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方王/短篇/HE】药石无医

……这个,那个……不甜……不虐……特平淡……意识流……别嫌弃我呀QAQQ

说起来,我发现越到开学我越想更文,这是不是在说我学习更文要二选一呢。不,你想多了,它的意思是———划重点———我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怎么假期越少,我心越荡~

原梗——原著方王双向暗恋小甜文

除了前两个我似乎什么都没做到……二分之一了也挺好的是吧【你奏凯hhh

所有的交给点文人评价,请签收~ @凌霄

2017.2.5

↹↹↹↹↹↹↹↹↹↹

  ——如果说这世上有与爱情同样美丽的事物,那么一定是风信子。
  

  方士谦是在傍晚三点多醒来的。
  
  那时的月色正好看,淡淡的颜色撒进微草的宿舍里;而方士谦却捏着一瓣白色的花瓣发呆。
  
  把花瓣转过来转过去,照着月光背着月光看了个仔细,方士谦却还是没瞧出什么名堂。喉咙里似乎有点不舒服,方士谦轻轻一咳嗽,就又有几瓣白色的,轻柔的花瓣飞了出来。
  
  方士谦没搞懂这是怎么回事,自然也不会逼着自己去研究,有些无奈的把花瓣随手扔到地上转了个身就睡去了。
  
  自然也就错过了那个轻轻打开门,看到方士谦睡得正熟后,安心离开的清冷身影。
  
  方士谦再次觉得自己确实是有些不对劲是在训练室的时候。后辈们都在认认真真的训练,只剩得在四处指点的王杰希和装模作样却无所事事的方士谦自己。
  
  修长的手指正在键盘上灵活的动作着,方士谦的目光却是一直随着王杰希而游动。
  
  方士谦看到王杰希坐在桌前微微皱眉,看到王杰希抿了口温水时弯起的眸子,看到王杰希伸手在刘小别的屏幕前比划着,看到王杰希轻轻拍在袁柏清肩上的手,看到王杰希似乎转过了头……
  
  方士谦手忙脚乱的转过头去,手下一乱,屏幕在那一瞬间浮现了荣耀两个字,冬虫夏草躺在场景图上,方士谦却是偷偷的松了口气。移动着鼠标,开始下一轮的训练,方士谦自然没看到王杰希偏过头时弯起的嘴角和满溢的笑意。
  
  然后方士谦轻轻的咳了一声,几片花瓣就出现在方士谦手中。其他人倒是没怎么注意,只是王杰希有些惊讶,不过也很好的藏了起来。
  
  “方士谦,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话,请个假就去医院看看吧。”
  
  王杰希有些官方的话闯进方士谦有些心不在焉的大脑里。
  
  “啊?哦,好,那我这就去了,小队长你记得我是请了假的啊。”
  
  方士谦自己没多在意的事却是被王杰希看了个仔细。王杰希盯着随意披着外套离开的方士谦,有些无奈的叹了叹气。张开手掌,原本该乖乖躺在方士谦床边的花瓣窝在王杰希的掌心。
  
  “花吐症?”
  
  王杰希没敢去多想。
 
二 
  
  “花吐症!”方士谦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医生,觉得这么玄幻的东西出现真是不可思议,“医生你确定?”
  
  坐在桌前的医生把百度出来的花吐症介绍给方士谦让他看了个清清楚楚。
  
  “当然不会错了。你可看好了,这就跟绝症似的,看你也条件不错,去试试吧,这病我没办法,只能看运气。”
  
  方士谦有些垂头丧气的,却又忽然腆着脸凑到了医生面前:“医生,那你帮我看看这花到底是什么?”
  
  “风信子。”
  
  虽然方士谦一直认为风信子这种花是不太适合自己,但是这花的花语挺适合自己的。
  
  ——暗恋。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是把方士谦那点压根不够看的小心思砸了个彻底。
  
  如果说真要问方士谦真有什么暗恋的人,那倒确实算是有一个。
  
  大概也是挺久以前了。方士谦那时候还是一个放荡不羁的小孩儿,凭着自己是职业选手,每天训练完闲着没事就去青训营里教育后辈。
  
  尤其是对着另一个小孩儿。
  
  “喂,王杰希,你这魔学道者是这么用的吗?你看看队长,照你这么用,王不留行要被虐了。”这话一出,王杰希倒是没受什么影响,方士谦却是被林杰笑着揉了揉头发,一句“别闹了”把所有的火焰通通灭掉。
  
  “才不是因为那个boss恰好被他清空血条了!”
  
  方士谦这么狡辩。
  
  然后就被王杰希一包甜点给收买了。
  
  两个小孩儿坐在板凳上看着星星就那么聊开了。
  
  “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啊?”
  
  “胡乱买的。”
  
  “戚,我明明看到你去问队长了,是不是我这么帅气潇洒,被我的魅力折服了啊?”
  
  “哎哟!王杰希你干什么?不要以为你比我小我就不敢打你!”
  
  在收获王杰希无奈的一个拳头之后,方士谦一手捂着头另一只手在王杰希面前比划。
  
  “爱吃不吃。”王杰希拿着甜点就要走,却被方士谦拽住,抢了过去。
  
  “别呀,知道你脸皮薄,我不笑你就是了,你又不吃还是给我吧。”那时的方士谦还没那么懂得撩人,也没有那些察言观色的本事,嘴里塞着甜点露给王杰希一个傻乎乎的笑;自然就错过了王杰希藏在碎发后有些微红的耳尖。
  

  但时间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原本两个人之间打打闹闹没什么大事,只是林杰没有丝毫通知的退役和王杰希的冷静接受,让方士谦的理智断了弦。
  
  一句我不准,把原本的嬉戏打闹通通撕裂;从此就是显而易见的针对。
  
  只是当方士谦第无数次给在电脑桌前睡着的王杰希披上衣服,第无数次给认真训练的王杰希备好热水,第无数次在训练时间盯着王杰希看,第无数次在复盘时仔细观察的王不留行一些出其不意的动作和冬虫夏草或防风很好的配合之后,他觉得似乎有什么事脱离了自己的控制。
  
  他似乎……不对,他,喜欢王杰希。
  
  方士谦并不是什么守旧刻板的人,只是当他看着王杰希时,忽然就有些怂了。
  
  像许多年前方士谦认为的,时间确实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
  
  比如不久之后的夺冠。还有,方士谦的退役。
  
  算是方士谦的过吧——想着花吐症也许会好呢,就没去做什么努力,毕竟这病没人能治。
  
  除了王杰希。
  
  不过方士谦也藏的很好,队里基本上没人发现。
  
  除了王杰希。
  
  退役那一天,方士谦意外的疯。
  
  唱歌也好,喝酒也罢;方士谦都是仗着自己已经不是职业选手了,霸住麦,也喝了个酩酊大醉。王杰希也在那时重新见了回当初的方士谦。
  
  放荡不羁,狂妄幼稚。
  
  很可爱。
  
  王杰希在心里这么评价。
  
  后来大家回了微草,顺便帮着王杰希把方士谦扶回了微草的宿舍。
  
  对于王杰希来说,那或许是个不眠之夜。
  
  把方士谦送回宿舍后,王杰希没急着回自己的房间,只是跪坐在床边,趁着月光正亮盯着方士谦就有些舍不得了。
  
  “方士谦。”王杰希的目光顺着方士谦的眉眼游动,“我们是不是在那天之后就没这么安静的在一起待着了。”
  
  “或许吧。”王杰希自然知道方士谦已经睡着了,于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其实我觉得可能是我的问题吧。我一直都想不通我到底为什么喜欢你。嗯……可能是因为你挺欠扁的吧。虽然你经常给我倒水,跟我顶嘴,也照顾过我。”
  
  “治疗之神啊,这么早退役做什么。”王杰希伸出手在方士谦头上戳了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说你离开了谁还能奶到我,谁还能帮我把那些甜到腻的东西都吃了呢。”
  
  方士谦无意识的皱了皱眉,轻轻一咳嗽,几片花瓣飞了出来。王杰希一揽,就都乖乖的待在了王杰希手中。王杰希叹了口气,骂了句方士谦傻,却又轻轻的吻上那双微微张着的唇。
  
  “病该好了啊。”
  
  “士谦。”
  
  王杰希理了理方士谦搭在额头上的碎发,离开。
  

  方士谦最后还是谁都没有惊动就走了。只是在王杰希房间前停了一会儿。
  
  一会儿而已。
  
  魔术师该飞了。
  
  这是方士谦对于微草,最后的想法。
  
  然而方士谦还是再一次回到了微草门前,他站的不近,只是逆着光看他心上的那个人与微草队员一个一个的拥抱。
  
  “方士谦?”
  
  王杰希拉着行李打算离开,却被人挡住了去路。抬头,就是方士谦那张笑的有些傻的脸。
  
  “是啊,杰希有没有想我呢?”方士谦拿过王杰希手里的行李,故意在王杰希耳边吹了口气。
  
  “没有。”
  
  “那你也不能就这么走了啊,你可还欠我一个拥抱呢。”
  
  “那是你自己不要的。”
  
  “那我还欠你东西着呢。”方士谦拉住想要离开的王杰希,低头就吻了上去。
  
  “抱歉啊,让你等了这么久。不过你也真是的,退役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好来接你啊。”
  
  “谁要你接?不对……谁告诉你我是在等你了?”王杰希被方士谦这一吻弄的猝不及防,红着脸狡辩。
  
  方士谦盯着王杰希,最终还是笑了出来。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那么请杰希大神跟我去外国玩一个月可好?”
  
  “怎么,度蜜月啊?”王杰希瞪了方士谦一眼,只是默默的握住了方士谦放在身前做出邀请动作的手。
  
  “是啊,度蜜月。”
  
  方士谦觉得默契还真是一种不可言喻的东西。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举动,也能从中看出些不同来。
  
  “杰希。”
  
  “嗯?”
  
  “你觉得要是有东西是比爱还要美的,那该是什么?”
  
  “冠军!”
  
  “杰希啊”
  
  “风信子,够了吧。”
  
  王杰希有些不满的打断方士谦的话,在方士谦胳膊上蹭了蹭又睡了过去。
  
  方士谦有些无奈的看着只露出头发和耳尖的人,只能任由王杰希去睡觉。偏头看向窗外,只有不断后退的树,方士谦忽然觉得要是过去那么多年都是为了这一刻,为了这一个人的话,还不错。
  
  “是啊。是风信子呢。”

评论(16)
热度(39)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