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百日联文/段子】Day39

-最近大家都忙,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啦…我们大家都是认真的,喜欢这个联文。

-鞠躬,防风×王不留行,感谢观看ww

------------------

同居三十题•Ⅲ(9~12)

9、相隔两地的电话

防风是一个人自然醒的。睡得意识朦胧,伸手往旁边探了探,只碰得略显冰冷的被子。忽的被惊起一身冷汗,防风猛地坐起,看到床边放着的星坠才记起王不留行四天前去兴欣了。

--说是去兴欣看看一寸灰,顺便和君莫笑做个交易。

防风揉了揉糟乱的头发,开始习惯没有王不留行的第五天。

盥洗室格外的整洁。毛巾,牙膏,水杯……全都原原本本的摆在架子上。

防风叹了口气,随手拿起从表世界带回来的手机,摁着置顶的手机号码拨了出去。

忙音,忙音,忙音,忙…

“防风。”

电话那头传来满满的都是笑意的声音。

“怎么,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

王不留行一声轻笑,带着些电流的话透过手机流到防风耳中。防风甚至可以听到在王不留行声音之后,君莫笑和秋木苏打趣的声音。

“嗯,你早就知道我要打电话给你?”

防风在那么一瞬间忽然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干巴巴的问着。

他不过是想让王不留行待在他身边而已,和他一起起床,催促他洗漱,和他聊天,逗堂里的后辈们玩。

所有的情绪都在一刹那爆发,防风觉得反正是电话里,也不丢人。于是抢着王不留行的话头抢先开口。

“留行,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啊。”

防风一向表现的温柔,忽然带着撒娇意味的话把王不留行的心揪了一下。虽说心里清楚防风不过是发发牢骚,王不留行却依旧忍不住想哄一哄自家爱人。

“我很快就回来了,不过是简简单单的在兴欣住几天罢了。”

“可是我想你。”

“我也想你,归心似箭的那种想。”

两人对着话,君莫笑时不时的“噫”一声,也被王不留行的一瞪收敛了些。

风吹进屋子,阳光照在床上。敲门声也突兀的响了起来。是独活来找防风询问一些事。防风这才发觉王不留行已经陪着他讲了一上午,有些不怎么好意思的清了清喉咙,防风开口:“留行,你去忙吧,好像又打扰了你挺久的。”

王不留行愣了愣,“噗嗤”一声笑,“你我之间还说打扰?防风你不会是有事忙了就打算挂电话了吧。”

防风挑了挑眉,纵然知道王不留行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却依旧把这一套动作做的完美,“哪能,不过是觉得你大人物事情多啊,我还巴不得多和你聊聊呢。”

独活在一旁看着忽然有些害怕,觉得自己这时候来似乎不合时机。

王不留行那边好像也是有人在等着,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防风果断的道了声再见把电话挂了,只是有一股熟悉的感觉溢上心头。

暗暗骂了自己一句,防风摇摇头。

再怎么样,这人不还是中草堂主吗?不还是自己的爱人吗?

那还担心什么。

10、早安吻

防风睡觉不老实,可王不留行睡觉更不老实。或许是被王杰希魔术师打法带坏了些,睡觉时也和对战时一样,姿势变幻莫测。别人拿这位堂主大大依然没有办法,防风却很是喜欢王不留行这个习惯。

王不留行睡觉时是乖乖的平躺着,经过大半夜的移动,等早上的时候已经是如同小孩子一样把头埋在防风胸口处,觉得不怎么舒服时还蹭一蹭。

像只猫似的。

等早上的喧嚣声响起,王不留行也就张开有些迷茫的眼睛,缓了许久才起身。

顺便把防风叫醒。

然后有着起床气的防风就会不满的皱皱眉头,拉过王不留行就吻了上去。

压住人的身体,缓缓的吻住人的唇。在清醒后低头蹭蹭王不留行的鼻尖,满意的看到王不留行通红的耳尖后翻身起来。

趁着阳光的暖意,一句“早安”把王不留行哄得没了脾气,只得摸了摸有些充血的唇,瞪了防风一眼,然后起床。

日复一日,从不厌倦。

11、替对方挑衣服

防风偶尔也会吃飞醋。

像上一次玩国王游戏时,王不留行被指定要穿着索克萨尔的衣服拍个姿势拍照。防风当时玩的开心,之后却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结果硬是把事实给想成了一部狗血剧。

于是防风在某一个天气晴朗的上午,王不留行出门前,把一套白色的衣服放在王不留行面前。

王不留行看着防风的动作就知道这人又是吃醋了。乖乖的换好衣服,王不留行挑着眉,眼神扫着防风。忽而有松了眉头,拿出一套同色系的外袍给防风穿上。

防风自然也懂得王不留行的意思,在王不留行系纽扣时故意低下了头,唇就挨到了王不留行的耳侧,刻意撩拨着王不留行。

王不留行系好后直接推了防风一把,却没有太多的愠色。

“走吧,得去给飞刀剑买些东西。”

王不留行一本正紧的拉着防风的手,打算出门,却被防风拉住。防风刻意把目光停在衣服上,又盯着王不留行笑道:“这,算不算是情侣装啊。”

丝毫没有自己吃飞醋的自觉性。

“当然算了,这可是我们一起买的。”王不留行点点头,装出来的那份严肃快要被笑意淹没。

防风知道王不留行的秉性,那份飞醋也在此刻消失殆尽,只是觉得这人怎么这么好。

独一无二的好。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防风偶尔会和王不留行谈一谈动物。

像雪豹,海冬青,老虎这样的动物,也会谈一些关于猫啊,狗啊,仓鼠啊这些适合做宠物的动物。

“留行,要不我们也养一只宠物吧。”

“太麻烦了。”

“不麻烦的,你看猫多可爱,能趴我怀里撒娇,能陪着我,毛茸茸的揉起来一定很舒服。”

王不留行眯了眯眼,在沙发上翻了个身就躺在了防风怀里,抬起前额在防风脸上蹭了蹭,还玩心大发的“喵~”了一声。

趁着防风没反应过来,问题就提了出来:“我可爱还是猫可爱啊?”

“你可爱,你最可爱。”防风失笑,搂住怀里的人。

“那还要养宠物吗?还要养猫?”

“不养了,管不了这么多。有一只就够了。”

防风故作深沉,捧着王不留行的脸,“看我们家的猫,多可爱。”

王不留行故作恼怒,起身就要走,却被防风拦住。

由于贴的太近,防风身上的洗浴品的味道被王不留行嗅了个一清二楚。

淡淡的薰衣草味。

王不留行实在不懂自己怎么会在这时走神,登时敛起神色,握住手放在防风胸口,像猫抓人时划了一划。

“喵。”

故意的凑在防风耳边,王不留行再次拉着声线学了一声,趁防风不注意时离开。只留防风一个人站在那里,哭笑不得。

有这一尊祖宗,哪敢再养其他宠物呢。

只此一人,一生足矣。

评论(2)
热度(31)
  1. 雨笙柠檬本lo已死 转载了此文字
  2. 慕·紫本lo已死 转载了此文字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