论(4)
热度(72)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