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肖戴】愿打愿挨

点文第一弹,肖时钦漫漫追妻路,写的乱七八糟的,还烂尾了。很抱歉点文的姑娘啊。

@弄影YL ,您的肖戴已到货,请签收~

预警:微量方王,喻黄。

===================

雷霆。

坐落在梼杌山脚的一方势力。虽说基础不怎么好,兵力不怎么强;但凭着它当家的那满是计谋的大脑,和那一手造甲的好本事,在各方势力眼中也算是一座活火山。

随时会爆炸的那种。

最近几年雷霆的名气空前的盛,除了这当家的以外,还是要靠最近扬名的一个小姑娘——鸾珞音尘。

一手一包毒药,就能把大半个军队给搞散了。

也多亏了这小姑娘啊是个孩子心性,隔三差五的闹一闹,把雷霆内部也是搅的不怎么安宁。

“当家的啊,戴姑娘又不见了!”方学才拿着一封信闯进了肖时钦屋里,话语里虽然有几分急切,更多的却是一种看好戏的心理。看着肖时钦仔仔细细读着那信,方学才满心满脸表现的都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巴不得把那些平日里雷霆上下窃窃私语的话都说了。

怎么想的,就怎么说。方学才也是平日里跟在肖时钦左右,自然也清楚肖时钦的秉性,笑嘻嘻的对着肖时钦开了嘴炮:“当家的呀,不是我说你,你看小戴姑娘平时对着我们都说你怎么怎么好,明显是喜欢你。你却对人家爱搭不理的,这下好了,大概是你前些日子对人家冷淡了些,人家姑娘就跑了吧,还不快去追人家?”

一顿说教。

等方学才说完,肖时钦也把手里的信放在桌上,一双眼里竟溢满的温柔。

肖时钦随意的扫了方学才一眼,大大方方的饮起茶来。

淡淡的香味儿烘的人心情也暖和了不少,肖时钦扬手叫方学才过来,原本怀里的包袱也递给方学才。

“这是蓝雨当家的要的武器,我看你最近闲的慌,那你就把这东西送去蓝雨吧。”肖时钦温声开口,和颜悦色,可看着就是有些不怎么对劲儿。

“当家的,当家的你让我去蓝雨?不要啊你怎么忍心让我一个人去面对蓝雨的话唠和心脏!当家的你不爱我了你……我错了我这就出发,还有当家的你总该去找找戴姑娘吧。”方学才的自我挣扎才开始没几句就放弃了,一脸深沉的拍了拍肖时钦的肩膀,逃难似的跑了。

肖时钦摇摇头,随便理了理包袱,把信妥帖放好,准备出门。

至于目的地,信里说的很明确了。

穷奇山麓,微草大堂。

微草的位置虽说不似兴欣那般古怪,却也不在什么好去的地方。

肖时钦一身轻装,到了那大堂里也累的够呛;一进门却被人拿着灭绝星辰好好招待了一番。

“王当家?”肖时钦向后退了一步,有些疑惑,却见了另一张面孔。 那人眉眼凌厉,一只手向后不知道护着什么,拿着灭绝星辰的手紧紧握着,直指肖时钦要害。

肖时钦忽然了然,“治疗之神?方当家的?”

可方士谦不是前些年就离开微草去各地游玩去了吗,还对外宣称是退隐江湖了。

方士谦见来人似乎也不是什么对微草有不轨之心的人,收起了灭绝星辰。其实还有一个原因,方士谦对这人还是有些印象的。

“肖…时钦?雷霆当家?”方士谦往后一退,坐在了椅子上,手里牵的人也露了模样。

倒是像缩小了的王杰希一般,不过少了些平日里的严谨和认真。眉头一皱,缩小版的王杰希眼里就含了泪水,似乎轻轻一皱眼泪就能落下来。方士谦也没管肖时钦在场,一双救人的手就抱起了小孩,柔声细语的哄着小孩儿。

“杰希?杰希你怎么了?是不是饿了?我带你去街上逛逛好不好?”方士谦倒是急切,几句问话却把肖时钦震了一震。

“这…是王当家?”

方士谦抱起王杰希就要出门,却忽然停了下来,“是。还有杰希变成这样可是你们雷霆的那个小姑娘弄的,你可得负责把杰希变回来。”

方士谦盯着肖时钦,十分认真。忽的方士谦一皱眉,肖时钦差点以为方士谦又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却见方士谦无奈的扯起嘴角,捏了捏王杰希的两颊,“小祖宗哟,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偏要拽我衣服?”却是没舍得把王杰希的手拽下来。

肖时钦恍然想起些事情,晃了神;又反映过来,温润开口:“阿琦她也是孩子心性,这药的话,应该明天药性就过了吧。”又看着面前的方王二人,有些不解,“方当家,你为什么……这么宠着王当家的。”

虽然早有传闻说这些一方势力的当家素有龙阳之好,但也不至于宠成这样吧。

却见方士谦一笑,看着王杰希温柔开口,“因为我喜欢他呀,大概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吧。”

肖时钦有些愣,看着远去的身影还有些茫然:“那能告诉我阿琦还在这儿吗?”

方士谦挥了挥手,没回头,只是远远传来一声“蓝雨”,就不见了人影。

蓝雨啊。

肖时钦无奈的笑笑,这姑娘也是……挺喜欢到处跑的。不过也挺可爱。

其实戴妍琦并不是生来就是雷霆的人。当时不过是孩子脾气,依仗着一身会医会毒的本事,却把几家势力与朝廷镇守南方的军队得罪了;逃难似的逃到了雷霆。

雷霆当时刚刚到了肖时钦手里,把雷霆内部好好清理了一番,因着肖时钦的一手好手艺,各方都忌惮几分。而那时嘉世的却邪从叶修手里传到了孙翔,嘉世差人让肖时钦好好修理优化。

雷霆刚刚开始,没多少能与其他势力的抗衡的能力;其他人也只能看着肖时钦每天一宿一宿的研究,原本清瘦的脸庞更显消瘦。

而戴妍琦的出现,给当时的雷霆硬是多了几分活力。

“当家的当家的该吃饭了!看我给你做的红烧鲫鱼!”

“阿琦,乖,你先去吃饭的。等我把却邪的改造图画完我就吃饭。”肖时钦摸了摸戴妍琦的发旋,朝戴妍琦笑笑,却被戴妍琦的笑晃了眼。

“当家的,当家的你就尝一口吧。”

“好好好,阿琦也要按时吃饭啊。”

等肖时钦吃完饭,才发觉身子已经麻痹了。不用想就知道是戴妍琦下的手。

“阿琦。”肖时钦有些无奈,却也没有办法。对这么一个小女孩,肖时钦也没法对她责训。只能看着戴妍琦冲他吐了吐舌头,“当家的你就好好休息吧,学才哥他们也很担心你呢。”

戴妍琦当然也是把雷霆当成家的,却忽然在某一天发觉了自己对肖时钦似乎有些不一样的感觉。却对着肖时钦一点都没表现出来。

大大咧咧的。

小姑娘的心思终于被看破其实是在肖时钦从嘉世回来之后。那时的人们都在说肖时钦大概是不会再会雷霆了,待在嘉世可比拖着雷霆好得多。

可肖时钦还是回来了。

肖时钦站在雷霆门口,总有一股回家的感觉。

他期待雷霆的人一个一个给他拥抱,告诉他欢迎回来。

但他更期待那个小姑娘冲出来,扬着笑脸告诉他欢迎回来。

然后戴妍琦就冲了出来,脸上满溢笑意,就给肖时钦一个大大的拥抱。整个人却在扑进肖时钦怀里哭了出来。把肖时钦吓得够呛。慢慢的哄着小姑娘,任由他的小姑娘将鼻涕眼泪通通抹到自己的衣裳上。

最后终于得了一句。

“欢迎回家。”

肖时钦现在想起来,还是忍不住扬起嘴角。那个“家”字,一直是直戳内心。

抬眼,便是蓝雨。

喻文州早就候在了门口。

肖时钦弯腰行了个小礼,直入主题,“阿琦她现在还在蓝雨吗?”

喻文州还没搭话,一旁就有人抢着说话:“阿琦?戴妍琦?鸾珞音尘?!那个小姑娘是挺可爱的,可是时不时的在我们食物里下一些奇奇怪怪的药,有这样的人吗?要不是文州聪明,我们整个蓝雨就都栽了!”

喻文州拉住黄少天,黄少天就闭了嘴;只是一扯,旁边的人就跌了出来,“当家的……”

“学才?”肖时钦有这些疑惑,只能看着喻文州,求个答案。

喻文州抿了口茶,轻轻扬起下颚点了一点,看向肖时钦。

肖时钦了然的点头,“又是阿琦下的药?”语气倒是十分肯定。只是提起戴妍琦的时候眉眼里都是看得见的宠溺。

方学才一个人不能动,僵在地上,只是看着肖时钦忽然有了一股自家当家的终于开窍了的感觉。

肖时钦刚打算开口询问戴妍琦的去向,一封信就被递到了肖时钦眼前。

清秀的字迹硬是把肖时钦的心情迎上天际。

肖时钦亲启:

         当家的,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你应该到蓝雨了吧,学才哥身上药的药性也再过一会儿就可以解了。我承认啊,我喜欢你,所以很抱歉让你跑了那么多天还给你惹了一些麻烦。不过谁让你不理我的。

         其实说起来,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喜欢上你的,可能是日久生情?反正我也是可以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我喜欢你的了。不过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解铃还须系铃人嘛,所以我先离开蓝雨了。至于我去了哪里?当家的,你猜猜呗。那里是一切开始的地方啊。

        嗯,就是这样了。说起来,肖时钦这个名字很好听呀,写起来也好看。

                                                           戴妍琦亲笔

肖时钦好笑一声,细细折了信放进衣裳里。

捂了捂信所在的位置——也是心脏所在的位置,肖时钦趁着夕阳,望向雷霆所在的方向。

一切开始的地方,不就是雷霆吗。

一旁的黄少天絮絮叨叨的讲着什么,喻文州细心听着,很是温馨。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吗?

肖时钦觉得,决定连夜兼程赶回雷霆的自己对戴妍琦大抵也是这样。

毕竟那个姑娘,可是他这一生遇到的,最为耀眼的太阳;也是他这一生遇到的,最想深爱的人。

评论(5)
热度(55)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