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lo已死

本人已死,勿念勿念

[2016.5.01.14:03]

不期而愈(方王-22)fin

(二十二)

清晨的空气尤其的好。

半开的窗户推三阻四也没能让阳光停在外头,只能假作大方的让风卷着花香把阳光送进来。兴许还有几声鸟叫,不过谁管呢。

女护士却细声细语道,“警官,窗子还是关了的好,通风太多对病人不好。”

一身警服的警官松了眉头冲护士一点头,“谢谢。”护士红着脸离开,警官起身踌躇片刻,没立刻把窗子关了。

医院里消毒药水味道太重,他该是不喜欢的。

这么想着,警官大人摇摇头,自顾自的叹口气,打算先把衣服换了再说。待脱得只剩一件内衬是身后传来一声口哨,有人流里流气的开口,“哟,谁家的公子生的这么好看?竟然送到我门前来了。”

警官的动作一顿,竟然不恼不羞,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坐在床边,“嗯,给你送上门了,不过看起来你好像要不起这份礼啊。”话里的意思不可深究,也不过是闲下来的拌拌嘴,警官顿了顿才加上后半句,“方士谦。”

方士谦脸上堆着笑,把眼睛都眯成一条缝,“杰希,我后背有点儿疼。”语气里是说不尽的凄凄惨惨,这人面上却是嬉皮笑脸,看的人心里来气。王杰希快要把白眼翻到天上了,“等我把衣服换了。”说罢不去看方士谦,甚至转了个身走远了几步,确保方士谦看不到他的正脸了才敢继续。

被人盯着后背的感觉实在太奇怪,如此光明正大的盯着更是王杰希从没受过的。不消片刻脸皮子薄的王警官就从两颊红到了脖子根。所幸这脸红也就一会儿的事,待王杰希随手套上一件衬衣扭过头时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方士谦却还怔着。

“看什么看。”

王杰希一只手敲上方士谦的脑袋,企图让方士谦回神。方士谦却猛的坐起来,拦腰箍住王杰希,竟然一只手掀起了王杰希的衣服。

王杰希整个人僵住,想反手揍上去又舍不得,只能冷着一张脸任由方士谦胡作非为。

“……杰希,”方士谦的声音只是颤,听不出个好坏,王杰希只能感觉到方士谦隔着一层薄衣,把额头压在了他的后背上。偏左一点儿,与心脏挨得格外的近。

“印记。”

王杰希听到方士谦这么说。

“印记回来了。”

那只手像是登徒子一般溜进王杰希的衣服里,却又好像顺着什么图案缓慢游走。此时王杰希才反应过来方士谦说了什么。

“印记?”他反问道,“灵魂印记?”

那个在方士谦死亡时候就消失了的东西此刻重现浮现在他的背部?

真是……

方士谦点头,温热的鼻息扑打在背上,王杰希只得耸了耸肩示意方士谦松开些。方士谦从善如流的放开,道,“很好看。”说着他一边比划,“最下面是同一根源,分成三股的……火?”方士谦顿了顿,“火中央的正上方,是一个有着两翼的十字架。”

王杰希一听到十字架心里就有些发怵,方士谦笑着握住他的手道,“你可别忘了,耶稣的十字架,意为救赎。”何况还是有着两翼的。

王杰希点头,后知后觉的问道,“你是不是借机吃我豆腐呢?”方士谦一脸严肃的摇头,“我没有。”随后攥着王杰希的手腕往病床上一拉,王杰希没有防备,差点撞上了方士谦。王杰希的动作才堪堪停住,就被方士谦捧着下颚亲了上去。

不是亲在额头的淡如水一般的安慰,也不是吻在唇角浅尝而止的温和。唇齿外的舌头撬开防线,把王杰希口腔中的所有气息卷了个遍才肯离开。每一个举动都宣告着情欲。

“我想你了。”方士谦的声音有些委屈,闷在喉咙里不放出来,却让王杰希有些心疼。“等你出院了我就把你房子里那些东西都搬过来吧。”

王杰希话刚说完就被方士谦眼里的亮光一惊,这才醒悟,“方士谦你耍我呢?”方士谦赶忙哄着,“没有没有,我哪敢呢祖宗。”见没有效果,方士谦苦兮兮的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案子结了吧?怎么样了?”

这话一出,王杰希才把‘别理我’的气息收回去,反而还带了些不安,“我……你先听我说?”

方士谦点头,王杰希才叹口气把事情道来。

那日他和陈言谈妥了条件。他假扮被挟持威胁警方过来,让陈言用枪做个样子,在众人面前作出朝他开枪的样子,那就算是证据确凿了。到时候陈言被收监,之后的事随他造化,他都无怨无悔,只是赔罪。而他,他王杰希的目的,是要方士谦过来,哪怕他心里清楚方士谦有多放不下他,他也总想确认一下,哪知道这人居然,命都不要了的护着他。

来龙去脉讲清后王杰希又叹了口气,“虽然我当时确实和陈言商量着作戏就要作真一点,我也没想到最后居然,成了这个样子。”

方士谦脸色有点凝重,眉头不自觉的又皱起一些,王杰希心里咯噔一下,伸手抚平他的眉头假作严肃道,“想什么呢,你一个伤病人士就乖乖住院知道吗?”

方士谦趁着王杰希手还没缩回去,轻轻捏住王杰希的手腕――他还记着不久前王杰希的手腕被他捏的通红,此刻再多不满都只得小心护着。他了看不得王杰希有丁点儿的伤。“你还说我?你不也是跟不要命了似的,我说你怎么跟没带脑子一样搁陈,他面前还那么说,原来是早就算计好的啊。”

“你不也知道了吗,后来装死装的挺开心啊,寻我乐子呢?”王杰希哼一声,料定方士谦不敢握太紧,把手缩了回来。

听王杰希如此说来,方士谦想好了下一句张嘴就要说回去,话到嘴边又顿住,看着王杰希终究是表情变了几变,只剩得笑,“得,得。看在印记的份儿上今天不和你犟。”

仔细一想,他们两一报还一报似的,打从一见面儿开始就是互相看不顺眼,好不容易脑子抽了看对眼了不说,在一起之后竟然也还是一天一怼,一次都少不了。这不这么多年没见,刚见着面,又一人一次就差挖个坑把对方埋了。

这么想着方士谦嗤笑一声,流氓似的往王杰希身上靠,“我觉得你这辈子也就遇到过我这么一个人心甘情愿的被你坑吧?你大概也找不到对象了,要不改天咱瑞士还是荷兰,民政局走一趟?”

“那民政局还办离婚呢,你这是还没结呢就打算离了?”

推门声压着王杰希的话尾响起,一个穿警服的小伙儿探头探脑的往里一看,登时红了脸,期期艾艾道,“局,局里让我叫方士谦前辈去做个记录。”

“好。你先回去吧,我们收拾收拾就来。”王杰希方才就换上一副正人君子的表情,严肃的点头,让小伙儿回去。门刚合上,方士谦就下了病床赖在王杰希身边,“这么严肃的队长啊,你这么当队长让小高怎么办。”

王杰希推了他一把,没推开,只能任他靠着,“英杰,英杰能力足够,就是缺乏经验而已。以后我会让他多处理一些事的。”

“是,是。王队长我们去做笔录吧,走了走了。”方士谦侧头在王杰希脖子处一啄,心满意足的理了理衣服。

有王杰希这句话,还怕他以后太关心警局的事吗。队长这个位子迟早是高英杰的,王杰希最多指导指导,那剩余的时间不就由他安排了吗。

坐在车上一路往警局去,不长的一段路,方士谦竟然都想到了七八十岁的样子。王杰希已经把车停下了,见方士谦想的入神,也没叫他,就坐在驾驶位上侧头看他。

“……你看我做什么?”方士谦倒是没害羞,反而装出一副认真思考的样子,“你……不会是想亲上来吧?”

王杰希无奈,看起来方士谦对他没有主动一点这件事耿耿于怀啊。方士谦张口还想说什么,王杰希连眼睛都没眨一下亲在了方士谦唇边,轻轻的一碰然后拉开距离,嘴边戏谑的挂着笑说道:“公子长的好生俊俏,不如从了我?”

方士谦舔了舔嘴角,忽的笑出声,“王杰希啊,你就是个乖巧民男的命啊,学别人流氓一下都能害羞?”说罢他捏了捏王杰希泛红的耳尖。

王杰希扭头下了车,心里嘟囔着:这不都是跟你这位大爷学的嘛,就真这么不像?

一向是好哥哥好队长身份的王杰希竟然心里有些郁卒,余光里瞥见方士谦亦步亦趋的跟着他,看起来心情不错。那张脸挂起笑竟然真的好看,加之那张沉淀了许多过去的脸,深色的眸子,比他见过的那些欧美人的蓝色眼睛还要吸引人。

方士谦被人请去了“小黑屋”,王杰希本打算在一旁等着的,思来想去总是挥不去方士谦的那张脸,也只能叹口气,顺遂了方士谦的心愿去找李亦辉。

王杰希很安分的敲了敲门,许久没人应答,心里奇怪,下手一重,门竟然硬是被踹开了。

“李局?”

李亦辉正坐在电脑前查看着什么,似乎是才被踹门声惊的回过神。“杰希啊,”他有些歉意的笑笑,“怎么,找我有什么事吗?”

王杰希笑着点点头,顺着李亦辉的意思坐下,他话还在酝酿着没出口,李亦辉反而先笑了起来。

“你们俩可真是,分明两个样子,怎么就走到一起了。”

王杰希一愣,旋即反应过来是在说他和方士谦。不知怎的他竟然有一种早恋被家长抓住的感觉,只得点点头笑道:“又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也不是什么事,”李亦辉双手握着往后一躺,“那我讲给你听听好了。”

实际上李亦辉跟方士谦还真不怎么熟,只不过知道个名字知道他的身份罢了。不久前的某一天晚上,王杰希托他找的东西找到了,才刚发到王杰希手机上不多时,他这办公室的门就被踹开了。

他正在窗子边看外头,外头风大,没有月亮没有星星,只是一片昏黑,走道里的声控灯随着这声撞击一亮,方士谦就带着难以言喻的气场踏着光来。

说实在的,他当时竟然觉得方士谦那大步流星的样子看起来像是遇神杀神的战士。

方士谦进屋后大大咧咧的坐下。方士谦之前找过他,是为了跟着这件案子威逼利诱的让李亦辉给了他个临时的身份。这次方士谦找他要枪。方士谦不愿细说,只说是要去找个嫌疑人,李亦辉没办法,加之心里清楚方士谦是什么身份,也就随他去了。

王杰希一边听李亦辉讲一边想象那画面,不觉间笑出声来,“真没礼貌,是吧?”

李亦辉摇头,“也不是,毕竟他那身份哪怕让我把这个位子让出来我都情愿。”他笑道,“正好拿了退休金回家找老婆度假。”

“度假……”王杰希低声嘟囔着,这才回想起来自己来的目的,端正了坐姿严肃道,“我想把队长的位子给英杰了。英杰他各方面都能胜任,以后多处理几起案子,说不准比我做的要好。”

“怎么?”李亦辉一愣后问道,“是想多陪他一会儿?”

王杰希不回答也不否认,“反正就凭一片当特种兵积攒下来的资本,我们混完这辈子绰绰有余。我是打算有时间了跟他到处溜达溜达,等玩够了就回来开个店,”

“这个当然没问题。”李亦辉爽快的答应了。当初就是王杰希甩出简历来临时顶替的这么一个位子,现在他不想继续做了,他人当然没资格阻止,“只是,你再等一个月怎么样?等小高适应了之后就放你走了,反正你现在走了也总是要操心这里的,倒不如一劳永逸。”

王杰希呼出口气,笑了笑,“当然,谢谢了。”

这担子迟早得放下,不舍当然有,此时王杰希却觉得轻松更多一些。李亦辉又许了他和方士谦一个特别咨询的身份,这么看来,他还赚了。王杰希暗自偷笑,这时才发觉刻在骨子里的,对这些事的热爱竟然如此悄无声息又难以割舍。

幸好他不必割舍。

方士谦出来的时候王杰希正靠在驾驶座上小憩。方士谦坐进车里的时候王杰希警惕的睁开眼,随后放松起来,“那现在是回家?”

“是啊,医院那边不用住院观察,恰好过几天叶修带着他的前任搭档过来解决副作用的问题,我们就直接回家吧。

方士谦对“家”这个字格外受用,眯起眼往后一靠,王杰希刚把车窗打开就有几团春絮飞进来。

昨天是惊蛰,那日子一过,整个世界都被雷声唤醒了,恰巧阳光不大,风吹进来的时候格外舒心。

车刚刚发动,王杰希的右手忽然被方士谦拉住。王杰希一个手抖差点把车开到路边,“做什么……”

话尾消失在喉咙里。

方士谦竟然拿着一个戒指。和他脖子里戴着那只款式相同,简单的镂空,是他很喜欢的样子。

“先把车停在路边。”方士谦笑着指挥,而王杰希一五一十的照做。车停稳后方士谦侧身把王杰希脖子上挂的链子摘下。两个戒指交叠着放在方士谦的手心里,他握着王杰希的右手,把戒指戴在王杰希右手的无名指指根。金属的冰凉和皮肤的温热碰撞在一起,王杰希只是觉得自己的心脏可能出了问题。

不然它怎么跳的这么快?

“王杰希,你愿意跟我怼到下辈子吗?”

“……你告白能不能走点儿心?”

“我错了!这位好看的仙人,你可愿跟我一起坠落尘间尝遍茶米油盐人间百味?”

王杰希假作无动于衷,却是看着方士谦嘴边的笑没忍住也跟着笑起来。他勾起方士谦手心里的戒指为方士谦带上,动作格外认真,却假作不情愿的嘟囔:

“好吧,原谅你了。”

――――――――END

@人格已分裂

最后解释一下整篇文的题目。
不期而愈。
陈言的伤是徐子昂,他最后设了局心甘情愿的赎罪,所以这道伤疤会愈合。
王杰希的伤是方士谦,他纠结过也难受过,也多亏了陈言这个局,让他忽然就放下了,那句原谅你了算作回答,这道伤疤终究是愈合了。薛染也好,林家的老太太也好,每一个曾受过伤的人,在某一天,所有的伤口都将痊愈。文的时间订在惊蛰,也是因为惊蛰之后是真正的春,就好像风雨后是真正的平淡。
不期而愈,我是这样期待的。
这篇文乱七八糟的,也很感谢你们能看到这里,愿所有受过伤的人都能在某一天回首时惊觉,那道伤疤“不期而愈”。

评论(5)
热度(44)

© 本lo已死 | Powered by LOFTER