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方王】晚间八点档的故事

热衷于打直球但是超级怂的谦谦和表面上可正经了但是实际上话贼多想法贼多的杰希。
乱写的,没有任何剧情,私设超多。
OOC(大写的,看到没有)

――――――――(开始)

走吗?走吧。

跨出那扇大门已经是二十分钟前的事了。王杰希一个人坐在距离微草俱乐部不到二十米的路边摊上。一旁的老板把木炭烧的通红,隔了老远王杰希都能闻到烟味儿。

他也说不清离开是什么感受。之前当初方士谦退役的时候他没看出那人有什么其他的感受。嘴角一扯行李箱一拉,就能立刻抽身离开,仿佛这么久的坚持不过是短短的一瞬间。

连句分手都没说。

苦涩忽然从心底蔓延到喉咙里,王杰希也说不准到底是今晚的啤酒太苦还是这里的烟味儿太浓,竟然呛得他打心底儿的难受。①

“老板。”

他哑着嗓子开口,“结账。”

反正也没有人再大半夜的陪他翻墙和饮料,也没有人整天守在微草的门口就怕他出什么幺蛾子破坏他在粉丝心中的形象。甚至连微草的那群后辈都省心的不得了,他几乎找不到任何需要他的地方了。

拉着行李箱回到家里的时候天色还没彻底暗下来,至少王杰希还能看到小区里的野猫四处晃荡。黑色的尾巴在空中转了转最后缠住了自己的脚踝,僵硬了一整天的表情此时终于露出一点暖色。

“你也没有地方可以去吗?”

自己低喃出声后王杰希拂过小猫头颅的动作一顿,目光里升起一股迷惑。

也……吗?②

还不等他反应,小猫率先一步咬上了他的衣服。裤腿处的布料瞬间被扯开一个小口。浅色的衣服,是他最后一件微草队服了。王杰希在布料破碎的瞬间分明听到了被什么其他的东西被打破一样。此刻一个念头才终于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他,王杰希,退役了。

此后他与微草的关系不过是一个前任队长的挂名称号。此后微草再多的奖杯他都无缘亲手捧起。

泪腺忽然不受控制,视线模糊成一片。二十好几的人,在众人眼中成熟稳重的人此刻竟然酸了鼻尖。

“哭了啊,这么舍不得?”

声音被压着飘到了他的耳朵里。少年音色早就消退的无影无踪,只是语气依旧熟悉到他能第一时间就能分辨出来。

――什么?他?我不允许!

――那就证明给我看啊!就这个赛季!

――冠军,我们是冠军。

――啊,累了啊,所以就走了。那,再见咯队长。

王杰希抬头,略长的头发越过眉梢,弄的他眼睛有些发痒。对面那人的模样就不怎么模糊的传到他眼前。

那人叹了口气,似是有些无奈,他一向十分偏爱的那双眼睛也弯起一个小小的,熟悉的弧度。

他轻轻挥手,赶走王杰希身边那只小猫,而后把王杰希拽起来。生拉硬拽。王杰希只觉得他下一秒就要重心不稳倒在这人身上了。

“方――”

名字还没完整的叫出声,他就已经被方士谦拉在了怀里。一厘米的差距足够他的额头靠在方士谦的脖颈处。方士谦穿了一声闲装,浅色的衣服很快被染上一小块深色。

“你轻点挣开我,我劲儿不大,抱不住你。”③

方士谦的声音染上了暖意,比什么啤酒都来的烈,也来的温和。王杰希的动作一滞,整个人僵在了方士谦怀里。许久之后他才推开方士谦。眼角黏湿一片,连带着方士谦的衣服都落上了几根眼睫毛。

“谢谢。”

王杰希的声音软了不止一度,虽然他面上仍旧一副波澜不惊。久违的和方士谦面对面,王杰希少有的生出一股心虚感。

明明当初最先开始闹的人是方士谦。最先走的人是方士谦。最先放弃这段感情的人是方士谦。而如今,心虚的人却是他自己。

“带你去个地方。”

话音全都被风打散,落在王杰希耳里时只剩几个破碎的音节。方士谦先他的反应一步,握住他的左手然后带着他在大街上奔跑。

还没入夏的夜里带着几分萧瑟,凉风吹过面庞的时候王杰希隐约听到了一句什么话,随后又被方士谦忽然的停步撞了一下。④

疑惑没来得及出口,他的声音带着电子的卡顿转了好几个弯有回到他自己的耳朵里。

“这次英杰表现的很好。足够撑起队长这个位置。微草的大家都很努力,也都很有天赋。”

“顺便说一句。”

“我打算退役了。”

留给那个曾经的自己的镜头至此已经是全部。小网吧里的设备不太好,所以重播中带了些嘈杂的杂音。

“我还记得当初你嫌我退役的那么突然,连声招呼都不打,”方士谦忽然仰起头,冲着高处电子屏里的王杰希咧出一个过分好看的笑,随后才缓缓的冲王杰希道,“没想到你居然也学我啊,就这么退役了真的好?”

好啊,很好。

王杰希想。

他一向喜欢出人意料的事情。那种把未知当做敌人随时警戒的时刻实在太刺激。就像荣耀。坐在电脑这端的自己永远不知道对面的人下一秒会做出什么举动,而他的乐趣正是分析对方的举动然后给予最致命的一击。

那是刚出道时还未成年的小魔术师最喜欢的事情了。

“嗯。”

他轻应一声算作回答。账号卡一秒就被摆在自己面前,方士谦笑着问他,“再来一局?很久没和你JJC了吧。”

那是。我哪有那时间……我哪能找到你呢。⑤

“不了。”王杰希想,他今天已经够累了。抬腿走一步他都觉得需要花他太多力气,更不用说是和方士谦JJC了。

下一刻方士谦已经替他登录账号卡。

王不留行被他就在了微草。此刻正安稳的放在高英杰的桌子上。而面前这张卡无论装备还是属性竟然同王不留行所差无二。他抬眼去看名字――沧海为水。⑥

笑意忽然就爬上了他嘴角。这算是方士谦这个开窍迟的蠢家伙难得一见的表白吗。笨拙到极致了。

他反而欢喜。

他偷偷往方士谦那边看去,心里忽然腾升出一些失望。只是一张普通的账号卡,是术士。

“开始吧,”方士谦好似完全没有察觉他的心情变化,活动了一下手关节蓄势待发。

在第三次把方士谦操纵的账号卡逼入绝境的时候王杰希双手离开了键盘。

“方士谦。”

“什么?”

王杰希眼神忽闪了一瞬,刚打算说话,耳边就被电子屏中的声音包围。

“这辈子只认王杰希这一个联盟最好的队长了!他是光啊。”

“王队!退役了也要多发微博啊!我们等着呢。”

“从第三赛季到第十三赛季,十年的队长,王队我就认你一个了啊!王杰希粉丝后援会永远都活着啊!”

后期剪辑只留了几个女生的话,无一例外皆是满眼泪花,满腔热血挡不住的哭腔。他忽然就落了泪。

随后是大混剪。各式声音混在一起,无一例外都是“王队我喜欢你啊”“王杰希!王杰希!”这样的话。

分明没有什么其他的东西了,他却跟着电视中那群人一起模糊了眼睛。他忽然记起来他来到微草训练营的那天。

他刚和父母吵完架的那天。

小小的少年形单影只的月色下,跟着林杰站在了微草的门口。

“我会拿冠军。”

十几的孩子,声音带着青春期独有的清脆,话语却厚重到穿越了时空。十年,或许更多。所有的质疑都被他踩在脚下,而此刻所有的荣光都化为乌有。

值得吗?

不值得啊,当然不值得。⑦

这么想着,王杰希笑出来声。而后有人拉起他的手,泛着凉意的金属环被人套在了无名指上,指尾的温度暖和了整个戒指,而后他听到方士谦的声音。

穿过岁月和时光,和许多年前的那个夏天,第五赛季的夏天重合。

――王杰希。我这人缺点有不少,我承认。可我又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喜欢你。你乐意和我共度余生吗。

十来年的场景如同幻灯片一样闪过,此刻的周遭太静,王杰希甚至听到了心脏的跳动声。

他这十几年来的日子怎么过得跟晚间八点档的狗血剧呢。年少叛逆跑去打电竞,不按常理出牌找个了男朋友,当队长一当就是十年,最后退役还赚了满钵眼泪。就连很久没有联系的对象都忽然跑出来深情表白。

这人难得的在紧张,握着他的那只手明显在出汗。

王杰希忽然就释然了。

我他妈的怎么就这么乐意呢。

――――――――

①“苦涩忽然从心底蔓延到喉咙里,王杰希也说不准到底是今晚的啤酒太苦还是这里的烟味儿太浓,竟然呛得他打心底儿的难受。”:杰希退役,舍不得这份这么久的荣耀,所以是真的心里苦,但是不承认,自己也没意识到,所以是啤酒苦,烟味儿呛。

【是的杰希怎么说都对!】

②“也……吗?”:明面上是小猫无家可归,杰希说“也”其实是因为微草这个地方,已经是家了。就算退役是早就注定早就决定了的,杰希也还没真正清楚的意识到他从此就离开了。但其实潜意识里,退役了,离开微草了,也就离开了“家”。故而是“也”。

③“你轻点挣开我,我劲儿不大,抱不住你。”:谦谦这么说是为了防止杰希挣脱他。杰希一个人蹲在地上快哭了,谦谦就心疼了,抱着杰希但是心里清楚杰希肯定不会放任他自己这么脆弱的,所以索性反话一说,让杰希安心的抱一会儿。

④“凉风吹过面庞的时候王杰希隐约听到了一句什么话”:是私心。原本我想着让谦谦一个怂货趁机说一句“我在呢”来着。

⑤“那是。我哪有那时间……我哪能找到你呢。”:是杰希其实很想再找谦谦的,不过除了网络之外两人很少见面了(类似于默认分手)。

⑥“他抬眼去看名字――沧海为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大概是谦谦想告诉杰希老子还是喜欢你怎么滴吧。后文谦谦的账号卡没有说名字是因为谦谦的这张并不是跟杰希cp的那一张。那一张是守护天使,名字叫“巫山有云”。

⑦“不值得啊,当然不值得。”:说实话,从另一种人的角度来看,我们投入的所有确实不值得,但是,像杰希后来说的,“我她妈的怎么就这么乐意呢”。

【全文伏笔我自己揭,就为了凑字数。求一些梗,最近写文不知道写什么,写了些乱七八糟的您诸位见笑, @人格已分裂 ,啊,别挑刺我心脏不好qwq】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一定是真爱没错了】

评论(6)
热度(81)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