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柯基反攻守则】•⑩

10.利剑所指的方向,诅咒也将如影随行。接下来蓝雨的荣耀,将是喻文州和黄少天的双核时代。

凡事有了目标,日子过的也快。哪怕是那种激烈而又直挑人心弦的比赛,也不过是转眼罢了。

黄少天站在台上,盯着喻文州眨了眨眼,还有些缓不过神来。

“冠军?”

“冠军。”

喻文州微笑着,语气坚定。

“冠军!”黄少天扑了过来,抱着喻文州。

“文州,我们是冠军,我说过的,蓝雨王者,有我守护你,剑与诅咒是无敌的!”

黄少天把额头搁在喻文州肩膀上,带着激动,所以声线有些显而易见的颤抖,双手却紧紧的环着喻文州的腰,很稳。

台下的闪光灯还在亮,喻文州看到黄少天眼里莽然升起的欢喜,叹了口气,揉了揉黄少天的发旋。

“对,我们是冠军。”

温柔而又坚定的声音响起,对着黄少天,对着各家媒体,也是对着自己。

双手还是有些颤抖,却也毫不动摇的回抱着黄少天。两人之间紧紧相依,没有空隙。

这夜,整个蓝雨都在欢喜中。

“文州,这次我们就在酒店办一个庆功宴吧。”

“嗯,时间呢。”

“大概得准备准备。”

“好,到时候通知吧。”

喻文州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嘴角就挂着笑,身旁情绪明显是欢愉的。

刚到训练室,黄少天明亮的嗓音传来。

“哈哈哈这次看微草的人怎么说我们蓝雨冠军啊蓝雨冠军看他们还好不好说队长的手速他们嫌弃队长手速有本事你们拿冠军啊郑轩你说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啊。”

郑轩歪在椅子上,上半身趴在电脑桌上,丝毫没有再听黄少天说话,只是时不时的应一声。

“是,是。黄少你说的对。”

“少天,去K市吗。”

喻文州走进来,握着黄少天的手,看着黄少天。黄少天瞬间不敢再动,头偏过去,眼神乱转。

本来黄少天还没有这么容易害羞,可刚刚脑子里还想着要正式的向喻文州告白,喻文州就如此温柔的出现在他身边,顿时脑子里就直冒热气。

“啊,嗯……你去吗?”

“去啊。”喻文州盯着黄少天,话里满是笑意,“去还愿。”

还愿。感谢难得信任命运,而命运如此厚待他。

“什么时候啊。”

“今天晚上。”

“啊?那我赶紧买票啊。队长你都不早说在这样随便安排行程我就不理你了啊队长。”

黄少天掏出手机,手忙脚乱的点开应用打算订票。

“少天。”喻文州摁住黄少天的手,两人的温度相传,直直暖入心头。

“队长…训练室里还有人”黄少天说话着向四周看着,话忽然顿住。周围人都走了,空荡荡的只剩电脑和他们两个。

“跑的到挺快。”黄少天不满的嘟囔着。

“我已经帮你订好了。”

“……什么?你就不怕我不去?”黄少天瞬间觉得自己傻透了,瞪着喻文州。

“那我就把少天绑了去啊。”

“心脏…”真附和你这性格。

黄少天抽出手,“走了,等会儿迟了怎么办。”

“好,走了。”喻文州追上黄少天,再次握住黄少天的手,黄少天象征性的挣了挣,脱不开,也就随他去了。

喻文州轻笑,少天怎么可能不去呢。

刚到K市,张佳乐就找来了,“黄少天,喏,这是你上次让我给你弄的,孙哲平帮你弄好了,拿去。”

“张佳乐!你怎么赶的这么巧。”黄少天恼羞成怒般吼着,后来声音也低了下来。

“黄少天你吼什么呢,来让我抱抱,沾沾冠军的喜气啊。”张佳乐抱了抱黄少天。

“恭喜。”淡淡的,黄少天听到张佳乐说。

黄少天用力回抱了张佳乐,努力想把他从来没看过的情绪消融。

“二乐……”

“放心,我没事,先走了啊。这次你们好好玩,下次再来我请你们。”张佳乐笑了笑,推开黄少天。甩了甩手,转身离去。

说起来,不知怎么的,黄少天和张佳乐倒是熟了不少。

“少天。”喻文州在一旁,看着黄少天手里的包裹,“少天拖张佳乐前辈做了什么呢。”

“没什么,倒是文州你不是说要还愿吗要去哪儿啊我们先走吧还有老板给办的庆功宴呢是不是啊我们走吧。”

“走吧,去枫树林。”

枫树林?黄少天想,那地方还不错,如果告白倒也合适。

喻文州虽说是来还愿的,可这时候大概是很难得见枫叶漫天了,只得走了走,就打算离开了。还是上次那个宾馆,住一晚上,第二天回去,也花不了多少钱。

喻文州正有些可惜,却感觉身旁少了人,转头,原本就不怎么高的人又低了一大截,单膝跪着,手里拿着冠军戒指。

“队长…不是,文州。我一直在想我到底喜欢你什么。虽然说其实我也说不上来,嗯…大概是从青训营针对你开始。咳,那时对不起,不过我喜欢你,这是从那时起的根,你愿意一直陪着我,把喜欢变成爱,把待在一起变做习惯吗。喻文州,我喜欢你,从很久很久以前,到很久很久以后。”

黄少天的脸上还是有些红晕,声音也时大时小,磕磕绊绊的,好不容易说完。

喻文州感到一阵风吹过,吹得自己有些迷糊,眼前被已经泛黄了的枫叶所占领,只是直直的盯着黄少天所在的方向,温柔到极点。一步一步走近,“少天。”

然后伸手。

“少天都拿出来了,不打算帮我戴上吗?”

黄少天愣了愣,脸被瞬间烧红。

急急忙忙的站起,把戒指带在喻文州的中指上。喻文州轻笑,“少天不觉得有些大了吗。”

黄少天一时没反应过来。喻文州只得自己动手,摘下,带在无名指上。

“等会去了我再给少天带上吧,少天忽然表白也不告诉我一声。”喻文州话里还带着笑,只是目光一直盯着黄少天。

少天真是,看来今天,我得做些什么了啊。

喻文州这么想着,拉着黄少天,走的有些匆忙。

http://www.jianshu.com/p/45ccbd1fb1c0

(反正是手机,评论里有也链接,大家乐意看了复制一下,嫌麻烦了就算了,我反正不想再看了……我简单的概括一下……)

———反正他们做了些不让写的事———

之后,黄少天在迷迷糊糊中醒来过一次。一睁眼就是喻文州那张温润的脸,觉得这样也挺好,便往喻文州怀里蹭了蹭,又睡了过去。

珍惜现在就好了,该来的总会来,所以,管他呢。

就像后来。

后来,叶秋忽然退役,却在一年后用叶修这个名字带领新秀重出,拿了冠军。

后来,方锐一个人,转型,再封神。

后来,林敬言出现在霸图,默默陪伴方锐,守护梦想。

后来,张佳乐退役,又在霸图复出,带着两个人的梦咬牙坚持。

后来,剑与诅咒大放光彩,带领蓝雨逐步前进。

后来,微草的战略中心逐渐转移,王杰希也卸下重担,魔术师打法重现。

后来,邱非在嘉世王朝的废墟中,举旗为王。

后来,苏沐秋这个名字逐渐为众人所知,叹惋。

后来,国家之间举行了第一届世界邀请赛,去了瑞士,苏黎世。

后来,大家一起奋力拼搏,为了同一个目标。

冠军。

不管怎样,现在的他们在一起为了荣耀,也为了彼此的微笑,努力着。而他,也如同夜雨声烦保护索克萨尔般,守护在喻文州身边,就够了。

不是吗?

——————————

(我觉得我会死很久很久很久……来人,把朕的肾宝片拿来……)

(差不多就完了,剩下的就是番外了……终于完了是吧……)

(哭……累啊,看了觉得毁眼睛的不要找我聊天知道吗……我也累的)

评论(7)
热度(22)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