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不期而愈(方王-19)

(十九)

叶修的眼神在柳非和方士谦之间打转,其中笑意从眼角显露。方士谦冲柳非摆手,转头给了叶修一个眼神把人轰出去。叶修吹了个口哨一副“哥懂,哥懂”的表情,方士谦只觉得被气的不成,就差一拳怼上去。

叶修到底也是混了许多年的人,把挤进来的几个人挨个扫了几眼就心里有了数,出门时顺手把门一关。还没忘了跟方士谦知会一声有事找他,他会考虑帮帮忙。

少了叶修这么个能跟方士谦侃天侃地的人,屋子里就安静了不少,方士谦往后靠在了枕头上,“英杰没来?”袁柏清笑嘻嘻的坐在病床旁的椅子上,“英杰那可是未来的队长,人家可不跟我们似的闲的没事听八卦是吧。”

“来看我原来是闲的没事儿啊,”方士谦点点头笑道。这么说着方士谦转了转拳头,不可避免的带着输液管跟着动,袁柏清赶忙摁下方士谦的手,“师傅你别乱动啊,你把这些葡萄糖啊什么的输完再蹦哒啊,不然你出事了等队长回来我怎么交代啊。”

话一出口,袁柏清就觉得哪里不对劲。背后那三个人的目光刺的他心里打颤不说,单是方士谦一个人他都招架不住啊。袁柏清扭头寻求支援,刘小别给了他一个“你活该”的眼神,试图帮袁柏清一把:“方前辈你别多想啊”

“我有说什么吗?”

方士谦嘴角勾着,看柳非咬着牙把刘小别和袁柏清一人揍了一下,没忍住笑出声,“行了,知道他又一个人去找陈言了,我还不了解他似的。”

“打扰一下——”叶修从门外进来,只露出半个身子,“老方你手机还在我这儿呢,”叶修两只手捏着手机晃悠,还没个两秒钟,手机屏幕一亮,是个陌生号码。叶修装摸做样的手一抖,差点儿把手机摔地上。

“那是英杰的号码。”

方士谦说:“叶修你再皮我就下来打你了啊,把手机给我送过来。”

“想得美啊你,”叶修把手机扔过去也没再离开,就靠在门边等着。

高英杰似乎只是打电话来问问方士谦的情况,语气却不怎么对。方士谦小心留意着,对高英杰的话有一句没一句的答着。觉得差不多了,话头一转就问到了王杰希。

“杰希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电话那头沉默了半晌才有声音传来,“接收不到队长的消息了。”方士谦的眉头拧起来,“什么?你看看有没有其他方法能找到他们,我这就来。”

高英杰的下一句话还没出口,电话就被方士谦挂了。屋子里的气氛被这么一个电话弄得有些凝固,方士谦看着叶修,眉眼里的那几分认真让叶修骇了几秒,然后沉了几度的声音撞击着他的耳膜,“叶修,帮我这个忙。”

“成。”

叶修在短暂的沉默后应下。这事确实太麻烦,可于情于理,叶修都不想拒绝方士谦的请求。那边一众人看着方士谦,就怕方士谦做出什么不理智的行为。方士谦拔了针,就要出门。“我要去警局。”

身后几个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许斌率先跟上了方士谦,接着是袁柏清,柳非看了看,拉着刘小别也一起去了。

无论如何,先去警局再做定夺。

看到方士谦的时候高英杰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吐出一口气,“抱歉打扰你了,我只是觉得应该让你知道。”方士谦点头表示明白。高英杰面前放着一台电脑,方士谦凑过去看,高英杰解释道,“昨天队长发来消息的时候告诉我他带着警局的追踪器,叫我用这个追踪他。队长说他和陈言挺熟的,他相信陈言,所以我们不要轻举妄动,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他是不是还说他自己能搞定所以你们就别操心了?”

方士谦手下动作不停,听到高英杰的话嗤笑一声回了一句。屏幕上的亮点在陈言家附近的一条小路上消失,与此同时方士谦才反应过来这句话的意味不太对。他闭眼揉了揉两鬓,“抱歉,我着急了点儿。你们都……挺不错的,未来的希望啊。”

“队长找我问过陈言三年前的动向。”柳非走上前,递上一个文件夹,“陈言在精神治疗院待了将近三年,秦依临做的家属,医生诊断他有精神分裂倾向。”

精神分裂?

方士谦摇头,“不会,他知道他做的事,那就绝对不会是精神分裂。”方士谦放下夹子靠在椅子上,“你们有去陈言家里看过吗?”

“怕打草惊蛇,没敢去,队长说由他指挥,叫我们等消息。”高英杰回道。

“戚,全听他的那哪成啊。”方士谦说:“现在派人去陈言家里看,找那种动静小的,尽量小心一点。虽然我觉得他们已经转移地方了。顺便把陈言家里的现况拍给我看看。”

“可…”

“可什么可,他是你们队长,我是他队长。”方士谦话刚出口,想法就在脑子里转了圈,看向高英杰,“要不,你来做个决定?王杰希问起来只管推到我头上。”高英杰看起来有些惊讶,“我?”方士谦的眼神不像在说笑,高英杰被盯得有些后背发凉,肩上好想忽然多了副担子。高英杰有些扛不住,只得避开方士谦眼光,四下一看,发现几乎所有人都在看他,他脸上的温度忽然高了许多,“我……我觉得应该派人去看看。”

高英杰再次和方士谦对视,方士谦从那双眼睛中读出了坚定,然后高英杰点了点头。方士谦站起来,终于真心实意笑了起来,“请坐,高队长。”高英杰还是第一次做这么要紧的事,握着鼠标的手出了汗。“追踪器显示昨晚队长是直奔着陈言家去的。亮点一直停留在陈言家里。今早六点半的时候亮点消失了几分钟最后又出现在陈言家里。”陈述完事实后高英杰发表自己的看法,“如果队长和陈言已经不在陈言家里的话,十有八九是在那个时间段离开的。”

“所以警局的追踪器已经不管用了。”方士谦的语气听起来颇显嫌弃。“我已经叫人帮忙找录像了,希望可以推测出他们去哪里了吧。”

叶修拿着几卷录像带,一进来就听到方士谦的话,没好气的说:“那还真是要让你失望了啊,东西是到手了,不会有没有用那就未必了。”方士谦拿走叶修手里的东西放进播放器里。是陈言家外路口的摄像视频。

大清早的,再加上这一片路本来就没什么热闹的地方,显得有些萧条。不多时过来的一辆车就显的格外引人注目。陈言开着车,王杰希坐在副驾驶座上,经过这里的时候王杰希抬头看了摄像头一眼,轻轻点了点头露出一个笑。

他暂时没事。

这个认知让方士谦松了口,连带着大脑都运转灵活了不少。一旁有人喃喃到,“景江路…是要去河边?”

高英杰摇了摇头,换了下一卷带子,这里的时间比刚才的迟了十几分钟,王杰希眯着眼睛靠在椅背上,看起来和陈言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

余下的几卷也多是这样。好像还真应了叶修的话,没什么用处。

“这个陈言也太谨慎了些吧,四处溜达被监控器拍到了都不怕,就带着队长在他家附近转悠?”

有人抱怨了一声,其余人附和着。高英杰坐在一旁显然也没什么头绪。电脑发出一声响,原先去陈言家里探消息的人把陈言家里的视频发过来了。

这几个人中也只有方士谦去过陈言家里,一个个的都把方士谦往电脑面前推。屋子里的格局没什么大的变动,其余的一些小变动也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方士谦把进度条来来回回拨了很多次,“没有?”方士谦说着把之前的摄像又打开,盯了很久之后指着陈言的脖子问到,“这里是不是有一条链子?”

四周的人盯着看了很久,眼睛都有些发困也只能确认那里确实有东西,至于是什么,还真不好判断。

“看这个吧。”

从刚才起就在摆弄手机的叶修抬起头,把手机上的照片对着方士谦。经过处理之后图片被放大,还清晰了不少,方士谦只能看到黑色的绳子挂着一个白色的什么东西,在阳光之下闪着亮光。

应该是了。

方士谦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只能先作罢。

根据录像,这两个人最后出现的那条路叫西桥街,地方不算热闹也不在郊区,确实很适合发生什么不吉利的事情。高英杰已经布置下去叫人们先把路段封锁,以防出现什么意外。

而不久之后就有消息传来——西桥街发生了小型的爆炸。无伤亡,损害也不高,看起来像是定时的炸弹。

“……还会有下一颗吗?”

“谁知道呢。”

高英杰面色不太好,显然没想到陈言的动作如此快,就好像是急着做一个了断似的。“这还真是……”话在这里断了,然后袁柏清咬牙切齿的补上,“挑衅我们啊。”

“西桥街已经没有人了吧?”方士谦问到。

“没了,只剩下部分人家还住在西桥街附近的田地里头,炸弹应该不会埋到那里,没必要。”

“先等等吧。”柳非提议道,“叫其他人说服这些居民先撤离这里,然后等第二次爆炸。”见其他人都有些不解,柳非解释道,“根据第一颗炸弹的爆炸情况来看陈言并不想造成除了吸引警方以外的其他事情,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不会只埋一颗炸弹。西桥街又这么大,找人不好找,说不准我们反倒是能根据炸弹爆炸的位置缩小范围。”

叶修拍了拍手掌,多打量了柳非两眼,“你叫柳非?”

“是,S大心理系的学生。”柳非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叶修,乖乖的回话。

“你认识老吴吗,吴雪峰。”

“他是我老师。”

叶修点了点头,“那你可得好好跟他学,他这人看起来温温和和的,怼起人可犀利了。”

方士谦心里始终有东西放不下,把视频看了许多遍也毫无收获。高英杰提议:“要不前辈你去里面休息一下?现在的情况就算在这里等着也没什么可做的,不如恢复精力,救人也有力气。”

“别了,我觉得我”

“嘴硬什么呢?”叶修赌住方士谦的嘴,“你心脏什么个情况你还不清楚?你说等王杰希回来了你再出了什么毛病你叫我颜面何存。去睡会儿,待在这儿不找妨碍人家公务。”

“我连沐橙那边也帮忙看着缩小范围就是了。”

方士谦眨了眨眼,竟然也有了几分困乏的感觉。拍了拍叶修的肩膀,他难得的没跟叶修唱反调,“成……谢了。”

叶修看着方士谦的背影摇了摇头,叹息一声捏着手机去另一边,尽量不打扰这些还在工作的人。

这事儿还是早点结束的好。

评论
热度(15)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